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談中國殭屍傳說與港產殭屍電影(四):重要!對付殭屍的各式法寶

漫談中國殭屍傳說與港產殭屍電影(四):重要!對付殭屍的各式法寶
Photo Credit: thierry ehrmann CC BY 2.0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Photo Credit: thierry ehrmann CC BY 2.0
七、撒糯米、桃木劍、八卦鏡……還有什麼可以對付殭屍?

就像第一篇文章裡頭提過的那樣,八零年代的港產殭屍電影,其實表演過各式各樣制服殭屍的辦法,其中最炫的可能是《僵屍家族》(1986)。這部電影的結尾在對付殭屍的時候,除了曾祭出火箭推進器以外,甚至還用上了KISS二硫碘化鉀化學榴彈,簡直快要趕上同年老美在《異形2》(Aliens, 1986)當中轟殺外星生物的武器規格,真是十分厲害。

Photo Credit: Wikipedia

不過在殭屍片裡面,強大的現代軍火只能是陪襯,降妖伏魔的主戲,則仍得看法力高強的道長與他的各式法寶。我們看電影當中的道長要對付殭屍大軍的時候,總是有一套頗為公式化的辦法,比方說是撒糯米、金錢劍、桃木劍、墨斗線、八卦鏡,當然還少不了道長們的絕世武功與各式符咒。其實,所有這些往殭屍身上招呼的法術,有很大一部份都是電影編劇從民間道術辟邪除妖的知識系統當中直接取用的東西,而不一定跟古典傳說裡的殭屍有明確的聯繫關係。至少英叔、九叔的各式絕招,在清代的各式殭屍故事當中,其實不大常見就是了。

然而,在上面所說到的那些法寶裡面,有一樣我們普遍比較陌生的東西,倒是確實可以在有關殭屍的文獻裡找到,那就是「墨斗線」。墨斗是傳統木匠的必備工具,拿來畫線用的,你在現代台灣的一些工地也還能見到這玩意。墨斗線拉出來的時候會自動沾墨,而電影當中那種彈線的動作,其實就是墨斗的使用方式。只消這麼一拉一彈,很快就能夠在平面上畫出一條筆直的準線來。另外,我們許多人高中的時候都有背過荀子的〈勸學〉篇,其中有句話叫「木直中繩,鞣以為輪」,那裡面的「繩」其實就是「繩墨」,也就是墨線了。

說了這麼多,墨斗線為什麼可以拿來鎮住殭屍呢?因為在古代的經典文獻當中,「繩墨」是一種「正直」的象徵。《尚書》說「木從繩則正」,《管子》也說「繩扶撥以爲正」,這種東西就是專門在「繩正」萬物用的。而所謂「一正壓百邪」,妖魔鬼怪自然都要害怕這種協助製造「正直」的工具。這樣的邏輯聽起來雖然挺簡單的,但只要道理說得通就好,你看多少民間信仰與習俗,不都是取其諧音或者跳躍推論,也沒什麼人會去計較。只要有夠多的人信從,一種宗教觀念,大抵便能夠擁有普遍的影響力了。

有個用墨斗線來鎮住殭屍的故事,出自晚清著名文學家俞樾的《右台仙館筆記》。這個故事是說:清代浙江慈谿縣城的西門外頭,「曾有僵屍夜出,為人害」。有天晚上,縣城裡的幾個木匠為了找出除掉殭屍的辦法,便相約登城,躲在女兒牆(就是城牆上凸出來的地方)後,窺探城外那片墓地裡的動靜。過了許久,果然一個個殭屍都出棺夜遊了,木匠們便等到這一幫妖怪都離開棺材、走得遠了以後,跑到墓地裡頭拿出他們的墨斗,「以墨線彈棺四周」,把殭屍們的棺槨都彈滿了墨線,再急急忙忙地躲回城樓上去。

過了好一陣子,殭屍們又回到了墓地裡,但他們一看到自己的棺材上佈滿墨線,通通都不敢爬進去了。大傢夥們「徘徊四顧」,倉皇失措,真不知該怎辦才好。正當躲在城樓裡的一幫木匠以為得計之時,墓地裡的一具殭屍卻忽然發現了城上的人影,遂呼朋引伴來到了城牆邊,要把木匠們抓起來吃掉。

這一夥殭屍在牆沿「踴躍欲上」,跳著跳著,眼看還真要給跳上來了(清代許多小縣城的城牆,其實都沒有我們一般想像的高。像是清前期的鳳山舊城據說才高一丈兩尺,大概只比姚明高了半個身子吧),於是木匠們趕忙再拉出墨斗線,往女兒牆上一陣亂彈,殭屍才沒法再繼續往牆上蹬,只能待在底下恨恨地對著木匠們乾瞪眼。等到天色一亮,這些殭屍瞬間仆倒在地,木匠們連忙按著所有殭屍故事的SOP,堆起柴火把殭屍都給燒成了灰,慈谿縣裡也就不復再有殭屍為害了。

