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香港學生遊蘭嶼後的心得:生活,絕對不是靠物質堆砌

一個香港學生遊蘭嶼後的心得:生活,絕對不是靠物質堆砌
Photo Credit:蘭嶼 Day 1 小婦人 CC BY SA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我相信至少有一個感覺,是每一個到過蘭嶼的人都能夠共同分享的,那就是,我們愛蘭嶼的心都是一樣的。雖然我們來自五湖四海,我們同樣希望達悟族能夠保留他們獨特的文化和傳統,也希望核廢料能夠盡快遷出蘭嶼,希望旅客不要影響蘭嶼族人的生活。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余慧詩(香港學生)

也不知道是為什麼,香港人總是很喜歡到台灣旅遊。尤其是《海角七號》的電影當初在香港賣得個滿堂紅,一提起台灣這個地方,香港人總是想到墾丁的美景。

可是,誰又會知道,台灣還有一個比墾丁漂亮得多,充滿人文氣息,過著自給自足的生活,而且還未被俗世污染的小島呢?

第一次聽見蘭嶼,是從香港的朋友口中得知。因為生活上一些不如意的事情,他跑到蘭嶼避世,回來的時候,他分享在蘭嶼的生活,就是每天跑到情人洞聽海浪,看著羊和雞走來走去,跟貓一起玩,還有去浮潛。他還跟我分享說蘭嶼有一種會飛的、神聖的魚。我聽著就覺得莫名其妙,怎麼會有魚懂得飛呢?不同,這一切,如此這般簡單的一切,竟然就這樣治癒了他。當時我就在想,到底蘭嶼這個地方有著怎樣的魔力?

沒想到大半年後,來到台灣當交換生的自己也能腳踏蘭嶼的土地,真的令我興奮不已。還記得去程的時候,坐的是凌晨的火車,一整個晚上已經很辛苦了,所以,從台東坐船到蘭嶼的船程,我整個人都是在昏睡。快到的時候,老師用報紙拍醒我,原來是看到飛魚了!因為船身行駛時行起的浪花,把飛魚嚇著了,所以牠們就跳到水面上。那時候我才真正用自己的雙眼證實,原來飛魚真的會飛!真是神奇,讓我看得整個人都精神起來。就這樣,我的蘭嶼部學教學就由神氣的飛魚開始。我真的很慶幸,在我剩餘不多的青春裡,有這段美好的回憶,曾經到過這個像世外桃源的小島。

而且,更幸運的,我跟一班同路人一起,用自己的雙腳環遍全島,體驗蘭嶼東南西北,各個不同方向的景色。這是件多麼了不起的創舉。對於我這種溫室裡長大的小孩來說,一個人離開熟悉的香港,到別的地方生活已是不容易,還要徒步走兩天,簡直就是不可能任務。從滂沱大雨的天氣出發,走到褲子全被雨打濕了,有撐傘跟沒撐傘根本就沒有差別,後來又被風吹乾了;又走過情人洞的礁石,在風大到站也站不穩的情況下拍照;又爬過青青草原……這些都不是我一個人敢走的路,對我來說是個重要的突破。除了認識蘭嶼,這也是我在部落教學中重要的收獲。

以往,我總覺得原住民披著神秘面紗。從未接觸過原住民的我,對原住民的生活方式十分好奇和嚮往,我知道原住民以前有出草的舊慣,所以很想知道他們現在的生活習慣是怎麼樣。尤其是,當我在課堂上了解到蘭嶼的達悟族人是唯一一個以海洋文化為主的族群,就對他們的文化更加好奇。當我到達這個地方,才發現達悟族人上至老人,下至小孩子,都讓我感到無比親切,也難怪有人會形容達悟族為最愛好和平的原住民。

