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年少時候的不成熟,我就這樣失去了一個朋友:一段和陳峰民的往事

因為年少時候的不成熟,我就這樣失去了一個朋友:一段和陳峰民的往事
Photo Credit: Jeff4356CC BY SA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陳峰民的清白愈彰顯,更讓我感受到「當朋友孤立無援時我選擇沉默」的內疚,每每念及他總是心痛不已。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作者:活力熊

2009年6月初,第二次接任隊長的La new熊頭號捕手陳峰民,在一場熊象戰的本壘攻防和對方洋將霸茲在本壘對撞,陳峰民撞傷了下巴和頸椎,因為傷勢不輕,陳峰民下了二軍,這已經是他從開季初腰部拉傷以後第二次下二軍了,而在半季爭冠期間失去主戰捕手的熊隊,則是靠著劉家豪和剛入隊的黃浩然共同扛起本壘防線的重任,現在猿隊的重砲林泓育,當年還沉潛在熊隊二軍,以挑戰陳峰民主戰捕手為目標磨練。

身為一號捕手、隊長,多次因傷缺陣,無法和隊友並肩作戰,讓陳峰民十分焦慮,但他身心上最大的煎熬,是困擾他的甲狀腺亢進,甲亢症狀會加速身體代謝,09年春訓開始峰民就發現體重比過去異常減少6-7公斤,練球時也較以往容易無力。

就醫檢查才發現是甲狀腺亢進,由於職棒球員作息異於常人,又是運動量極大、極度仰賴身體素質的職業,代謝加快的症狀讓陳峰民的體能、肌力、爆發力都大幅下滑,原本堅實精壯的體格也瞬間爆瘦,那一陣子見到他,他本就沒什麼肉的雙頰更顯凹陷。

由於甲亢的困擾,2009年球季他過的跌跌撞撞,開季時就因為訓練時肌力不足拉傷下二軍,四月底登上一軍後,又在六月初與兄弟象霸茲在本壘相撞,造成下巴和頸部受傷,再一次讓他被下放二軍,休養將近一個月,這次傷勢讓他進食有點困難,甲亢、細菌感染、加上營養不足的情況,讓他咽喉發炎許久不見好轉。

我記得是六月中旬,他在二軍期間,剛好有一日碰到熊隊移地客場作戰,熊隊大本營澄清湖球場幾乎是空城,我留守辦公室,忽然接到同事的電話,請我幫忙帶峰民去看急診,因為他從下二軍之後身體一直很虛弱,當日剛好又有一些發燒症狀,當時防護員都隨隊出征客場了,所以請我帶他去看醫生。

峰民從宿舍打電話給我約在球場會合,當時他走過來時的臉色真的很憔悴,大家應該很難想像這個心目中的本壘鐵漢,會呈現這種搖搖欲墜的虛弱感,當時還是菜鳥的我,只有一台龍頭有點歪的破摩托車可以載他,我載著峰民騎了15分鐘的車去看醫生,其實醫院並不遠,只是因為當時他看起來真的很虛,我實在很怕他會從後座掉下去,所以騎得超級慢。

當天下午醫生看完診,打了點滴,峰民看起來狀況稍微穩定以後,醫生要他留在醫院休息幾個小時,順便等他太太從台南市家中開車來高雄,載他回家休養。因為他也沒辦法離開醫院,我就在病床旁陪他等。

那個下午我們聊了很多跟棒球有關的事情,從他蹲捕手有沒有怕過接快速球、腳力要怎麼鍛鍊才能蹲捕不怕酸、一直聊到他當經典賽國手的體驗,對上日本隊時近距離觀察鈴木一朗的捕手觀點,還有就是對台灣這個棒球環境的熱愛,知福惜福的想法。

Photo Credit: Kkii CC BY SA 2.0

Photo Credit: Kkii CC BY SA 2.0

這段往事,或許峰民自己應該已經忘了,但是對我來說,那短短一個下午的時間,對我這個剛從事棒球產業和運動寫作的菜鳥來說,是一個收穫良多的對談,因為知道職棒有許多這樣子的球員,會覺得自己作為一個中職球迷、中職作家、一頭熱血栽進這個產業是值得的。

後來的事情,大家也都知道了,2009年一堆人被抓走,2010年陳峰民被狠咬一口,中職的高道德標準大家都知道,我比較想提的是,不僅是中職,連同職棒圈的工作人員,礙於狀況並不明朗,也無法百分百信任球員清白的情況下,九成九的人都選擇避嫌斷絕聯繫,在資訊封閉和缺乏求助管道下,陳峰民瞬間陷入孤立無援。

對於當年大學畢業剛退伍的新鮮人來說,當時我的心情和判斷力跟一般的球迷是非常接近的,反應就是震驚、失望和覺得自己又一次的被騙了,尤其在2009年經歷了蔡宗佑在北檢跟我裝可憐,結果他居然是白手套的經驗後,2010年峰民捲入這個漩渦的消息傳到我耳裡,我幾次想要播電話給他,最終還是放棄,當時的我不敢、也不想再去求證了,深怕問得越多,被騙得越慘、傷得越重……

事隔五年,司法和輿論都已經還給峰民公道,雖然中職採取寧錯殺不放過為惟一圭臬,但真理愈辯愈明,一個又一個的黑球員案例拿出來與他的情況相對比,只有更加突顯陳峰民的堅貞操守而已。

而他的清白愈彰顯,更讓我感受到「當朋友孤立無援時我選擇沉默」的內疚,每每念及他總是心痛不已。

礙於工作規定和當年的思慮不夠成熟,我失去了一個向他本人求證、幫助他發聲的機會,也因此,我永遠失去了這個朋友。

身在職棒圈,有此感慨者不在少數,當年球隊一個明日之星,也和我一樣是個菜鳥,這個新人也受到峰民前輩很多的建議提攜,他曾在進職棒後仍很想要去念書,但峰民以過來人的經驗告訴他,職棒球員的黃金歲月就是這十年,未來退休以後仍有機會進修,到時再針對自己不足的地方去作加強,會有事半功倍的功效。

這個建議無疑是金玉良言,而就我所知,當峰民被迫離開職棒圈以後,礙於規定,他們也失聯了,這樣一位亦師亦友的前輩,偶爾想到他,我還是懊悔不已。

歷史的洪流是不可逆轉的,而峰民失去的職棒歲月也無人能夠補償,但若他能夠原宥我當時不夠成熟的選擇,真心希望能夠為他執筆,為他把多年來的委屈和不公完整盡訴,還他一個真正的公正清白。

延伸閱讀:

本文獲運動視界授權刊登,原文請見:一段和陳峰民的往事

Photo Credit: Jeff4356CC BY SA 2.0

責任編輯:羊正鈺
核稿編輯:楊士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