除了墨斗線以外,old school一點的中國殭屍,所害怕的東西其實還挺多樣化的。比方說是《易經》──眾所皆知,這是中國古代一部極為重要的文獻,同時也和後來道教知識系統的發展有密不可分的關係。如果要為港產殭屍片裡道士身上的太極圖或者手上的八卦鏡找個源頭,全都可以追溯到《易經》裡面去,因而妖魔鬼怪會害怕這部祖師爺級的經典,說起來似乎也是很自然的事情。

Photo Credit: Wikipedia

我們看清代中葉文人汪啟淑所寫的《水曹清暇錄》,就曾說到一個用《易經》對付殭屍的故事。有個師爺在山東的一個偏鄉小縣供職,某個夏天晚上,他老兄不知哪來的雅興,三更半夜還在戶外納涼賞月。乘著皎潔的月光,師爺忽然發現遠方幾棵老樹底下停了一口棺材,裡頭竟跑出了一具殭屍。只見那殭屍出棺以後,便「垂袖軃肩」「迤邐他去」,顯然他移動起來的樣子不是跳啊跳的,而比較像是「植物大戰殭屍」裡面那些慢吞吞的小混蛋。無論如何,師爺就這麼望著這妖怪往遠方慢慢走去,等到雞鳴時分,殭屍才又回到老樹下,躺進棺材當中,睡他的大頭覺。

咱們這位山東師爺大概也是個正義小超人之類的性格,想說殭屍晚上到處亂跑,終究不是什麼好事,便「思以制之」,也沒跟旁人商量一下,就獨個兒要來降妖伏魔。於是他回家找出了一本《易經》,把那本書一頁一頁地撕掉,再把撕下的紙頁給收集起來。等到半夜殭屍又出棺散步的時候,師爺便趕到了棺材旁邊,並且用那些《易經》的殘頁「糊棺蓋縫」,把老祖宗的智慧盡往棺材上黏,黏完了再躲在一旁觀望情況。

過了一陣子,殭屍又慢吞吞地踱回來了。只見這妖怪在棺材邊上轉來繞去,模樣看來「旁皇無措」,一副有家歸不得的樣子,顯然師爺的法子還頗為奏效。然而好死不死,殭屍卻在這時候忽然嗅到了附近有「生人之氣」,一下子就發現了師爺的蹤影,便張牙舞爪地要來抓他。嚇得半死的師爺拔腿狂奔,急忙逃回了家裡頭去,而那殭屍也一路從他屁股後頭跟了過來。

師爺無處可逃,只得「急掩雙扉,盡力頂户」,使盡吃奶的力氣抵著門,另一廂那殭屍則「怒撞不休」,幾乎要把大門給頂破了。這一人一屍就這麼在門裡門外推推撞撞,鬧到了雞鳴時分,見了太陽的殭屍終於仆倒在地,而那師爺的精神一鬆懈,也跟著昏了過去。又過了一會,晨起的人們發現了師爺跟殭屍各別躺在地板上,趕忙把前者救起,並且趕緊把後者放火燒成了灰,不在話下。

用《易經》卻鬼怪、鎮殭屍的辦法,在其他的古典民間傳說也還找得到一些,這個辦法同時似乎是當時的一種成說。清代文人鄭光祖在其著作《一斑錄》裡面就曾說到,他有次在外頭聽一個老人講些民間傳聞,其中有一條就是說,如果遇到「僵屍夜出」,那麼只要「置《易經》棺上」,殭屍便沒法再回到棺材裡去了。這麼看來,這種殭屍怕《易經》的講法,在清朝時候的平民百姓之間,可能是頗為流行的吧!

然而,把殭屍趕出棺材外面要幹嘛呢?我們看上面兩個故事當中的殭屍,其實和吸血鬼一個樣,都是見不得太陽的。只要天光一亮,這些妖怪便會立即失去行動能力,再不能逞凶鬥狠。這種對於殭屍習性的理解,應當也是蠻流行的一種觀念。也因此,許多古典的殭屍傳說,其實和上面的故事頗為相仿,都是在講人們如何想盡辦法在棺材上頭搞花樣,讓殭屍出了棺以後就沒法再躲回去。甚至有人直接搬了一堆磚瓦石塊就往人家的棺材裡頭塞,讓殭屍囧到爆炸。等到東方魚肚白,這些仍舊在外遊蕩的妖怪,便只能等著被太陽照得發昏,乖乖束手就擒了。

