危機可能是轉機:靠「蚊子學校」一口氣解決台灣少子化、高齡化問題

危機可能是轉機:靠「蚊子學校」一口氣解決台灣少子化、高齡化問題
Photo Credit: SungHsuan Wang @ Flickr CC BY ND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如果總是以「人口」來設想解決方案,隨著必然的「少子化」與「老年化」,這個問題永遠不會有答案,除非台灣突然有大量的青年勞動力移民湧入,像是1949年大遷徒重現,或是每個家庭每次都能夠生下雙胞胎增產報國,不然難有整體性解決方案。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沈超群(媒體工作者、大學兼任講師)

台灣現今最嚴重的「國安問題」,不是來自外部的威脅,而是來是內部的危機。台灣15至64歲工作人口在2015年共1736.9萬人達到最高峰,明年起開始下降,到2061年時,工作年齡人口占總人口比率將從74.1%下降至只剩50%。也就是說,未來每個工作人口必須要扶養一個老人、小孩等無工作能力者。

台灣社會同時要解決「少子化」與「高齡化」的問題,根據國家發展委員會的數據,目前台灣人平均工作年齡以35至44歲為主,隨著台灣邁入高齡化甚至超高齡化社會,15年後,平均工作年齡將提高至以55歲至64歲為主。越來越年長的退休年紀、越來越來的工作年數,伴隨的卻是越來越重的社會負擔,這讓台灣社會的未來令人憂心。

首先要面對的是「少子化」的問題,從102學年度起,全國學生總人數跌破500萬人,全國學生人數少於50人的國小達到311所。教育部統計處預測分析報告說明,未來5年內,公立國小班數將由102學年的5萬3634班,減至107學年的4萬9497班。

公立國中更嚴峻,班級數從102年2萬5421班,以每年平均減少1114班的速度,107學年僅剩1萬9850班。這些數據告訴台灣社會一件事,學生數大量減少,現在的教育資源將會大量被閒置,特別是無使用率的學校、教室、操場等場域。

對大學來說,私校倒閉危機早不是新聞,105學年度正逢「虎年」出生嬰兒,應屆高中畢業生將驟減3萬人,被視為大學的「105大限」,目前159所大學都在擔心。雖然教育部鼓勵私校退場,但是私校的校產驟然歸零,對於董事會來說也是難以接受的事,不如硬撐著變成「歷史共業」,形成結構性問題後,再由教育部來想辦法解決。

如果總是以「人口」來設想解決方案,隨著必然的「少子化」與「老年化」,這個問題永遠不會有答案,除非台灣突然有大量的青年勞動力移民湧入,像是1949年大遷徒重現,或是每個家庭每次都能夠生下雙胞胎增產報國,不然難有整體性解決方案。

談到「人口論」伴隨來的通常是「土地」,如果從「土地正義」的思考來考量這個問題,或許可以藉由國中小學轉型社會住宅、大學轉型長照機構,同時解決少子化與高齡化問題。

法國經濟學者皮凱提(Thomas Piketty)在其暢銷書《二十一世紀資本論》中提到:「在一切文明中,資本都發揮了兩項經濟功能,資本提供了住宅(更精確地說,資本產生了「住宅服務」);其次,資本可充當生產要素,來生產其他的物品和服務。」

「居住正義」的分配是台灣目前最火紅的議題,如果藝人、部長、企業家老闆的孩子都買不起房子居住,要怎麼樣讓一般人享受到資本主義的好處。若是將都市中的國中小校地轉產為公共住宅,由於校地空間廣闊,又有操場等開放公共空間,可以有效抑制房價,能夠讓工作人口有能力居住。

在有效節制土地資本的情況下,或許台灣家庭會更有意願生孩子,提高生育率。像是台北市萬華區的老松國小,曾經高達11000人的使用空間,如今卻只有700人使用,這些都是可以再利用的公有空間,若是為了情感因素而留置,可以設立紀念館、文物館等留存緬懷。

許多位於偏鄉的學校或是私立大學,則可配合甫推動的《長照保險法》,轉型為長照安養機構,老年人重視的是生活空間、寧靜無擾、新鮮空氣,都可以在專業照顧人員的配合之下,於偏鄉達成夢想。

偏鄉的地理缺陷將成為優勢,只要就近建構完整醫療系統,就能夠讓退休人口安養天年,更讓青年工作人口得以安心奮鬥,不至於成為費盡心力照顧老小的「三明治族」。私校的地產問題,亦可以藉由BOT或補助等配套方式,讓私校再轉型為長照機構,若是長照財源穩定,甚至比起招生補助利潤更高,私校董事會未必會頑抗不願退場,甚至優先退場可以搶占商機,獲得更好的效應。

如果學生越來越少、老人越來越多,私校又何必只能盯著這塊終將沒落的市場。在「居住正義」的呼聲下,財政部國有財產署釋出原陸軍兵工保養廠1.59公頃土地,供北市府興建社會住宅。這可不是一般的地段,是位於台北市信義區的黃金地段。

如果連信義區的公有地都能夠釋出,何必擔心大量校地的釋出會影響房價,更何況受影響的多為購有第二宅以上的投資客,對於自有住宅的影響不大。國父最喜歡的〈禮運大同篇〉中所說的「老有所終、幼有所長」,或許經過百年後終於有機會在台灣實踐,少子化與高齡化的趨勢既不可避免,何必苦守一座座「蚊子學校」呢?

Photo Credit: SungHsuan Wang @ Flickr CC BY ND 2.0

責任編輯:孫珞軒
核稿編輯:楊士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