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校裡一半是越南混血兒,但推的永遠是「英語日」,為何不請媽媽們來個「每週一句越南語」呢?

學校裡一半是越南混血兒,但推的永遠是「英語日」,為何不請媽媽們來個「每週一句越南語」呢?
Photo Credit: ZIH TUNG @ Flickr CC By SA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你知道真正的歧視是什麼嗎?就是很多從不説髒話,連説到屁眼(肛門)、陰部等器官都要清喉嚨、掩嘴,用「那邊」來代替的老師們,一說起某某學生學業成績不好,上課愛講話,就要立刻歸因:「沒辦法,媽媽是越南的,家庭教育很差。」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Yian Chen

在我的學生裡,有二分之一,他們的母親來自越南、印尼、中國,也上過越南媽媽的中文課一整年。

你知道真正的歧視是什麼嗎?

就是很多從不説髒話,連説到屁眼(肛門)、陰部等器官都要清喉嚨、掩嘴,用「那邊」來代替的老師們,一說起某某學生學業成績不好,上課愛講話,就要立刻歸因:「沒辦法,媽媽是越南的,家庭教育很差。」

我心情好的時候會回:「不能這樣講,他爸爸難道有天資,有素質,負責任嗎?這裡對那些女人來說是異國,她自己都語言不通、文化衝突,又要出門賺錢來養我們沒用的台灣男人,又要顧家,哪裡有什麼閒功夫管小孩?就算有,語言文字不通,怎麼幫孩子看作業?」

老師聽了點頭,不再說話,幾天後,同樣的抱怨會再次出現,周而復始。

媽媽們多半認命,身份證、護照被扣,不准她們寄錢回娘家,被家暴,被老公駡死越南仔;婆婆嫌魚露很臭,不准她把魚露冰冰箱多不勝數。

她們很常嘲笑自己的命運是「愛錢死好」,從不諱言嫁給陌生的台灣老男人是為了錢。

但她們,沒有一個,不是深愛著自己的孩子。我常鼓勵她們教孩子越南話,她們説,孩子很排斥,老公也不准;我不厭其煩,帶頭在課堂上説越南語,講越南的好,讓孩子們感覺:「越南沒有不登大雅之堂。」

學校裡有一半的越南混血兒,但教育主事者,校長、老師們,視而不見。每個學期都必推的永遠是「英語日」、「萬聖節」、「聖誕節」和「報佳音」。偶爾,縣府會引介一些金髪碧眼的外國人進來沾醬油,上一堂英語課,各校校長無不卯足全力把那洋人弄來學校一天,要我做陪,全程翻譯,介紹地方特產,校長好得意。

為什麼不請媽媽們來個「每週一句越南語」呢?我建議過,沒有人回應,搞不好覺得我自甘墮落。

我自㤔在「台灣的外籍配偶」的這個情境上,我看到、經驗過、感受到的,比很多誇誇而談駡柯P的多很多,也許柯P話說的不夠漂亮,但在「進口」二字從他嘴裡說出來之前,媽媽們累積的「被歧視值」,早就已經100%,那兩個字,真的,裝不進她們辛酸的包袱裡了。

相關閱讀:

全文或作者授權刊登,文章來源於此。

hoto Credit: ZIH TUNG @ Flickr CC By SA 2.0

責任編輯:鄭少凡
核稿編輯:楊士範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教育』文章 更多『精選轉載』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