維權律師許志永遭判刑4年,英媒:中國公民運動時代的結束

維權律師許志永遭判刑4年,英媒:中國公民運動時代的結束
Photo Credit: May Wong CC BY 2.0
Photo Credit: May Wong CC BY  2.0

Photo Credit: May Wong CC BY 2.0

中國「新公民運動」發起人、中國維權法律學者許志永,26日被北京當局以「聚眾擾亂公共場所秩序」一審宣判處4年有期徒刑;審判當天場外聚集大量外媒與抗議群眾,國際間不斷傳出要求釋放許志永的聲音;而「新公民運動」另外4名成員丁家喜、李蔚、袁冬、張寶成,27日也以相同罪名於北京受審。

去年2月,許志永於北京地鐵口發放傳單,呼籲大眾當月28日前往北京教委會門口表達「教育平權」的訴求,27日便遭北京當局傳訊。許志永倡導的是溫和的教育平權改革,但讓共產黨政權不舒服的是,他同時也呼籲中共官員公開他們的財產。7月許志永便以涉嫌「聚眾擾亂公共場所秩序」一罪受到刑事拘留。

此審判結果引起各界關注,除北大、清華學者連署聲援之外,「國際特赦組織」痛批中國政府此舉「可恥」;美國國務院也在第一時間發表聲明表示對判決「非常失望」,促請中國釋放許志永等政治犯,並保證其人權和自由受到保障。

國務院發言人莎琪表示,許志永是倡議財政透明、對抗官場腐敗的重要人物,美方擔心他是因為公開推動反貪腐、表達和平訴求而遭報復,呼籲中國政府立即釋放許志永和其他政治犯。歐盟駐中代表處一等秘書杜海飛也促放人。

英國《金融時報》報導稱,許志永遭判監禁,標誌著中國公民運動時代的結束

孫志剛案,許志永「三博士上書」站上維權舞台

許志永長達10年的維權運動,始於轟動一時的「孫志剛案」。

2003年,原籍湖北黃岡的孫志剛被廣州市執法機關以三無(無合法身份、正常居所、合法工作)人員為由被收押,拘禁期間被收容所員工毆打身亡,該事件引發大眾對於「收容遣送制度」的爭議。所謂「收容遣送制度」,指在大陸許多中大城市規定,前來務工人士必須辦理暫住證,若無則須被遣送原籍或關押於收容所。

當時大學剛畢業的孫志剛,前往廣州擔任僱傭;1日晚間出門時,因未攜帶身份證件而遭警察送往派出所;3日後卻傳出孫於當地收治收容人員之醫院死亡的消息。

該年5月,中國3名法學博士包括許志永,向全國人大常委會遞交審查《城市流浪乞討人員收容遣送辦法》的建議書,認為收容遣送制度有違憲之虞,應予以改變或撤銷。孫志剛的犧牲與許志永等人的努力,最後促成收容遣送制度的廢止。

這次的「三博士上書」事件,也使得許志永首次走入公眾視野之下。

 從公盟到新公民運動,許志永推動非暴力改革

此後,許志永等人開始以公益組織形態現身。成立以建立約束權力的民主法制制度為目的,欲建設性地推動中國民主、法治與社會的「北京公盟諮詢有限責任公司」。

2009年,許志永以「涉嫌偷稅」名義遭當局羈押後,原公盟改名為「公民」且持續為公益維權奮鬥,同時倡導以「自由、公義、愛」為主旨的「新公民運動」。

其中推動教育平權,實現隨遷子女就地高考為近年來許志永的主要行動之一;藉由推動就地高考,冀解決中國廣大留守兒童的問題。去年2月,許志永於北京地鐵站口發放傳單,呼籲在京無北京戶口的市民前往該市教育委員大樓前示威,表達要求教育平權的訴求;不料此舉卻使他受到當局拘捕,後以「 聚眾擾亂公共場所秩序」加以定罪。

「中國法治的尊嚴已被破壞殆盡」

國際特赦組織亞太區主任阮柔安對此指出,以習近平為首的中國共產黨壟斷政治過程,任何人若是表達意見便將予以痛擊。

中國外交部發言人秦剛聲明,許志永案顯示中國法治與司法之獨立;中國官方媒體《環球時報》社論則指出,這次的判決並不涉及許志永的道德,亦非他所喊口號的定性,而是單純關乎他的行為是否超越法律邊界的問題。

許志永的辯護律師張慶方表示,這樣的審判結果是開庭前就可以預知的;對於這樣的罪名,當局並未表明許志永的行為何以危害社會秩序,新公民運動一向手法溫和,表達訴求時也不曾引起動亂。律師張慶方轉述許志永的話指出,「中國法治的最後一點尊嚴今天被破壞殆盡。」

許志永認為此事件的發生,是一個國家邁向民主自由之路必嚐的代價,陳詞中提及,「這是我們公民群體的責任。在一個遍地屈膝的臣民社會,總要有人率先站起來,總要有人為社會進步面對風險承受代價。」

審判期間,許志永寫下長達萬字的陳詞,其中回顧了3年中他所推動的「教育平權」與「官員財產公示」細節,與對中國未來政治改革的期許。許志永的陳詞中如是說:

「10年了,因為選擇站在無權無勢者一邊,我們見證了太多的不公不義,太多的苦難不幸,可我們依然懷著一顆光明的心,理性建設性推動國家進步。提出問題就要找到解決問題的辦法,反對,是為了建設,因為我們是新時代的公民,對國家負責任的公民,我們愛中國。」

推薦閱讀: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