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踩到地雷」不只是形容詞而已:平均26分鐘就有一人因地雷喪生或傷殘

「踩到地雷」不只是形容詞而已:平均26分鐘就有一人因地雷喪生或傷殘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戰爭所留下的傷痕或許隱晦但無所不在,我們所能做的就是面對並認識這些傷痕,並積極地為你所想要的世界發聲。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王薈鈞、蘇品慈

根據聯合國估計,平均26分鐘地球上就有一人因地雷喪生或傷殘,今年4月,飾演007的演員丹尼爾‧克雷格(Daniel Craig )受任聯合國掃雷計畫大使,呼籲各國重視雷傷者議題,國際反地雷組織暨集束彈藥聯盟倡議及傳播經理費羅斯‧亞歷薩達(Firoz Alizada)則表示:「全球至少還有60個地區尚未完全清除地雷,預計2025年以前能完成清除的工作,而對於雷傷者的援助與被雷彈炸過的地區的重建等後續工作仍需全球持續努力。」

台灣於2006年通過《殺傷性地雷管制條例》,限制地雷的製造與使用,在歷經7年努力後,拆除並銷毀了81822枚雷彈,2013年,金馬排雷工程終於全部完成,但《殺傷性地雷管制條例》並無全面禁止地雷的使用與儲存,台灣仍未真正達成「無雷家園」的理想。

戰爭所留下的傷痕或許隱晦但無所不在,我們所能做的就是面對並認識這些傷痕,不管是在台灣還是世界的角落。

伊甸基金會提供Nora Sheets攝影

在美國西維吉尼亞洲,有一群孩子運用他們的創意,為反地雷發聲。Photo Credit:伊甸基金會提。拍攝人:Nora Sheets / PSALM 美國學生反地雷暨集束彈藥組織

全球超過8成的國家已同意全面禁止使用地雷

1997年9月17日,國際地雷大會在挪威奧斯陸舉行,會議中通過《關於禁止使用、儲存、生產和轉讓殺傷人員地雷及銷毀此種武器的公約》。

當年12月3日,121個國家的代表在加拿大的渥太華簽署了這份公約,該公約又稱《渥太華禁雷公約》,規定締約國在任何情況下都不得使用、發展、生產、獲取、保留或轉讓殺傷人員地雷,而於92年成立的國際反地雷組織(ICBL,International Campaign to Ban Landmines)也在同年獲得諾貝爾和平獎。

以下的影片記錄了國際反地雷組織推動禁雷公約的歷史與過程:

至今有162個國家加入《渥太華禁雷公約》,僅35個國家未加入,包含美國、中國等國家,但是非締約國也對此議題展現高度的關注。

舉例來說,台灣以及尼泊爾雖然不是締約國,但都已經完成排雷的工程。而中國在地雷庫存的銷毀上也有很大的進展,1999年中國的地雷庫存有1億1000萬,至2014年已減為500萬;美國也承諾除了在北韓區域之外,全面禁止使用地雷。

這張圖顯示從反雷公約簽訂前至2013年全球人員傷亡的變化情形,而國際反地雷組織預估,到2025年全球將不會再有任何一個人因地雷而受傷。

Photo Credit:International Campaign to Ban Landmines

Photo Credit:Reuters/ 達志影像

截至2013年的全球地雷分布及傷亡示意圖。Photo Credit:Reuters/ 達志影像

國際雷傷青年大使來台交流

2015年6月12日至6月21日,伊甸基金會於台北市剝皮寮歷史街區演藝廳,舉辦《不要戰爭垃圾  只要希望之花》反地雷影像展,期望能夠喚起大眾對於地雷議題的重視,並持續呼籲政府落實全面禁雷。

除邀請加拿大反地雷組織執行長保羅‧漢能(Paul Hannon)和國際反地雷組織暨集束彈藥聯盟倡議及傳播經理費羅斯‧亞歷薩達(Firoz Alizada)等專家,分享國際反地雷的經驗,還特別邀請三位國際雷傷青年大使來台灣進行分享學習之旅,希望能將台灣成功排雷的經驗分享給其他國家,為國家人權盡一份心力。

