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是創業者,就要有被討厭的勇氣:時刻旅行創辦人的創業心路歷程

如果你是創業者,就要有被討厭的勇氣:時刻旅行創辦人的創業心路歷程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請問,你建議我們去創業嗎?」 這大概是我從經營青年玉山開始,直到專注於時刻旅行,每次參與創業相關論壇都會被問的問題。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請問,你建議我們去創業嗎?」 這大概是我從經營青年玉山開始,直到專注於時刻旅行,每 次參與創業相關論壇都會被問的問題。

創業,儼然變成一種顯學,每個人躍躍欲試,希望逃離22k魔咒,能同功成名就成為下⼀個Mark Zuckerberg,下⼀個Elon Musk

因為已有太多書籍、業界先進前輩在談如何創業,我就單純以⼀位創辦人的心路歷程,分享我所感受的創業。這不是⼀個已成功的創業家的故事,但絕對是創業者⼀路走來的真真實實。

為什麼要創業?

「創業,是為了實踐心中那個捨我其誰的理想」,我幾乎遇到的每個創業人都會這樣說,當你決定開始創業時回頭來時路,你會發現這一路上的⼀切都是有跡可循。

我從清華大學動力機械系畢業後,因受科幻作品「攻殼機動隊」 的影響,覺得做仿生機器人實在是太酷了,於是申請了台大醫工所碩士班,然而,唸了⼀年後,發現和預期有所落差,且有強烈的衝動想出國去看看, 便從台大休學,進入美國南加州大學生物醫學工程研究所,跟隨Dr. Weiland做人工視網膜計畫,擔任團隊小螺絲釘,負責植入電刺激裝置固定方式的研究。

剛出國時,我⼀直認為自己會在美國拿博士學位,然後進入大公司。並沒有預期自己會走上創業。然而,環境的刺激,總是會帶來意想不到的思想改變。

我在那裡認識許多不同國家的朋友,除了美國人,還有印度人、大陸人、韓國人,和系上唯一位日本人(不知道為什麼整個工學院幾乎沒有日本人?) 我們⼀起吃飯、玩樂、學習,那是第⼀次真實體會到,即使有文化和語言的差異,仍可跨越種族和國家藩籬成為朋友、互相了解。

James與USC專題同學。照片由作者提供

另⼀方面,隨著研究越深入,越了解這離我原本想做的仿生義肢研究,其實還有好長⼀段路要走,也有許多不是靠努力就能克服的問題。當時,矽谷創業風潮正當火熱,按耐不住性子的我,就跟幾個大陸同學以植入式電刺激為題,開啟了人生的第⼀次創業,甫畢業就為此放棄留美工作的機會回到台灣,這個計劃持續了⼀年半,最後宣告失敗。

對當時的我來說,那是次很嚴重的打擊。當時,我回想過去兩年的付出,回想在美國的生活,確認了自己對創業依舊懷有抱負,尤其是創業讓我對每天的工作充滿期待,也想起身為留學生的日子,尤其懷念當時遇到各國不同背景的夥伴,在同⼀塊土地⼀起成長,且互相了解彼此。

我想把這種「交流」的感覺帶回台灣,讓台灣變成⼀個世界各國朋友都想來拜訪,可以在此互相交流理解、留下來生活的地方,因此,我發起創立了「青年玉山」 ,創造一個給在職場青年朋友互相交流的平台,因為我始終相信人與人交流的可能性。

青年玉山活動照。照片由作者提供
青年玉山活動照。照片由作者提供

而即便首次創業失敗,我還是認識了來自台灣各行各業的朋友、正在創業的夥伴、關注創業的投資人,於是,時刻旅行 – TripMoment就這麼誕生了。

不是為了賺更多的錢,也不是為了名氣,單純只是緬懷當年留學時的感動,希望讓更多人喜歡上台灣,與這塊土地建立關係, 然後把這裡變成一個各種種族文化的朋友,都可平等相處認識的烏托邦。

初衷,帶了點天真的理想,⼀種既然有機會可以做,何不努力試試看的使命感。創立時刻旅行已過了兩年,即便我們調整了幾次商業模式,但是我們不曾忘記最初的初衷。

該如何開始創業?