這種人與人的關係,在我的出生地香港根本不會看到。香港就是冷漠,講求利益,效率至上的地方。

我還記得,在朗島部落,有一個阿嬤總是坐在她家的門口,見到我們這群學生,她總會親切地與我們打招呼,縱使她不認識我們任何一個。還有,第一晚學習跳達悟族的舞蹈時,在籃球場遇上一群小孩子,他們很快就與我們打成一片,完全沒有陌生感。當我們每次經過第一晚招待我們吃風味餐的家庭時,他們總是關心地問我們去哪裡玩,有沒有多認識蘭嶼一點。當我們最後一晚在朗島部落晚飯後,跟孩子們說我們明天就要走了,他們那個不捨的眼神,我到現在都記得清清楚楚,希望他們長大後還能保留這顆童心。

我本來就不是一個方向感很好的人,老是迷路。第二天浮潛後,我要獨自從教練那裡走回民宿,不幸地,我又迷路了。我向教練的幫手問了路,他用手指引我該走哪兒,可是,才沒走幾步,我又不認得路了,不知所措下,我只好回頭望望身旁有沒有人可以給我問路,可是當我一回頭,就發現教練的幫手竟然已經從屋子裡走出來,正在看著我。我想,他原是要確定我有沒有走對方向。我只能說,他們對陌生人真是太好了!難怪老師說,環島時要穿上「徒步環島 不要載我」的衣服,否則他們一定會問我們要不要搭便車。

這樣的經歷,要逐個數算的話,真的是說個沒完。像那位教我們串珠的大嫂,雖然她才認識我們沒多久,就邀請我們到她家,教我們穿珠。還有教我們跳舞與織布的蔡月香老師,當我們環島到蘭嶼機場附近,經過她的蕃薯田時,她又邀請我們到她的田裡體驗採雜草,一點都不怕我們會搞亂。到環島最後一段,又有大嫂請我們吃燒酒雞,明明我們才剛認識啊!最讓我感動的是,他們都很願意接觸我們這些不同地方來的人,讓我們可以跟自己家鄉的人分享蘭嶼的種種。他們熱情的招待,真讓我有「家」的感覺。

在蘭嶼,除了人非常的親切之外,就連貓狗和其他動物都非常友善。本來我非常膽小,不敢隨便觸碰動物,特別是狗隻。可是,蘭嶼的小狗和小貓都可以讓人隨便摸。當我們去學習拼版舟的製作時,更有一隻小狗一直跟著我們跑到森林裡。這些動物不怕人,在我們吃飛魚乾時,就有幾隻小貓在等著我們餵牠們。牠們很黏人,那一定是因為蘭嶼的人待動物非常好。另外,雖然我很希望在旅程中吃到海膽,但我明白在飛魚季期間,達悟族有自己的禁忌,原來這不是迷信,而是為了整個海洋生態的緣故。蘭嶼動物的溫馴,還有達悟族人對飛魚的崇拜和所設下的禁忌,都能讓我看見這個小島上,人與自然共生共存的關係。那是一種互相尊重的實際表現。現在回想起來,還真有伊甸園的感覺哩。

Photo Credit:Lamuran CC BY SA 2.0

達悟族人自給自足,原始的生活方式也讓我驚嘆不已。像織布的工作,蔡老師強調織一塊布需要很多時間,單是織一行花紋,就已經要花大半天的工夫。正是因為這樣,她們的傳統布藝都感覺很耐用,因為她還保留著她外婆織的,完好的披肩(而且毫不吝嗇的讓我試穿!!)。當謝董跟我們解釋拼版舟的工藝時,我真的覺得很不可思議。由種樹到造舟,整個過程都是一個人靠自己的勞力完成。那真的是不簡單啊!難怪要早幾個月預備,舉行隆重的下水儀式。自己一手一腳完成的拼版舟,一定會相當珍惜吧。

我看到他們做工藝時的認真和堅持,生命的傳承和對上一代努力的尊重。在現代社會裡,一切都流逝得太快,機械代替了人手,過度的消費活動也使得我們不懂得珍惜所有。可惜的是,謝董說現在的年輕人都不太會做拼版舟,只有少數有興趣又願意學,但願拼版舟文化能夠一直傳承下去吧。

