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旬瑞士籍修女為台東偏鄉奉獻50年,如今卻不想麻煩台灣人...

8旬瑞士籍修女為台東偏鄉奉獻50年,如今卻不想麻煩台灣人...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葛修女一生幫助台灣人,不求回報,無私的愛,令人感佩,她的臉上總有一抹微笑,但往後恐怕在台灣看不到了。謝謝您,葛修女。

瑞士籍修女葛玉霞在台東偏鄉奉獻50年,她自覺年邁,無力再服務台灣人,決定回到家鄉,15日下午她搭班機返回瑞士,不少民眾趕來送機,擁抱道別,感謝她為台灣奉獻的一切。

《蘋果》刊出天主教友盧俊義的一篇投書中表示:「葛玉霞修女(Marie-Therese Felder)終於要在6月15日(昨天)回她的祖國瑞士去了。」葛修女是在1965年來到台灣(迄今已50年),受過特殊醫藥訓練的她,把一生都奉獻給台東偏鄉醫療,今年已經82歲的葛修女,在去年下了一個重要決定:「返回瑞士去過晚年」。很多病人和東部的居民問她為什麼不留在台灣?她說:「我不想麻煩你們。我要回瑞士去…」。

盧俊義寫下, 1985年當馬偕醫院在台東市設立分院時,這些修女決定:做台灣人不喜歡做的事—─照顧貧窮的植物病人。

就這樣,葛修女換到成功的小診所去為當地的病人服務,特別是阿美族年老的病人,她不是等他們來小診所,只要她知道有病人無法來,她就騎著摩托車去訪視這些年老的病人,一直到有一年,因為騎摩托車被人撞倒導致肩胛骨折斷,雖經過開刀手術,卻無法繼續騎著摩托車到各村落去服務病人。

但她卻堅持用走的方式去探望這些年老無人照顧的病人。她說:「我要感謝這些老 人,還願意讓我去探望她們。」

Photo Credit: 聯合影音 截圖

Photo Credit: 聯合影音 截圖

聯合報導,台東成功鎮民鍾慧君說,16年前,她的女兒中耳炎半夜發作,當時全鎮沒有夜間急診,只能抱著女兒到聖十字架慈愛修女會求助,葛玉霞二話不說馬上和已故的布素曼修女起身看診,終讓女兒可以平靜入睡,女兒長大後,還為葛修女寫了一首歌曲「白蝴蝶」,描述她騎機車時白頭巾迎風飛舞的樣子。

15日下午,廿幾位民眾聚集小港機場,有的人不認識葛修女,卻特地趕來,都是感念她對台灣的付出,因為大家知道,葛修女回瑞士後,可能不會回台灣了。

「葛修女身體不好,擔心她久坐小腿會水腫」,盧俊義牧師和教友集資幫她買了商務艙機票,希望她在飛機上,躺著能舒服一點;盧俊義表示,「這是台灣人唯一能替她做的」。

「謝謝台灣人願意讓我照顧,我真的很愛台灣」,葛修女眼眶泛紅地說,可惜她老了,不然真的很想留在台灣,她回瑞士後,有一群年輕的護理人員可以照顧她。話一說完,有民眾拿著花向她道謝,互相擁抱道別。

葛修女一生幫助台灣人,不求回報,無私的愛,令人感佩,她的臉上總有一抹微笑,但往後恐怕在台灣看不到了。謝謝您,葛修女。

葛玉霞是第五屆醫療奉獻獎得主,根據厚生基金會網站列出的葛玉霞專訪節錄如下:

斜風驟雨中,六十餘歲的她仍披著雨衣出門,奔馳在山海交會間,到處探視病患,為他們做居家處理,三十年如一日。她說,那天騎不動摩托車,她還是會選擇陪著這裡乏人照顧的病患,慢慢老去……。

每天午後,台東與花蓮的濱海公路上,經常可以看到一個頭纏白頭巾的女騎士,呼嘯而過,朋友戲稱她是台東最年長的「飆車族」。

61歲,臨退休的年紀了,她卻還騎著摩托車東奔西跑,誰聽了都覺得難以置信。台東關山天主教聖十字架修女會院派駐在台東縣成功鎮的修女葛玉霞,每天下午三點不到,就得戴上安全帽、載著滿車裝備,全副武裝地跨機車,趕赴每一個正等待她造訪的病患家中,為他們提供居家護理服務。多年來,擔任葛玉霞「傳真機」的翻譯、也是原住民的田金玉說,為了不耽擱病患的需求,葛玉霞幾乎風雨無阻,從不間斷探視病患的腳步。

葛玉霞說,成功鎮像瑞士一樣,有山、也有湖還大上好多的海,更重要的是,那一分濃得不化開的人情味;有一天,她老,騎不動摩托車時,她希望回到關山的療養院,不用出門,但在療養院童,照料、陪伴院內病患,她恬淡的心靈就能得到滿足,就像南丁格爾手上的那支燭火般,在燃盡前要釋放所有的光芒。

相關文章:

葛修女在台灣寫下她的故事(蘋果)
「不想變成台灣人的負擔」 8旬葛修女返鄉(自由)
8旬修女回瑞士:「我老了,不想成台灣負擔」(蘋果)
我老了,不想成台灣負擔…8旬葛修女回瑞士(聯合)

如果您認同TNL的選文標準,歡迎在這裡推薦您認為「應該」要報導的新聞給我們。

Photo Credit: 台灣公益組織教育基金會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