再來看看其他傳說裡面,對付殭屍還可以有哪些招數。《子不語》的「畫工畫僵屍」一條,說的是一個頗富喜劇色彩的故事:杭州地方有個叫劉以賢的畫師,隔壁死了鄰居。死者的兒子出門買棺材的同時,也央人去請劉以賢來幫他老爸畫個遺像。畫師答應了,帶上畫具就踏進了事主的家裡,見了大廳沒人,便逕自往樓梯上走,果然見到一具屍體躺在二樓的床上。這劉以賢大概是經常接到類似的case,膽子還挺大的,屁股往那死者的床邊一坐,便抽出筆來準備開工。沒想到這時候床上的死人屍體竟「忽蹶然起」,像是被按到什麼奇怪的開關一樣,整個屍身驀地坐了起來,簡直要把人給嚇得魂飛魄散。

見到了這般可怕的鬼怪情事,劉以賢倒還挺能保持鎮定。他看了看屍體的樣子,慢慢明白過來:這大概就是人家常說的那種「走屍」一類的事情吧!而那殭屍雖然沒再出現什麼動作,但見它閉著眼睛張著嘴,眼角嘴角都在微微抽動,呈現一派日本恐怖漫畫的妖怪狀態。劉以賢暗暗尋思:照人家的說法,要是這時候逃走,殭屍必然也會追著他的屁股後面跑,如果真給殭屍逮著了,小命也就完蛋啦!還是先保持鎮定,等人家來幫忙解圍,方是上策。可是乾坐在這兒,也不知該做些什麼好,不如……繼續把人家委託的工作給完成吧!

於是乎,在一具令人毛骨悚然的殭屍旁邊,這位敬業得不可思議的畫師仍舊布置好紙筆,按著屍體的樣子畫起了人像。神奇的是,不管他是提筆蘸墨還是運筆繪圖,殭屍也總是跟著他做出一樣的動作來,說有多詭異就有多詭異。

無論如何,劉以賢就這麼一邊畫著,一邊扯著喉嚨喊救兵。好不容易等到死者的兒子回到家,總算有人可以幫把手,卻沒想到這兒子上得樓來,見了死去的老爸直挺挺的坐在床上,竟一下子就給嚇暈了。又過了一陣子,有個隔壁鄰居大概聽見了劉以賢的喊聲,也進到屋裡上樓查看。然而這位厝邊朋友的心臟顯然也沒有比較大顆,一見了殭屍便嚇得當場癱軟,順著樓梯滾下去,摔成了一豬頭。

倒楣透頂的劉以賢「窘甚」(翻成現代白話就是「囧爆了」),只能繼續等著人家來救命。好不容易等到棺材店的工人把棺槨給送來了,這夥殯葬業者天天處理相關業務,總不會再嚇昏了吧!就在這當兒,劉以賢忽然想起人家說:殭屍最怕的東西就是「苕帚」,也就是苕草做的掃把,於是他連忙向樓下喊話,要底下的人把這東西準備好再上來。工人們一聽,頓時明白樓上發生了什麼事,遂趕緊弄來了一支苕帚,一上樓便往屍體身上劈將下去──殭屍頓時仆倒在地,不復再有任何動靜了。

除了墨斗、易經跟掃把以外,另外一些見於古典故事裡頭對付殭屍的古怪招數,還包括往棺材當中灌熱醋;用小紅豆、鐵屑等稀奇古怪的厭勝物(亦即避邪制煞的東西)灑在棺材四周;在殭屍的老巢附近不停搖鈴;用棗核釘殭屍的背脊……甚至有人憑著個人的武勇,也能把殭屍一棒擊沉。

清代中葉遊歷十分廣闊的文人許仲元,就在他的《三異筆談》裡面說到一個貪杯誤事的酒鬼,差點死在一具殭屍手裡的故事。這名男子有次在外頭喝得極醉,誤了回家的時辰,整個人又醉醺醺的看不準路,一不小心就走到了荒郊野外裡去。迷迷茫茫之間,男子忽覺有人將他一把抓住,保不定是強盜什麼的,剛好他手上拄著一根長長的甘蔗枝,便順勢往那壞人的身上砸下去,將之撂倒在地。

這時候男子也實在是疲累已極,正巧路旁有間小屋,便往裡頭找了張臥榻一躺,旋即不省人事了。隔天早上,起早趕集的商販路過這屋子附近,見了一具屍體躺在路中央,便開始喧嘩起來。這麼一鬧騰,也把屋子裡的男子給吵醒了,於是他揉揉惺忪睡眼,往案發現場一瞧,赫然發現他昨晚使勁兒一傢伙灌倒的,其實是一具半夜在外遊蕩的殭屍……

總而言之,對付殭屍的辦法,除了港產殭屍片裡頭的那些神奇道具以外,看來也還是有很多稀奇古怪的竅門。下次你要是跑到杳無人煙的荒山野嶺,真碰上殭屍要來找麻煩的話,我想你除了會開始回想那些經典電影的情節以外,也應該可以從這篇文章裡面學個幾招起來──不過不保證管用就是啦。

明天見囉~ ㄟ( ̄▽ ̄ㄟ)

精彩連載:

本系列已推出電子書版本,歡迎試讀!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生活』文章 更多『Emery』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