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輯】秋葉原殺人事件七周年,一場牽連動漫和日劇的悲劇

【圖輯】秋葉原殺人事件七周年,一場牽連動漫和日劇的悲劇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2015年6月8日,秋葉原殺人事件滿七周年,這起事件影響了日本社會各層面,甚至連我們熟悉的動漫、女僕咖啡和日劇都受到牽連。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2015年6月8日,秋葉原殺人事件滿七周年,殺人犯加藤也在2月時正式被判死刑,這起事件影響了日本社會各層面,甚至連我們熟悉的動漫、女僕咖啡和日劇都受到牽連。

2008年引發日本和歐美媒體報導的秋葉原殺人事件至今已滿七年|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7死10傷殺人案

2015年6月8日這天,是日本「秋葉原殺人事件」滿七周年的日子,《朝日新聞》報導提到,當地民眾仍未忘記30多年來最慘重的殺人事件,事件過去至今,仍可以看到民眾在案發現場獻花,悼念不幸死亡的7位民眾;《時事社》則寫到,秋葉原區長石川雅己則談到不會忘記此事,未來會努力守護社區不讓這樣的事情再度發生。

當年的事件是日本數十年來傷亡最慘重的無差別殺人案|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事件經過

秋葉原殺人事件,發生在2008年6月8日,犯案的是當年25歲的加藤智大,他出身青森縣,當年是一位汽車工業的派遣員工,事件發生前3個月他曾對朋友透露過厭世的念頭,並開始在手機留言板留言訴苦,留言總數直至犯案當日超過 3,000次。

當時,加藤在網路上留言抱怨可能被公司開除,怨嘆認識不到朋友、交不到女友等等,結果遭到一些毒舌網友的嘲笑謾罵,繼而引發了激烈的網上爭吵。

6月5日,加藤智大在公司發現自己的制服失蹤,認為這是已被公司開除的意思,因而憤慨咆哮,之後再也沒有上班,並決定殺人洩憤。他到8號作案前三天,特地買了匕首刀械,也租了貨車準備犯案。

車撞 砍殺釀死

事發6月8日,那天是星期日清晨5點21分,加藤智大開始在手機留言板上留下犯案預告,表明會於秋葉原犯案,並簡短描述他將以貨車衝撞及匕首殺人的犯案手法,出發前還將其中一把匕首送給以前的同事。

下午12時30分,加藤智大駕駛貨車沿著中央通、以時速40公里衝進了行人專用區,當時他不顧紅燈硬是往前衝撞,也橫越了十字路口,結果導致5名行人被撞倒或輾壓,加藤智大意識到這件事又隨即下車,開始一邊揮舞藍波刀與匕首,一邊瘋狂大叫,並朝剛剛被撞倒的路人及周圍群眾攻擊,短短2分鐘內,總計有12位民眾遭刺傷。

更糟的是,因為案發當天是星期日,秋葉原的行人專區滿是人潮,場面陷入混亂。最後這場隨機殺人事件釀成7死10傷。

2015年確定死刑

犯案後,加藤供稱因為精神病而犯案,當時日本檢方考慮起訴前得先檢查是否屬實,但警方聽了他的口供:「在網上世界和現實世界都是孤獨一人」、「想作出網上的人都知道的大事」,他也承認用貨車和用刀殺人,日本警方再次逮捕加藤智大,之後日警在10月6日完成精神鑑定,判定加藤智大無嚴重的精神病,可正常分辨善惡,而且持有強烈的殺意,有計劃地作出行動。

直到今年2月前,加藤曾對死刑判決提起上訴,但遭到駁回。最後日本最高裁判所在2015年2月2日駁回他的上訴,加藤智大的死刑判決也宣告定讞。

當年案發現場有許多民眾自發照顧安撫傷患,照片可見當時趴伏地上的傷者腰部附近流出大量鮮血,民眾正在幫忙壓住傷口|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當年民眾提供的錄影畫面,可以見到加藤智大的身影|當年民眾提供的錄影畫面,可以見到加藤智大的身影
加藤智大在犯案前,曾留下犯案預告,上面寫著「要到秋葉原殺人去,會用車撞,如果無法用車的話就會用刀子。大家掰掰。」|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發生事件的十字路口,加藤智大便是於此下車開始襲擊路人。照片中調查人員正在現場勘查,而街道仍散落著沾血的毛巾和受害人的私人物品。(拍攝於案發後兩個小時)|Photo Credit: Carpkazu CC By SA 3.0
創辦35年的秋葉原行人專區,在這次攻擊後遭到廢止。其中由東京警視廳為負責單位,發布了中止秋葉原行人專區的告示:「六月十五日開始暫時中止行人專用區-萬世橋警察署」。直到2011年初,秋葉原行人專區方重新開放|Photo Credit: Abasaa Public Domain
影響電玩和女僕咖啡

