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票日倒數 倒數
0
23
11
50

前往選舉專區

《脫家者》:只要徹底放棄與有毒家人的關係,我保證你會有正向的轉變

《脫家者》:只要徹底放棄與有毒家人的關係,我保證你會有正向的轉變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唯有在你劃好保護自己的界線,家人都被你劃到界線以外,你的哀傷功課才能真正開始。斷絕關係的好處是,在遠離了好興風作浪的家人的負面影響後,你終於可以好好發掘真實的自己。我建議你有意識地去感受哀傷,用心和自己建立一個充滿愛與正向的連結。

文:雪莉.坎貝爾(Sherrie Campbell)

哀傷之必要

為了對抗有毒家人的虐待與操控,你不得不設立健康、明確的界線,可以預料,你將承受深沉巨大的情緒傷痛。這種傷痛比大多數人能想像的還要難以面對,你深陷哀痛逾恆的低谷,所有難過和哀傷,都是合情合理的。

你正失去對人生的基本運作至關重要的東西,很少有人像你這樣,逼不得已選擇走上這條路——為了保護自己、保護自己的心理健康,不得不與血脈相連的家人斷絕關係。但你現在知道,在設定正確界線的同時,你也為自己的人生開啟了邁向幸福的更大可能性。

可惜的是,能理解的人不多,也很少有人會同理你的心情、同情你的哀傷。有些人還會天真地怪你咎由自取,因為在他們看來,你大可以不必斷絕關係。別人這種想當然耳,是出於無知,他們根本不知道你從小到大經歷了什麼。

當你感覺不被支持和不能表現哀傷,怨恨與被排斥的感覺就會在身體裡紮根,侵蝕你的身心健康。當你不被允許為自己的際遇感到難過與痛楚,內心就會痛不欲生,感到孤立無助。

外人無法看透這其中的痛苦,因為典型的健康家庭會以更仁慈、更文明而成熟的方式去處理衝突,每當發生了不好的事情,身心健康的家人會先訴諸感受,去體會哀傷,去找到彼此的連結,去尋求理解;他們同情共感,而不是想著報復。他們一心想知道,怎麼樣才能找到彼此之間開放又安全的共識。

可是,這種狀況過去不曾、未來也不太可能發生在你身上,因此,你有權為家人所造成的痛苦事實,感到哀傷與悲痛。

唯有在你劃好保護自己的界線,家人都被你劃到界線以外,你的哀傷功課才能真正開始。斷絕關係的好處是,在遠離了好興風作浪的家人的負面影響後,你終於可以好好發掘真實的自己。我建議你有意識地去感受哀傷,用心和自己建立一個充滿愛與正向的連結。

  • 心靈補帖:哀傷,是踏出療癒之路的第一步。

你有權感受自己的情緒

你是值得被愛的,但父母或家人沒有滿足你愛的需求,你完全有權去處理與哀悼這件事。你有權對家人感到憤怒與心灰意冷,因為他們撒謊,並嚴重貶損你在這世上、在他們人生中重要而不可或缺的價值。

當你想要表達難過、憤怒與沮喪,得到的卻往往是敷衍、批判、冷漠、不老實的回應,你沒辦法從本應引導你、與你共患難的家人那裡得到保護、疼愛,或真正的指引,反而經常感到困惑不解、一無是處、灰心喪氣,不知該如何向家人表達你真誠的感受與想法。

在以下幾種形式的虐待或傷害之下,想要不迷失自己,幾乎是不可能的事:

  • 你在家裡被狠狠苛責,心裡很難受,而對這些傷害合理表達不滿時,又被家人斥為無稽之談,例如說你「徹底瘋了」,使你飽受困惑、羞恥、自我懷疑與自我憎恨之苦。
  • 可悲的是,在這樣的家庭裡,你早已學會把哀傷壓抑下去,透過的方式就是懲罰自己,覺得自己怎麼可以對家人抱持如此「可怕」(但其實合理)的想法。
  • 成長過程中,你沒有機會與人建立情感連結或表達悲傷,連私下感受心裡的難過,都不被允許。在你最需要的時候,家人無法給你群體的歸屬感,也給不了你柔軟的依靠。
  • 家人從不道歉,也從不一起努力解決問題,你心中被排斥與不被愛的感覺,一直沒有得到修復。

你要明白,為了不讓家人不開心,你一直壓抑心中所有糟糕的感覺,在這樣的壓力之下,任何人都不可能保持理智,更別說真正看清自己。然而,你應該、也值得去充分感受必然會有的所有情緒,這樣你才能真正痊癒。

以健康的方式走過哀傷

這裡有一些實際可行的步驟,可以幫助你走過哀傷:

1. 承認家人以傷人和輕蔑的方式虧待你,並為此哀傷

列出家人對你做過的不當行為,承認你在哪些部分沒有得到你應得的認可與同情,你想得到這些認可與同情,也只不過是出於人性的基本尊嚴。

有一個好方法可以喚起你的這些記憶,就是寫一份「去死吧」清單,我經常帶我的病患做這個練習,每句話大概是這樣的形式:「去死吧!你這樣那樣對我。」中間填入的「這樣那樣」,就是那些痛苦、悲憤、沮喪的記憶。這個練習有助於你擺脫受害者的感覺,把心中的苦水倒掉;並把責任回歸到對的人身上,同時也為你照亮了成長之路,你或許會因此惱怒自己——這麼長時間以來,怎麼會允許自己如此被動,如此順從家人對你頤指氣使?

2. 不再因為害怕失去情感依歸而追逐、說服、貪戀、防衛、解釋、緊抓傷人的關係不放

每個人都想證明自己是對的,而且這種心理需求很強大。但我們必須管好這種需求,因為它有可能大到讓你相信,只要你不斷向家人證明他們確實傷害了你,終有一天,他們會痛改前非,還你公平正義。別傻了,不可能的事,他們只會爭論、否認、歪曲事實,說你瘋了。

那麼,你要如何放下?先擺脫想證明自己是對的,為自己平反的欲望,每當感覺到那股衝動的能量升起,認清它、把它引導到別的地方。去蒔花弄草,去爬山健行,去跑跑步,把你的衝動記錄下來,告訴你的諮商師或信得過的朋友,或者透過祈禱,交托給宇宙天地來釋放自己。每當發現自己又糾結於家人的不公不義,馬上把你的思緒、能量與專注力拉回到自己身上。

3. 改變失去情感關係就是自己不夠好的觀念

這是一種自我對話練習,提醒自己,就算是家人,也未必會秉持真理而正直無私;至於他們有傷害你的心理需求,反映的或許是他們的人格障礙,與你的價值無關。只要不斷提醒自己這樣的真相,它就會成為你可以依循的真理。

4. 認識你的創傷與屈辱,觀照你的自我懷疑,理解你內在的自我批判聲音

你沒辦法跳過內心的情緒,很多人都希望做得到,但人的情緒本質上就是「穿越」的能量,會來來去去。

每當情緒升起,你可以訓練自己去感受,但不作任何反應,如果每次都能約束自己這麼做,你就會發展出控制情緒的能力。心中感受到的情緒,不是每一次都要表達出來,如果未經思考就隨情緒起反應,往往不會有什麼建設性,多半只會在事後感到羞恥與不知所措而已。不如趁情緒來時,緩慢深入地發掘自己、認識自己。一旦你有了自我掌控的能力,你的有毒家人就再也沒有辦法傷害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