很多人都說,起初要有⼀個好的點子

每個想要創業的創辦人,通常都覺得自己有個很好的點子。但到底什麼是「好的點子」呢?

我認為好的點子,是要能提供比原有服務好十倍以上、能徹底改變現有使用者習慣的點子。而最好的例子,或許就如寶博士葛如鈞從矽谷奇點大學帶回推廣目標:有沒有一個點子,在十年內可以改變十億人?

或許有人會問,難到沒好上十倍就不能創業嗎? 當然不,點子只是創業要素之一,以新媒體為例,它在今日已非新鮮事,或許也無突破性技術跟進,但只要提供比對手更好的內容,傳遞對消費者來說更有價值的知識,讓消費者體會到所提供的資訊,比過去閱讀的媒體好十倍,自然就會找到你的忠實用戶。

所以創業不見得要被「好點子」給拘泥,重要的是要為消費者帶來「好的價值」

打造一流團隊: 對員⼯工太好,就是對公司殘忍,也對員工殘忍

事情要成,需要天時、地利、人和,這句話用在創業也同樣適用,那就是時機、市場、團隊,而其中最能掌握在創辦人手中的,就是人 。

這裡講個自己的切身之痛。我從小就擅長管理自我進度,也會持續設定目標,創業之初,因嚮往Google自由工作的風氣,於是打⼀開始就跟員工說:我們是新創公司,沒有上下班時間,我要你們自己設定好各自目標,自己掌管進度, 然後把事做好就好。

然而,這其實是悲劇性慘痛錯誤的開始。

因為,並非所有人都適合此管理風格,也非所有人都具足夠熱誠,和對公司文化與使命感有同樣的向心力。 當你說要自己找目標,很多人就會開始迷失方向,而當體制未建立就放任夥伴自由,遂成就了一個懶散的團隊。

國外有些創業導師,會建議新創公司如果遇人不淑,就要用最快的速度開除。但以我個人經驗,我覺得作為⼀個公司創辦人,實在很難找得⼀流人才,但你絕對需要⼀票好員工來幫助公司,於是最重要的目標,就是如何讓好的員工變成對的人才,然後想辦法留住他們。

我認為新創公司吸引員工的唯⼀的方法,就是領其體會到使命感、成就感及學習成長,而創辦人則要打造⼀個可使員工深信的價值。

於是,創辦人必須適度地在員工的舒適區外,設定有壓力卻又能達成的目標,然後藉每⼀次的挑戰,讓夥伴獲得成就感。

至於對團隊和公司的最大傷害,不是嚴厲地指出錯誤、工時長壓力大,而是創造⼀個過於安逸的環境,讓他們停滯成長,白白浪費了時間和青春。

所以CEO要有被討厭的勇氣,想做⼀個好人其實是自私的想法,畢竟,開公司不是為了要討好員工,而是為了達成理想的目標,真正對員工好,就是讓他們變成⼀個更厲害的人。

面對團隊,我仍不鼓勵加班,希望大家⼀天做完八小時就可以離開,但同時我也不斷設定許多具挑戰的目標,推著團隊⼀天比⼀天更好。

⾝為創辦人,你⼀定得有什麼「不公平」的地方。並利⽤用你的優勢資源去打仗。

創業是件非常資本主義、非常殘酷的一件事,想要創業成功,往往需要高度資源與能力的整合。所以創業是不公平的,或許「不公平」地聰明絕頂、「不公平」地有著別人沒有的人脈關係、有著「不公平」 的家世背景、「不公平」的經驗。

建議想創業的朋友,起步前先想想創業的優勢,不管是人脈、資金、執行力,就是不斷利用優勢去滾出更大的,就如滾雪球⼀般。

這些優勢會牽涉你要如何打這場仗,如果要打⼀場史詩般的戰役,就要去找強大的資源,不然就得從小戰略小目標起頭。很多新創團隊,⼀開始就想隻手遮天:做電商、做內容、做社群、做網站、做App,問題是你沒有那麼多金錢、人力、時間資源,什麼都碰,結果就是目標都打不下來。