秋葉原殺人事件後,在日本社會各層面造成影響,例如日本警視廳開始要求如果網路上發現犯罪預告時,必須通知警方,這也是日本警視廳首度提出這樣的要求。

殺人案還衝擊了娛樂遊戲業,例如多個原定播出的日劇和電影怕人聯想到殺人案,所以更改了片名,知名電玩《潛龍諜影4:愛國者之槍》的發售紀念活動亦緊急終止。

因為加藤智大當初是駕車衝進行人區,這導致事件過後有人提出廢止行人專用區的聲音,這衝擊了秋葉原本來的生態;在行人區封鎖期間,原本享有盛名的御宅族街頭表演「御宅藝(ヲタ芸)」因此喊停,但這樣反而讓另一個御宅文化蓬勃發展,當時的報導就提到,「女僕咖啡廳」因事件成為一種「避難所」生意「大繁盛」,亦有一些原本不常來、只為了看看事件後秋葉原的樣子的人,當地的客人比以前更多。

2008年時,悼念死者的花束不斷湧入現場,日本社會也開始探討是甚麼原因釀成這樣重大的殺人案|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是誰有錯?

​秋葉原殺人事件,讓不少人提出分析看法, 2014年時,香港教育學院高級研究助理梁奕華在《香港經濟日報》談到隨機殺人事件其實是社會失衡、教育方法的謬誤以及網路社群時代出現等等共構出的現象,當時報導提到:「傳統有既定課程的學科日漸退場,改為學生自由摸索,根據自身性向來決定教育過程與目標,但對一些欠缺主動發展意識與能力的學生而言,這無異被放逐到自由的虛空中自生自滅。」

「東京首都大學宮台真司便引用「失範」(Anomie)概念來分析無差別殺人事件,指出學校不再強調在家孝悌謙和、在校尊師重道等傳統價值,新一代父母亦改以平等好友身份對待子女。昔日強而有力的道德訓誡被遊說,甚至物質利誘等教導法取代,在追求自由個性發展的風氣下,德育發展缺乏具體發展方向和長遠的目標指引,取而代之是碎片化、永無休止的日常生活(終わりなき日常),新一代成為了自由而孤獨的遊離個體。」

人際薄弱的世代

2015年2月時,《朝日新聞》談到隨機殺人犯的一份調查也提到,大多數的犯人表示他們在做案時不論是在學校或辦公室都沒有朋友,部分受調查的殺人犯則表示他們與其他人維持著「脆弱的」人際關係。這份由日本法務部發布的調查也指出,有四成的隨機殺人犯在作案前會出現自殺的傾向。

另有人把加藤和其他兇嫌背景做連結,例如加藤智大和犯下神戶連續殺害兒童事件、巴士持刀殺人案等兇嫌出生在同一個年代,當時就有人以「隨機犯罪世代」(「理由なき犯罪世代」,亦即 1982年4月2日-1983年4月1日生的人)稱呼他們,但目前並沒有數據可以佐證出生時期和兇殺案有關聯。

秋葉原殺人事件影響日本改變對網路犯罪的做法|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在個人和社會間取得平衡

香港教育學院的梁奕華認為,「年輕一代逐漸為溝通而溝通,不為交換內容而溝通,形成了人潮中各自埋首把玩手機,病態性檢查Facebook和email的風氣。Facebook的分享內容並不重要,毫無意義的『Like』按鈕旨在讓個體於碎片化的社會中避免衝突,保持與友人僅餘的連結而已。

另一方面,未能成功融入朋輩者為了逃離不安定的自由,會轉而選擇退縮於房間內的絕對領域,成為御宅族的一員。極端情況下,部份隱閉青年可能採取激烈手段,如模仿暴力遊戲中的虛擬情節來吸引他人注意。」

「現代道德教育應更重視傳統的孝悌思想,重構仁、義、禮為核心的個人與社會關係,讓新一代符合社會規範的同時,又保有適當個人自由,這才更符合未來社會需要。」

相關報導:

本文經地球圖輯隊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楊士範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圖輯』文章 更多『國際』文章 更多『地球圖輯隊』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