SONY DSC

《不要戰爭垃圾、只要希望之花》反地雷影像展現場擺放的鞋堆與缺腳的椅子。Photo Credit:王薈鈞

小心,地雷就在你身邊

即使越戰距今已超過40年,戰爭遺毒仍禍害百姓。現年27歲的青年阮文榮(Nguyen Van Vinh),2年前在越南廣平省使用耕具栽種花生時,被田裡的未爆彈炸斷右手臂。他表示,至今仍以務農維生,只是身體還是不太方便,而經由當地公安,越南政府每個月會給予27萬越盾的補助(相當於400元新台幣),目前越南也持續加強排雷及地雷風險教育,不論政府、人民發現地雷,都有責任通報地方。

1955至1975年,多達1400萬噸的彈藥降落越南土地,相當於二戰期間同盟國使用量的3倍。佈下的地雷尤以當年的戰場,越南中部的廣平、順化、廣治無棰。此外,地雷會隨著環境改變而移動,像是河川漲水、地表變化,使得原本埋藏地底的地雷裸露出來,而尚未超過使用年限、失去功能的地雷,就可能引發傷亡。

就連經濟發達、人口稠密的胡志明市,也發生過不少雷傷案例。記者會的中越翻譯江朝芬(Cóng Trìu Phấn )也提到,她靠近胡志明市的同奈省老家,也有好幾個附近小孩發現其實是地雷的小型金屬物,因拿起來把玩卻爆炸受傷、截肢的案例。

越南反雷青年大使阮文榮(Nguyen Van Vinh)。Photo Credit:王薈鈞

雷傷者李錫盛:我是哭出眼淚長大的,但辛苦已經過去了。

民國48年,也就是823炮戰前一年,當時年僅18歲的李錫盛在金寧鄉古寧頭南山村山頂的路間行走時觸及地雷,左小腿遭炸傷截肢。

李伯伯原先藉耕作和下海捕撈維生,但受傷後不能下田下海工作。後來轉學理髮,又因左小腿裝義肢不能站太久而中斷,這幾年主要是靠老婆出去幫傭,及開放觀光後販售飲料維持生計。

1993年,李伯伯成立了「金門縣殘障福利協進會」,為殘障人士爭取權利,並期望他們能走出傷痛、恢復一般的生活。

受訪時李伯伯說:「剛開始我也覺得自己是一個殘障者,也怕別人知道我是一個缺腿的人,但是一輩子待在陰暗裡生活也不是辦法。但很多殘障人士非常固執,不願意面對人群。當時跟縣長討論,在缺乏金錢與人力的情況下,雖然很難,但就做吧!」

他也指出:雖然金門的排雷行動已於2013年劃下句點,但曾埋藏地雷的土地充滿著許多坑洞、不利耕作,期望政府能更重視金門各雷區的重建問題。

現年76歲的李伯伯至今仍為反地雷及雷傷者權益而努力,他期望不僅是台灣,全世界都能全面停止使用地雷。

李伯伯

金門的李錫盛伯伯展示他的影像報導看板。Photo Credit:王薈鈞

為你所想要的世界而發聲

埋設一枚地雷只需3塊美金,清除卻要花費100到1000元美金;埋設一枚地雷只需5分鐘,清除卻需要2、3個小時。地雷並不會分辨對象,也不會因為停戰而消失,反而會造成永久的傷害。 Walsh的研究指出,每年仍有15000名至25000名受害者,因地雷身亡或致殘。

雖然,對大部分的人來說,「踩到地雷」只是一個比喻,形容惱人的境遇,但在金門確實就有200多人因「踩到地雷」而影響了他的一生。目前,全球還有超過1000萬顆的雷彈隨時可能會引爆,需要盡快排除

來自各國的反地雷青年大使及專家、來賓的合照。Photo Credit:蘇品慈

來自各國的反地雷青年大使及專家、來賓大合照。Photo Credit:蘇品慈

孩子們想要的可能只是一塊可以自由奔跑的土地,農夫們想要的可能只是一塊可以安心耕種的土地,你我想要的可能只是一個人道、安全的世界,每個人都可以是反雷大使,為你所想要的世界而發聲。

參考連結:

*如果想要更多資訊,可以參考:

責任編輯:吳象元
核稿編輯:楊士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