達悟族人打從出生開始就與大自然融成一塊。所以,蘭嶼的小孩子會驚訝於我們不懂游泳,潛水,他們也可以赤腳隨處奔跑。當阿公教我們唱傳統歌謠時,他提到自己是孤兒,因為沒有人養活自己,只能吃別人家剩餘的小魚毛,還有自己潛水抓魚吃。我就在想,他這種求生能力真的很強,就是廣東人所說:「天生天養」的。就好像我們第一天剛到蘭嶼,到潮間帶採集一樣,如果採不到任何東西,晚餐就沒東西吃了。

用自己的勞力去養活自己,免除了市場的價值觀。這才是最原始,最應該擁有的生活態度吧。都市人有這種生命力嗎?有這樣的求生技能嗎?就如我這個都市人,遇到任何問題都只會叫苦連天,什麼都不會做,實在是慚愧。

在紅頭天主堂裡,我看到牆上的壁畫都畫上很多魚類,還有一些農作物,這就是達悟族對大自然的感恩,感謝大自然養活他們,同時讚美造物主的創造。我想到一句話:「天生萬物以養人,人無一物以報天」。只有活在這樣簡單,沒有過份開發的環境下,人才能夠謙卑自己,尊重大自然,讚嘆造物主的創造。都市人就是太過依賴科技去滿足自己的慾望,總是把自然放置於人類之下,卻忙了自然一直在養活我們。人類只懂破壞自然,更別說回報自然了。關於與大自然的關係這一點,都市人一點也比不上原住民。

作為一個外來的旅人,我的心情是複雜的。一方面,我到過墾丁旅遊,不希望蘭嶼這個與世無爭的小島會變成墾丁一樣,成為一個完完全全的遊客區。另一方面,我卻又想把這個可愛的地方介紹給朋友認識,希望大家都能到訪這個「海天堂」,感受這兒的生命氣息。我相信蘭嶼族人對遊客的態度也一樣的複雜吧。他們希望蘭嶼的文化能夠傳到別的地方去,卻不想看到自己的文化被一點一點的摧毀。對他們來說,發展旅遊業,對生活應該有很大幫助。關於這個問題,還真是矛盾。

雖然心情複雜,但我相信至少有一個感覺,是每一個到過蘭嶼的人都能夠共同分享的,那就是,我們愛蘭嶼的心都是一樣的。雖然我們來自五湖四海,我們同樣希望達悟族能夠保留他們獨特的文化和傳統,也希望核廢料能夠盡快遷出蘭嶼,希望旅客不要影響蘭嶼族人的生活。如此總總,就是一種想要保護這片地土的感覺。

Photo Credit:蘭嶼 Day 1 小婦人 CC BY SA 2.0

這五天四夜的旅程,改變了我對生活的看法。蘭嶼什麼都沒有,卻是什麼都有。其實,人真正需要的生活,絕對不是靠物質堆砌。為何我們這些都市人要不斷追求奢侈品呢?其實,像他們那樣,簡單地過活,就已經夠幸福了。我們應該要學會分清楚什麼是必需品,什麼是奢侈品。我們需要向大自然謙卑自己,而不是把自己看得高高在上,這只會顯出人類的愚昧。

旅行以往去過不少,可是都是走馬看花,不是靠導遊先生為我們解說景點,就是自己動手翻旅遊書去遊客必去的景點,所以,這是我第一次參與深度旅遊。若不是老師帶著我們徒步環島,我們就不能參觀四道門的地下屋,也不能嘗到蘭嶼的風味晚餐。雖然已經是深度旅遊,可是,感覺五天四夜的行程也是太短了,我知道蘭嶼還有很多的「好」,是我現在還不知道的。所以,我一定會再度參訪這個美麗的小島。

全文獲授權轉載,文章來源於此。

責任編輯:鄭少凡
核稿編輯:楊士範

Photo Credit:Hans Liu CC BY SA 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