而對創業者來說,最難的就是要懂得捨棄。用「減法」來決定眼前重要的戰略目標,完成了,再運用所獲的資源成果,去打下個目標,⼀步步往心目中理想的公司模樣前進。

時刻旅行在初期也犯過這個錯誤,想同時打海外和國內市場,結果兩邊都顧不好,最後我們才了解到,要推海外市場前,我們必須要更了解台灣本身。

以日本為例,講到日本我們想到櫻花、和服、武士道、茶道、藝伎等,這些是日本文化與觀光特有的識別度,可是反觀台灣呢?每次提到台灣,就是101、夜市、九份、故宮,還有「最美的風景是人」,並未有足夠的文化識別度,而當少了底藴,就只是「空殼」

因此,我們決定先專注於本土觀光,先打開我們自己對台灣觀光的想像、凝聚觀光的文化共識,希望能藉著旅行連結旅人與土地的文化記憶,藉著旅行,帶大家去思考屬於我們的文化觀光資產是什麼。

公司就是創辦⼈的縮影

其實,從⼀家公司的文化,就能看出⼀家公司創辦人個性的影子,如同賈伯斯之Apple,比爾蓋茲之於微軟,重視科學數據的創辦人,就會有個以數據為依歸的公司。

我想,這就是為什麼創投天使這麼看重創辦人和初始團隊的原因。因為公司就是創辦人個性的具象化,也是未來這間公司樣貌的縮影。

而創辦人性格也反映在創業過程的灰色地帶。比如說找實習生,有人無論如何都會給付薪水,有人知道公司很多人想來實習,或者以經費不足為由開無薪實習的缺。

這並非對錯問題,而是道德選擇,畢竟無薪實習有時是你情我願,創辦人只是知道這點去利用,讓投職者來最大化公司的利益。

創辦人在創立⼀家公司時定會遇到這樣的抉擇,那麼,是降低道德標準,最大化公司當下的利益,還是以高道德標準去堅持,但當下要付出不少代價?

創辦人,決定了⼀間公司的文化,決定了公司在面對問題時的處理態度和選擇。其實很多 時候,不管⼀家公司表面的說詞為何,灰色地帶的事情大家都看在眼裡, 只是彼此不說而已,是好是壞,就要靠創辦人的智慧去取捨了。

再決定開始創業前,不妨先問問自己,面對這樣的問題,自己會做出什麼樣的選擇?

時刻旅行 – TripMoment團隊。照片由作者提供
創業是什麼?

有人會問,如果創業如此美好,那是否就該越早創業? 我認為這不是時間早晚的問題,而是當心裡有個強烈的欲望和動力,告訴你有件事情非做不可。 而在此之前,最好的方法就是加入一個新創團隊,去觀察學習,把團隊好的制度和文化學起來,並記下失敗當成寶貴的⼀課,確保不會再犯同樣錯誤。

所以,如果你還在猶豫該或不該,那就代表此刻還不是時候。

如果你沒有自我懷疑過,你一定沒有真正創過業

作為創辦人、老闆,總有些話無法跟別人說,壓力只能放在心裡自己扛,面對朋友時都要笑著說沒問題,面對投資人、客戶都要充滿自信地說沒問題。

我也曾在低潮時壓力大到想痛哭一場,但直到跟前女友分手時才好好地解放了情緒,畢竟大部份的男人其實並沒有勇氣去好好擁抱自己的脆弱,即使壓力再大,還是得把眼淚往回吞。

我原本以為,創業就是會這樣孤獨地走下去,直到一位員工離職時跟我說,他覺得我什麼事情自己煩惱,只告訴他們要做什麼,然後就放任他們去執行, 卻沒有好好地讓他們⼀起了解公司現況,然後一起決定。

過去,我以為自己承受所有,不讓員工擔心公司的方向和困境是⼀種溫柔,是責任,但後來發現,這樣只是築起了⼀道創辦人和員工間的隔閡。

於是員工會覺得:公司現在到底怎麼了?為什麼感覺沒有前進?為什麼老闆什麼事都不說?做這些到底有沒有用?而當流言蜚語悄悄地蔓延,這對團隊都是一種傷害,原來我自己在一條船上,而團隊裡其他每個人也分別在不同的船上。

