G7高峰會領袖聲明砲轟俄中 21世紀新冷戰態勢浮現

G7高峰會領袖聲明砲轟俄中 21世紀新冷戰態勢浮現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G7這一冷戰後期的產物,將重回冷戰時期的角色及思維,成為西方自由主義國家在地緣政治上對抗對手的媒介。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中央社報導,七大工業國集團(G7)高峰會8日閉幕,與會領袖警告俄羅斯,「侵略」烏克蘭將面臨更嚴厲制裁,他們也誓言採取強有力行動對抗氣候變遷,力推減碳以免人類受害。這次高峰會在德國巴伐利亞阿爾卑斯山區的豪華度假飯店舉行,與會的世界大國領袖也討論了伊斯蘭極端主義對全球安全的威脅,以及希臘危機對世界經濟造成的風險。

G7峰會被視為世界已開發經濟體的專屬俱樂部,俄羅斯去年因出兵占領烏克蘭、會籍遭各國聯手凍結,峰會不惜改地點召開、也從G8變G7;而中國這個重要的開發中經濟體從不是會員,在今年領袖宣言中則遭批評,全因南海問題。

俄羅斯烏克蘭問題

俄羅斯強人總統普亭(Vladimir Putin)連續第3次未獲邀參與峰會,美國總統歐巴馬(Barack Obama)表示,原因是俄羅斯「在烏克蘭的侵略行動」。七國集團成員這次團結一致對俄國施壓。與會領袖結束2天會議後發布聯合聲明說:「我們準備採取進一步限制措施,以便萬一因為俄羅斯的作為而必須這麼做時,能增加他們得付出的代價。」普亭6日表示,俄國不是威脅,「無需懼怕」。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聯合報導,今年2月,德、法、俄、烏克蘭四國領袖在白俄羅斯首都明斯克達成烏克蘭和平協議,協議規定,交戰雙方應在今年年底前全面停火,撤除所有重武器,烏克蘭與俄羅斯邊界恢復由烏克蘭掌控。

歐盟各國領袖今年3月同意,對俄制裁措施應持續到明斯克協議完全落實為止,實際上就是把制裁延長到今年年底,但這個共識還未形成正式文件。一些外交官透露,歐盟領袖打算本月在比利時布魯塞爾開會時,把對俄制裁措施延長到今年年底。

聲明提及「我們重申制裁將持續多久,應該明確繫於俄羅斯是否完全落實明斯克協議,以及尊重烏克蘭主權。」德國總理梅克爾(Angela Merkel)表示,取消制裁與否主要取決於俄羅斯和其在烏克蘭的行動。歐巴馬表示:「這終究將成為普亭要面對的問題。他得要有所決定。」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烏克蘭國防部8日指控,東部的親俄叛軍在烏克蘭邊界部署了4萬大軍,兵力相當於「中型歐洲國家」。梅克爾指出,要解決另外幾項全球性危機也牽涉到俄羅斯,她呼籲俄方合作。儘管如此,她顯然是針對莫斯科強調:「七國集團有共同的價值,例如自由、民主和人權。因此可以說,七國集團是個願承擔責任的團體。」

中國南海爭議

8日會後發表的聯合宣言雖未點名北京,但對南海和東海情勢表達憂慮,「強烈反對包括大規模填海造島等,意圖改變現狀的任何片面舉措。」去年七國集團首腦宣言提出反對出於海洋權益主張的單方面行為,考慮到中國軍方正大規模建設人工島,今年的宣言雖然亦未指名道姓,但措辭更為強硬。日本首相安倍晉三7日在峰會上,尋求爭取其餘六國支持,譴責中國在南海島礁填海造地。

