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手觀察:面對MERS,韓國人為何慢半拍?

第一手觀察:面對MERS,韓國人為何慢半拍?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為什麼,以「빨리빨리」(快點快點)聞名的韓國人,在面對MERS時的反應卻如此慢半拍?

文:Fion (文字工作者)

第一起MERS韓國病例,在5月11日發病。韓國政府起初不以為意、隱瞞疫情、為了「不引起民眾恐慌」而不願公開患者所在醫院。

發現擋不下之後,終於在6月6日發警示簡訊到全韓國國民的手機,6月7日公佈所有醫院,電視新聞播報MERS的比例也逐漸增加。

mers 1

韓國政府在6/6發送給全國民的緊急簡訊,作者提供。

面對MERS,最緊張的就屬住在韓國的中、港、台三地人士。曾經歷過SARS風暴,知道疫情失控是什麼樣子。

但是一開始,走在首爾街上,鮮少有人戴口罩。就算有,當你靠近那些戴著口罩的人,可以聽到他們講的若不是中文,就是廣東話。

週遭的韓國朋友,對MERS都不以為意,認為身體健康就不會有問題。韓文老師看我戴口罩上課,覺得我大驚小怪,她說︰「多補充維他命就好了啊,我還切了洋蔥放在家裡幾個角落,雖然味道臭了點但可以防疫。」

和台灣朋友們出外覓食,餐廳老闆看到我們一群戴口罩的外國人竟說:「現在沒位子,要等很久」,他特別強調「要等很久很久」。

幸好,隨著病例的增加,有警覺心的韓國人也漸漸變多。買口罩、乾洗手、消毒酒精的客人多了,戴口罩的比例高了,鬧區的遊客少了。

但為什麼,以「빨리빨리」(快點快點)聞名的韓國人,在面對MERS時的反應卻如此慢半拍?個人見解如下:

SARS時全身而退的驕傲

SARS疫情爆發時,韓國全身而退(有兩件病例,但無人死亡),自此得意的認為「泡菜能提高免疫力!」不僅在SARS過後,泡菜的出口量創下新高,每一個到過韓國泡菜館的觀光客,也一定聽過工作人員「因為吃泡菜,韓國沒SARS」的宣傳話語。

而我緊張的出門必戴口罩、三不五時用乾洗手的行為,韓國朋友看了都會說︰「我知道台灣以前有過SARS,但韓國以前SARS都沒事,所以不用擔心啦。」

過往的成功,反而讓韓國錯失控制MERS的關鍵時機。

階級分明老一輩耳朵硬

韓國的階級制度分明,像是語言,親疏遠近用語皆不同(半語、敬語,敬語又分謙讓語、提高語),一旦用錯很容易惹來不快。其中最重要的判斷因素,就是年齡。

韓國的長者們有很大的話語權,很難聽進別人的建議,而年輕人通常也不敢直接表達反對意見。

一位曾接觸過患者的韓國51歲阿珠嬤,不顧保健所居家隔離的要求,和老公跑出去打高爾夫,被警察和保健所共20多名工作人員找到後,才心不甘情不願的回家。

而一位懷孕的台灣朋友,家附近就有兩間收容MERS患者的醫院,但婆婆出門堅持不戴口罩,也不把消毒當一回事,她只好以安胎為藉口,待在自己房間,盡量避開和婆婆接觸的可能。

要讓老一輩的聽進建議,通常得找比他們更老的一輩,或是運用同儕的壓力。

論語說「六十而耳順;七十而從心所欲,不踰矩。」韓國人也知道論語,但我想,他們是耳硬而從心所欲,管它踰不踰矩。

6/9仁川機場的退稅櫃檯。不若以往有滿滿的遊客,現僅有工作人員駐立。作者攝影。

6/9仁川機場的退稅櫃檯。不若以往有滿滿的遊客,現僅有工作人員駐立。作者攝影。

口罩=整型/病情嚴重/沒禮貌

韓國人戴口罩通常只有兩個狀況:一是整型,二是重病。

且空氣乾燥,鼻子過敏的人比起日、台都少,平常街頭鮮少看到有人戴口罩。服務業更沒有戴口罩的權利。因為客人會覺得害怕而不敢靠近,就算員工想戴,也會被老闆要求摘下。

此外,韓國人認為戴口罩講話會不清楚,在對話時很不禮貌。就連診所醫生在看病時也少有戴口罩的習慣。兩位在成均館大學交換的香港學生,就因為戴著口罩上課,拒絕教授要求他們脫下口罩,而被趕出教室。

愛面子之「我很健康!」

韓國人抵外時團結,對內卻很競爭。「落後別人」這件事,是難以忍受的。戴口罩這件事,等於是承認自己怕死、示弱,很容易引起同儕的嘲笑。對愛面子的韓國人來說,在同儕面前逞強裝勇才是正常。

這幾天在首爾街頭,很少看到韓國人戴口罩。更看不到一群韓國人裡面,只有一個人戴。要不全部不戴,要不大家一起戴。對韓國人而言,戴口罩不是健康問題,而是面子問題。

危機感低落

韓國在五千年內,被其他國家入侵四百多次,現在又有個動不動說要開戰的鄰國,長久生活在動盪不安的環境中,太強的危機感,反而會妨礙日常生活。

之前北韓試射導彈時,我還在越南工作,詢問在韓國生活已5年的台灣好友是否有返台打算,她大笑著回答我,韓國人都已經習慣了,根本不當一回事。

殊不見韓國總統朴槿惠,在疫情漸趨嚴重時,於6月5日探訪醫院。她和醫護人員的合照中,醫護人員全副戒備,只露出雙眼。朴槿惠卻一身輕裝,連口罩都沒戴。

與其說她是去了解疫情,還不如說她是去穩定民心,想用行動告訴國民:「MERS沒那麼嚴重」。

AP/達志影像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隨著遊客的減少,韓國人就算自己不緊張,也已經明顯感覺到嚴重性。各觀光景點鬧區,包括景福宮、明洞、弘大…等,人潮都大幅消退。一些專營觀光團的免稅店,開始讓部份員工放起無薪假,仁川機場總是人山人海的退稅櫃枱,竟然完全不用等待。

SARS慘痛的經驗,讓台灣在防疫上學了重要的一課。MERS會不會讓韓國人共鍋的飲食文化;上廁所不愛洗手、愛隨地吐痰的陃習……等,也有所改變?

責任編輯:鄭少凡
核稿編輯:楊士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