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票日倒數 倒數
0
23
11
50

前往選舉專區

2007緬甸番紅花革命中遇害,日本記者長井健司死前「最後畫面」首次公開

2007緬甸番紅花革命中遇害,日本記者長井健司死前「最後畫面」首次公開
相機交接儀式,右為小川紀子。Photo Credit:GettyImage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日本攝影記者長井健司15年前拍攝緬甸反政府示威運動,卻遭緬甸士兵近距離開槍打死,手上的相機也從此失蹤。15年後,長井健司的相機被歸還到妹妹小川紀子的手裡,小川紀子也要求緬甸政府公開真相。

2007年9月27日,日本攝影記者長井健司(Kenji Nagai)在緬甸首都仰光拍攝被稱作「番紅花革命」的反政府示威運動時,不幸遭到緬甸士兵近距離開槍打死,手上的相機也從此失蹤,15年後,長井健司的相機被歸還到他妹妹的手裡。

曼谷郵報》報導,泰國外國記者俱樂部(Foreign Correspondents’ Club of Thailand)於26日在曼谷舉行了相機交接儀式,除了將相機歸還給長井的妹妹小川紀子(Noriko Ogawa),儀式中也播放了當時長井所拍攝的最後畫面,畫面中可看見仰光市中心,大批唱著歌的示威者與攜帶防暴盾牌和步槍的警察和士兵相互對峙,而路旁也不時出現有翁山蘇姬(港譯「昂山素姬」)臉孔與全國主聯盟標誌的旗幟,以及抗議者在一排身穿藏紅色長袍的僧侶面前虔誠鞠躬,

2007年9月初, 緬甸全國各地的僧侶為抗議Pakkoku鎮士兵襲擊僧侶,他們把碗倒過來,拒絕接受軍人的布施,緬甸作為一個虔誠的佛教國家,這是一種強有力的反抗行為。僧侶的抗議讓當局措手不及,但到9月下旬,軍隊已經廣泛使用武力鎮壓這場運動,襲擊寺院並毆打持不同政見的僧侶及民眾。

而在長井拍攝的最後畫面中,一輛滿載士兵的綠色軍用卡車車隊隨後抵達現場,遭到示威者的嘲笑和呼喊。接著,長井將鏡頭對準自己,並指著卡車,留下最後一句話:「軍隊剛剛抵達,就在那邊,他們全副武裝。」

不久後,影片便停止拍攝, 緬甸民主之聲(Democratic Voice of Burma,簡稱DVB)當時拍攝的影片捕捉到了長井死亡的瞬間,他倒下之後被一名士兵近距離射殺,而路透社的記者Adrees Latif也將這一刻記錄下來,他所拍攝的照片獲得了2008年的普立茲獎。

長井的相機消失15年後再度浮現於檯面,由緬甸民主之聲提供,主編Aye Chan Naing表示為保護消息來源,無法詳細說明他們是如何獲得相機的,尤其緬甸又再度處於軍事統治之下。

「我一定會把這台相機帶回日本,我的兄長直接投入了番紅花革命的動盪中,堅信他可以通過影像讓全世界知道緬甸正在發生的事並給予幫助,這就是我哥哥真正堅持到最後的東西。」小川紀子表示,並補充:「我們會進一步調查,澄清我哥哥想說的話,以及關於他死因的真相,我希望我能推翻緬甸軍方關於我兄長的死是意外的說法。」

據《美聯社》報導,長井遭射殺後,緬甸官媒發表了一篇專欄文章,稱長井應為自己的死負責,因為他讓自己處於危險之中。

「日本記者因混入抗議者而導致了他的悲慘下場。」文章宣稱,並強調:「當然,他是被意外射中的,但也因為他在不適當的時間、不適當的地點與抗議者在一起,他才會慘遭悲劇。」

小川紀子說,她會將這段影片提交給日本當局,作為「證據」駁斥緬甸軍方斷言她哥哥的遇害是一場意外。「我們將繼續要求緬甸政府揭露真相。 尤其在此時,我希望世界再次關注緬甸。」她說。

《BBC》報導也指出,雖然番紅花革命僅持續了兩個月,但對緬甸民主的進程意義重大,革命期間看到大批民眾憤怒起來的震驚,促使緬甸軍方放鬆對權力的控制,並與他們的宿敵翁山蘇姬達成協議。然而,當軍方在兩年前發動政變,緬甸的民主實驗戛然而止,長井健司和其他在番紅花革命中被槍殺的人的記憶告訴緬甸人民,當再次站出來抗議時,他們會發生什麼事。

保護記者委員會(Committee to Protect Journalists)東南亞代表Shawn Crispin則認為,緬甸記者面臨的威脅依然存在。他在交接儀式中表示:「今天的活動很重要,也很及時,它提醒人們緬甸軍方仍繼續殺害記者,但卻不會受到任何懲罰。」,小川美紀也回應:「即使他(長井健司)失去了生命,我也不認為他是英雄。我更希望人們記住他是一位願意繼續戰鬥的記者。」

GettyImages-77409685
Photo Credit:GettyImages
緬甸僧侶與長井健司。

新聞來源

延伸閱讀

【加入關鍵評論網會員】每天精彩好文直送你的信箱,每週獨享編輯精選、時事精選、藝文週報等特製電子報。還可留言與作者、記者、編輯討論文章內容。立刻點擊免費加入會員!

責任編輯:歐穎慈
核稿編輯:杜晉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