中國外交部發言人洪磊在例行記者會上強調,關於本次G7峰會討論的有關議題,「我要指出,中國對南沙群島及其附近海域擁有無可爭辯的主權,中國在部分南沙島礁進行建設是中國主權範圍內的事情,別國無權干涉。」洪磊並指出,關於烏克蘭問題和對俄制裁,中方已多次闡述反對動輒威脅和實施制裁的一貫立場,認為對話和談判是解決烏克蘭危機的唯一途徑。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中央社報導,美國智庫外交關係學會(CFR)資深研究員派崔克(Stewart M. Patrick)分析,在南海議題上美日聯手、透過G7峰會尋求歐洲國家支持,早有跡可循。

歐洲各國今年初在英國開第一槍情況下、紛紛不聽美國勸告、表態要加入中國主導的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AIIB),美國前國務卿歐布萊特(Madeleine Albright)指出,歐巴馬團隊處理AIIB「搞砸了」。

亞投行議題,安倍晉三則是透過發言人表達,「在中國處理有關人權、債務穩定、環保、治理等疑慮前,日本不會表態加不加入。」G7峰會不只是討論經濟、政治、環境問題,各國也都將自身利益擺在前頭,試圖拉攏更多盟友。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派崔克認為,美日在南海議題上聯手抗中、並透過G7發聲,再加上G7去年排除俄羅斯的做法,這一發展態勢顯示,G7這一冷戰後期的產物,將重回冷戰時期的角色及思維,成為西方自由主義國家在地緣政治上對抗對手的媒介。

聯合國氣候高峰會

此外,鑑於聯合國氣候高峰會將於年底在巴黎舉行,與會領袖也強調,必須「大幅減少全球溫室氣體排放」,並且「在本世紀結束時達成全球經濟去碳化」。此舉目的是要傳達明確訊息,敦促其他參與巴黎會議的國家作出承諾,減少危險的溫室氣體排放。這種氣體造成地球暖化,使得冰帽和冰河消融,將導致海平面升高,使人類面臨更激烈的暴風雨與洪水。

法國總統歐蘭德(Francois Hollande)即將在年底主持聯合國氣候高峰會,他正尋求七大工業國集團做出具企圖心承諾,在2050年前結束七大工業國對化石燃料的依賴。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希臘違約、地中海難民

另一個迫切問題是負責累累的希臘與國際債權人間的爭論,以及萬一希臘債務違約可能導致退出歐元區的憂慮,這對世界經濟將造成何種後果難以預料。梅克爾警告,希臘與債權人已談判5個月,「我們沒有太多時間」解決這項債務危機。歐巴馬也附和說,希臘得要趕快作出艱難旳抉擇,以免國家債務違約並可能在混亂局面下退出歐元區。

中時報導,梅克爾亦重提歐盟分攤安置暫棲義大利、希臘近4萬北非偷渡客與難民的新方案,即依據歐盟成員國總人口與經濟成長2項指標,攤配臨時收容規模。但英國首相卡麥隆(David Cameron)反對,認為將助長人口販運,並稱瓦解人蛇集團才是當前要務。

義大利、英國、德國、西班牙、愛爾蘭與瑞典的海軍與海巡船艦紛紛開赴北非利比亞外海,援救最新一批試圖涉險橫越地中海、偷渡至歐洲謀求新生的難民,截至7日,聯軍已救起逾5000人。英國更警告,今夏輾轉由利比亞橫渡地中海的非洲與中東戰亂地區偷渡客,人數恐達50萬。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G7歷年重大轉折

►1970年代,G7峰會開始出現,那段期間,第一次石油危機爆發,G7領袖要討論如何應付全球重大經濟問題。

►1980年代,G7領袖討論的議題擴展到外交、安全領域,包括兩伊戰爭、蘇聯占領阿富汗等。

►1991年,冷戰結束後,G7邀請蘇聯共產黨總書記戈巴契夫參加倫敦的G7峰會,1997年,G7正式變成G8。

►2014年,俄國併吞烏克蘭克里米亞半島,西方國家指控俄國派兵到烏克蘭東部幫助當地叛軍,G7領袖決定制裁俄國,峰會排除俄國,G8又變為G7。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新聞』文章 更多『新聞』文章 更多『Sid Weng』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