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利總統博里奇推動修憲的反覆態度,猶如經歷「本我」和「自我」的不斷切換

智利總統博里奇推動修憲的反覆態度,猶如經歷「本我」和「自我」的不斷切換
Photo Credit: GettyImage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柏瑞克政府與左派聯盟有意無意把智利三年來示威抗爭活動的一切,歸結靠新憲萬靈丹可以解決,根本就是撐起「憲法擋箭牌」,殊不知非但無法立即解決問題,包山包海洋洋灑灑寫了一堆互相衝突矛盾的條文引發了更多問題,進而削弱人民和政治人物對憲法的信心與敬意,是個「危險的轉移焦點」。

文:向駿(Antonio C. Hsiang,美國紐約大學拉丁美洲研究碩士,美國克萊蒙大學政治經濟學碩士、政治學博士,現任智利國家政治及戰略研究學院〔ANEPE〕研究教授)

2021年12月19日未滿36歲的智利社會融合黨(Convergencia Social)候選人博里奇(Gabriel Boric),以55.87%比44.13%的得票率,擊敗極右派共和黨(Partido Republico)的卡斯特(José Antonio Kast),當選為智利史上最年輕的總統後,國際媒體紛紛表達祝賀、驚嘆。

次年5月,博里奇當選《時代》週刊百大人物(TIME 100),諾貝爾經濟學家斯蒂格利茨(Joseph E. Stiglitz)在其推薦短文中指出:「博里奇贏得初選時承諾『假如智利是新自由主義的出生地,也將是它的墳墓』,〔該承諾〕已成為全球那些尋求過去五十年來右派經濟政策替代方案的口號。……他正再次把智利打造成全球社會、經濟和政治的實驗室。」

儘管同年9月博里奇成為《時代》的封面人物,但9月4日智利選民以壓倒性多數否決新憲草案後,《華爾街日報》社論幸災樂禍地認為「智利選民在拯救民主」(Chile Saves Its Democracy),博里奇才驚覺到「埋葬新自由主義」果然是「理想很豐滿,現實很骨感。」

不同於2021年的「制憲議會」(Constitutional Convention),根據2022年12月的「智利協議」(Agreement for Chile)於今年初成立的「制憲委員會」(Constitutional Council)通過了制憲程序法案,法案規定由修改憲法專家委員會、民眾代表委員會和修憲監督委員會三個專門機構,推動憲法草案的制定和審議。

其中「專家委員會」(Comisión de Expertos)的24位專家由參眾兩院各選出12位擔任,其主要任務在擬定憲法草案初稿,再由50位民選代表負責審查草案,其產生的方式比照參議員選舉規定。

5月7日選舉結果,極右派共和黨(Partido Republico)獲23席(得票率35.4%),中右翼智利安全(Chile Seguro)獲11席(得票率21.07%),博里奇的左翼聯盟智利團結(Unidad de Chile)獲16席(得票率28.59%),外加1席給原住民團體。

多元觀點 等你解鎖
付費加入TNL+會員,
獨家評論分析、資訊圖表立刻看
首月一元插圖
到期自動續訂,可隨時取消,詳情請見訂閱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