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職場小鮮肉求饒:讓專業的人做專業的事

替職場小鮮肉求饒:讓專業的人做專業的事
Photo Credit:佳祥 王 CC BY SA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讓小鮮肉做雜事,不但剝奪雜事成為獨立職缺的可能,更會降低公司的生產效率。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阿瘦,職場小鮮肉,曾於美國某歷史悠久之非政府組織與兩家新創企業實習。李瑞中,紐約大學阿布達比校區社會研究與公共政策副教授(中央研究院留職停薪)。

就在您身邊,稍微回想看看,常有資深員工「溫柔(ㄒㄩㄣˋ)告知(ㄔˋ)」職場上的小鮮肉,說起當年資深員工們如何地任勞任怨,他們無論什麼樣工作都願意做,從不推託,絕對不會因為某些工作比較「低賤」就不願意動手,更別說質疑前輩們提點後進的「用心良苦」。

本文的兩位作者恰好在美國的大小企業做過一些資歷上屬於「大小鮮肉」的(內容上卻是不折不扣的)專業工作,對於以上國內職場的經驗「傳承」,實在不很認同。我們不瞭解為什麼公司付員工薪水,工作內容是不折不扣的專業,並不包含沏茶、泡咖啡、準備便當等雜事,卻又不斷告訴年輕人,因為你還小,還只是塊鮮肉,對這些活兒要「歡喜做,甘願受」。那些年紀小、志氣高的職場小鮮肉聽到這些倘若不聽就「吃虧在眼前」的「老人言」,恐怕熊熊認知失調吧!

美國的專業工作通常會「正面表列」員工具體負責的項目,工作敘述中沒有提到的,就不屬於該員工的業管範圍。美國上司的要求,就是要你把上述所列的工作項目做好。反之,台灣也許是儒家階序社會或是中小企業盛行下的職場文化,除了所述的工作敘述表列的項目,還期待你概括承受隱性的工作項目,甚至要靠職場老鳥好意解說「潛規則」,來協助小鮮肉調適前述的認知失調。

我們拿美國對比,不是說外國的月亮比較圓。我們的論點是讓小鮮肉做雜事,不但剝奪雜事成為獨立職缺的可能,更會降低公司的生產效率。

沏茶、泡咖啡、打掃、倒垃圾這些雜事,所需的技能遠低於小鮮肉的專業技能,職場賢拜也正是因為如此,認為小鮮肉當然可以勝任愉快。但對於這些低階技能的需求卻提供了另一批缺乏專業技能者的工作機會,交給小鮮肉做,看似省下一個工作職缺,卻剝奪了這批低階勞工的就業機會。

即便在台灣壓低成本的企業文化下,這些對低階技能的需求也可以透過機器(如智慧型咖啡機)或共享經濟(如共用辦公空間),將行政業務與辦公室清潔等雜事,凝聚成有效率的低階技能職缺,也同時提高每個低階技能職缺的薪酬。

專業職場上的小鮮肉,所需的技能較高,因此拿的薪酬也會比低階技能的職缺為高。如果公司以專業薪酬,聘請小鮮肉做打雜的工作,付出的機會成本是小鮮肉同樣的時間將無法投入在他的專業產出。如果公司付給小鮮肉的薪酬與他的生產力相符,亦即沒有馬克思所謂的「剝削」,則公司讓小鮮肉打雜事實上降低了整體的生產效率。然而,如果公司付給專業小鮮肉的薪酬,原本就期待要他打雜,則對於小鮮肉而言,他的專業技能沒有獲得合理的報酬,公司除了壓榨他的專業能力(勞心),還要剝削他的(低階)「勞力」。

我們認為台灣的許多企業缺乏競爭力,以上兩個現象都存在。公司沒有妥善利用人才的專業技能,因此公司的生產不夠有效率。公司的效率低落,獲利有限,又進一步企圖由剝削小鮮肉來降低成本,導致惡性循環。我們甚至懷疑,此惡性循環乃是我國青年低薪的罪魁禍首之一。

作者之一曾經在一個美國大型企業擔任行政副主管,有一次因為看不慣助理所做的成果品質,而親自跳下去「代勞」。當時他的行政主管提醒他,問他假設有兩件工作,都是他做得比助理又快又好,他是否應該兩件都攬來自己身上做?這其實是國際貿易上的比較利益法則,「正確」答案是他應該做他專業份內的工作,把低階的工作交給助理,即使助理做這項低階的工作,做得又慢,品質又差。儘管這項工作的品質與完成時間都比不上交由作者之一的專業副主管執行,但這對企業整體競爭力好。

我們謹以此文提醒職場上的主管賢拜,為了公司的競爭力,為了勞工權益,放過任勞任怨的職場小鮮肉吧!

Photo Credit:佳祥 王 CC BY SA 2.0

責任編輯:鄭少凡
核稿編輯:楊士範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職場』文章 更多『李瑞中』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