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票日倒數 倒數
0
23
11
50

前往選舉專區

《格差浪潮》:在疫情爆發後,那些想移居到外縣市的人最重視的就是能否很快趕回東京

《格差浪潮》:在疫情爆發後,那些想移居到外縣市的人最重視的就是能否很快趕回東京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新冠疫情導致過往社會已經存在的「格差」加倍擴大,從未婚與少子化問題到資訊與城鄉的差距等,家庭、校園、職場與地域之間的落差變得更具體可見,面對未知的未來,我們該如何突破這樣的困境、創造新的時代?

文:山田昌弘

是否有讓人得以度過人生每個階段的環境?

在思考如何面對地域人口流失之前,有件事必須先釐清,那就是「地域經濟力格差」的問題。

城鄉人口失衡最大的理由當然是「出生人數下滑」以及「人口外移」,換句話說,就是新生兒太少或是成長到了一定年齡就遠走他鄉,甚至再也不回來。

日本過去曾有一段時期常會聽到「回流就職」一詞,也就是去都會念書,之後回來故鄉就業的意思,還有人是在都會求學與就職,直到婚後再返回故鄉。

不過這幾年比較常見的情況卻是「離鄉背井,再也不回來」——為什麼他們不回故鄉呢?是「不想回去」,還是「回不去」?

答案恐怕「兩者皆是」。理由很簡單,就是故鄉沒有能讓人度過人生每個階段的「環境」,例如能賴以為生的「工作環境」、能讓小孩好好學習的「教育環境」、能融入在地社群的「社群環境」、能輕鬆購得日用品的「生活環境」、危急時能緊急就醫的「醫療環境」等。

上述環境缺一不可,亦即真正重要的是能滿足各年齡層的「環境」。尤其希望「人口增加」的話,不光是單身者,還得吸引有小孩的夫妻遷入,但是故鄉有讓他們放心養育小孩、融入在地社群並度過餘生的穩定「環境」嗎?想要讓他們永遠留在故鄉就必須解決這些問題。

從這項觀點來思考,期待從都會回到故鄉的人所重視的到底是什麼呢?年輕世代重視的應該是「教育環境」,中高齡世代重視的則是「醫療環境」。在前述環境中,賴以為生的「工作環境」問題已經因為新冠疫情而開始得到解決,因為只要是能遠距工作的人,就算是在沒有任何產業或企業的地方也能正常工作(前一章已經提過,只有少部分上班族能夠遠距工作,其他人要想自由地決定住處,則必須從別的觀點切入)。

至於另一個「融入在地社群」的問題,也隨著社群網站的發展逐漸改善,讓回到故鄉的人更容易融入在地社群。如今就算突然要從住慣的東京調職到外縣市,只要社群網站的人際關係還在就不會特別感到寂寞,也能獲得各種資訊。要是在以前,一旦被調到外縣市,就得想辦法在陌生的環境結交新朋友、融入「在地社群」,否則就會覺得孤獨或不便,現在則已經有Facebook、Twitter、Instagram、LINE這些「社群環境」可供運用。

然而,在上述環境中,最難找到替代方案的就是「教育」與「醫療」。

首先讓我們來思考「醫療」的問題。自從新冠疫情爆發後,線上看診的模式愈來愈普遍,若是持續發展下去,就算是醫療量能不足的地區,年長者也不需要再浪費大把時間到醫院看病,更不需要一直待在候診室等叫號。許多上了年紀常見的慢性病也只需要定期線上回診,不一定非得面對面接受醫生的診療。

只不過線上看診再怎麼進步,在生病、遭逢意外或某些疾病突然發作時,能立刻提供實際診療的環境還是非常重要的,尤其對小孩常常生病或有年長者的家庭來說,醫療環境是否完善是最切身的問題。能否及時得到「醫療照顧」,可說是決定移居的重大因素。

高學歷者的出生地

接著要討論的是「教育環境」,這部分已在第二章〈教育格差〉中提及。大部分的家長都希望小孩至少要接受與自己同等級的教育,現今的日本社會表面上雖然是「平等的」,實際上生活環境與工作環境卻取決於所受的教育水準,因此一輩子能賺到多少薪水往往是固定的,而這種「階級社會」也已經在前面提過。

日本東京大學每年都會公布「學生生活實態調查報告」,是一份與東大學生的生活、家庭、學習情況、求職現狀有關的調查報告,其中同時記錄了學生家長的所得概況。二○一八年度的報告顯示,東大學生當中有相當高的比例來自高所得家庭,即約有百分之七十四來自家戶所得超過七百五十萬日圓的家庭,家戶所得低於七百五十萬日圓的只佔整體的百分之二十六左右,而家戶所得低於四百五十萬日圓的則只有約百分之十三,不得不說,這項事實確實令人感到衝擊。

但這並不代表只有在高所得家庭出生的小孩才念得起學費昂貴的東京大學,畢竟就算大學學費很貴,獎學金制度相對地也很完善——問題的癥結在於從小就能花大錢去補習的人才有機會擠進東大的窄門。

既然其他章節已經闡述過「教育格差」的問題,在此就不再贅述。本章想提醒大家注意的是東大學生的出生地,在這些東大學生當中,約有七成來自關東地區。

日本各縣市都有優秀的國立大學,東京大學也並非唯一的終極目標,但知名的國立或私立大學都集中在東京卻是不爭的事實,更重要的是,有名的國立和私立高中、中學、小學甚至大型補習班也都集中在東京。

從這樣的現況來看,因新冠疫情而考慮移居外縣市的家庭,便可能會進一步評估其教育環境是否完善。

我有位朋友住在東京二十三區中學風特別興盛的文教區,卻由於新冠疫情爆發而決定全家前往離島「留學」一年。他認為繼續留在人口稠密的東京都心,小孩也沒辦法開心地長大,所以才想移居到能盡情接觸大自然的地方,每天欣賞壯麗的自然美景。

當城鄉人口失衡的問題愈演愈烈,在兒童人數銳減、公私立學校都可能廢校的情況下,地方政府往往提倡讓孩子離開東京都心到外縣市「留學」,而這樣的「移居」策略正是一種獨特的雙贏模式。

然而,家中有小孩正在就讀小學低年級的朋友告訴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