這件事,讓我了解到要勇敢去「依賴」。

就像所有的親密關係⼀樣。唯有保有共同目標,彼此依賴,才能建立緊密的連結,才能在關係中找到歸屬,產生親密的感受。

團隊不需要超人創辦人

創辦人的職責,是要團隊構築⼀個夢想藍圖並打造團隊文化,為團隊和公司成長設定目標,且要把目標的困難與團隊分享,共同面對。

創業不需要超人創辦人,卻需要良好化學作用的團隊。或許你會擔心一旦將壓力和挑戰交給員工後,無法負負荷怎麼辦?但事實上,不要害怕員工離開,因為不適合的人離開,對的人才能進來。於是,當團隊成員歸位,有了共同目標,漸漸就成了⼀隻緊密的軍隊。

我想說的是:「創業是孤獨的,卻也不能只有孤獨」。創辦人總是會有必須孤獨下決定的時候,但這正代表團隊成員對你的「依賴」。除此之外,你應該要有被夥伴支持的體會,畢竟你們已走過許多路,同甘共苦,這時你感受到的,應該已非孤獨。

創辦人們,你現在孤獨嗎? 如果你正感受到「I’m so lonely」,那或許你也犯了跟我過去相同的錯誤。

時刻旅行 – TripMoment團隊。照片由作者提供

公司的成⻑和創辦人的成長息息相關

創辦人的極限,決定了公司的極限。創辦人的個性,也決定了公司的個性和辦公室文化。

於是,身為創辦人,我會說最重要的任務就是成長。

創業至今,因為公司的需要,我從完全不會寫Android的新手,到現在已寫了三隻App,具有能獨立打造⼀隻Android App和其後台server的能力,我學著怎麼經營粉絲團、行銷、策展、管理團隊、怎麼做SEO,學會如何面對接受別人的批評,學會把批評的人,變成改善產品服務最好的推手。

如果創業所要支付的代價你輸得起,就去吧。人生沒有什麼比創業讓你學到更多的了。即使你花了兩年賠了四五百萬創業失敗,只要你是紮實地努力了兩年,這兩年你的成⻑會遠比你花同樣的錢去國外念MBA所學還多更,你得到的會讓你不需要那張文憑。

創業至今兩年,或許我們在別人眼裡還不算很成功,但是我確實看到了團隊和公司都不斷地成長。每當改進了⼀個缺點時,就會立刻反映在團隊和公司上。 的確,我們頭⼀年非常掙扎,因為我尚未克服自身幾個關鍵的缺點所造成。如今我已非常有信心,這個團隊只會越來越好。

創業,就像談戀愛一樣

洋洋灑灑寫了那麼多,其實還有很多說不完的心得,我想就留待時刻旅行發展更好後,再來和大家分享吧。

創業,是最有效摸清楚自己的能耐和看清自己是怎樣⼀個人的方法,那些「輸得起」、「賠得起」、「支付的代價」, 那些難過、痛苦、壓力、掙扎、寂寞,每樣都是透過扎實地超出你原先的想像。

創業絕對不輕鬆,我也不後悔我走向創業這條路,但是如果時間能重來,或許會考慮是否要再痛苦⼀次,畢竟也會想像或許另種人生也挺不錯的。

⼀位朋友聽我講這番話時,她給我的比喻讓我覺得有趣。她說:「這麼說來,創業跟結婚很像嘛。如果創業失敗其實就像離婚。你不會後悔跟他在⼀起這段過去的時光,雖然最後很痛苦地離開了,畢竟也很甜蜜幸褔過,但是如果要你們復合,或著能重新選擇⼀次,你會再多考慮考慮。當然,如果創業成功,就像幸福甜美的婚姻⼀樣。」

我個人覺得,創業真的跟談戀愛很像。

你們覺得呢?

責任編輯:吳象元
核稿編輯:楊士範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職場』文章 更多『James Jin-Wei Lee』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