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瑞典,生活就是一種學習,而台灣的教育有給我們足夠的「生活學分」嗎?

在瑞典,生活就是一種學習,而台灣的教育有給我們足夠的「生活學分」嗎?
Photo Credit: Corbi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生活這兩個字如此簡單,但在台灣,我們在大學之前毫無概念,而畢業後馬上投入職場,更無法擁有緩慢的生活步調。以我自己跟大部分友人的經驗來看,我們從小就被賦予高壓的生活,多半時候為了要應付一改再改的教育體制,犧牲了大部份的年少時光;我們必須不斷的補習與唸書,而現今的中學生們更慘,還要為了升學去參加林林總總不切實際的活動。

時間拉回到2013年的秋天,我正在一間瑞典的知名大學當交換學生,同時期一些同學們也在世界不同的國家進行交流,短時間,我的Facebook塗鴉牆上充滿著不同異國情調的生活剪影。

這樣的貼文(當然包括我自己的)不外乎跟朋友一起下廚、或是在草地上野餐、晚上到一間當地的酒吧喝便宜的啤酒深談,甚至是去逛大賣場等等這樣細瑣的生活片段,但這樣的貼文往往吸引很多人的點讚留言,好似多麼特別。後來我發現,這些的生活印記之所以讓在台灣的人們如此興致盎然,或許是因為在台灣的我們不懂得停下來好好生活。

生活這兩個字如此簡單,但在台灣,我們在大學之前毫無概念,而畢業後馬上投入職場,更無法擁有緩慢的生活步調。以我自己跟大部分友人的經驗來看,我們從小就被賦予高壓的生活,多半時候為了要應付一改再改的教育體制,犧牲了大部份的年少時光;我們必須不斷的補習與唸書,而現今的中學生們更慘,還要為了升學去參加林林總總不切實際的活動。

過長的上課時間,下了課還要奔波於圖書館及補習班之間,我們從未停下腳步去觀察生活,這在往後造成了不小的隱憂。最直接的是,我們沒有時間去思考未來,也沒有時間去探索我們真正有興趣的事物,以至於到了大學入學考試後,學生才赫然發現,教育當局命令我們必須用短短的時間,做出攸關整個未來的選擇,並做好所有繁瑣的資料準備。

如此一來造成很多學生都習慣用現有的排名去選校跟選系,更鞏固了整體排名的僵化;而當我們進入大學之後,突然間卸下中學時代的重壓變得相對自由,而又有不同以往的社團活動可供我們加入,如此急遽的轉變讓學生需要花時間好好適應。

Photo Credit: Corbis/達志影像

Photo Credit: Corbis/達志影像

然而,因為過去缺乏生活教育,很多學生的生活自我管理也面臨一些問題,例如翹課或是時間安排衝突等,如此一環扣著一環,這都是台灣人生活學分不足的影響。因為現今的資訊流通快速、媒體琳琅滿目,沒有急迫的升學壓力之下,大部份的大學生能慢慢培養生活的能力,這裡的生活能力指的並非吃飽上學騎腳踏車而已,而是全面性的、對於生活與社會的查照,並對不同的議題發展出獨立的看法。

我認為這樣的能力是生活學分的核心,也是社會慢慢改變的推動力。因為有對生活的觀察,我們得以用不同的角度檢視過去視為理所當然的事情,或是對於社會上的不公不義採取我們的行動,去年的學運就是一種體現。

然而,目前的生活教育在台灣卻不夠徹底,甚至可以說才剛起步而已。可惜的是,很多大學學生在該時期盡情地享受生活、也發展出對社會的同理心,卻在進入職場之後,被高壓的生活再次消磨殆盡。

既然我們必須加班到深夜,我們又怎麼會有時間跟朋友見個面好好聊個天?而就算見面了,誰都不想要再提一些嚴肅卻重要的話題,而是淪為八卦自拍打卡上傳,是不是呢?我們一再複製上一代的生活方式,我們努力工作、甚至太努力工作了,而再度遺忘了重要的生活學分,開始去追逐主流意識中的成功。

生活可以是一種選擇,我想要藉此分享在這一方面我對瑞典的觀察,因為對比起台灣大眾的工作與生活習慣,遠在北歐的瑞典可說是有著天差地別的生活文化。如同我上一篇文章所說,瑞典文化非常重視家庭生活,培養孩子的生活能力與哲學,對很多瑞典爸媽來說是最重要的事。

Photo Credit: Corbis/達志影像

Photo Credit: Corbis/達志影像

學業成績固然是重要的,但卻不應該成為孩子成長過程中單一的評量指標,生活中的細節與對美感的培養,或許對於升學沒有絕對的關聯,卻擁有短期成績無法相比的長期影響。瑞典人對其他文化的高包容度,就是來自於成長過程中不斷接觸的差異性。因為沒有太沈重的主流意識,對不同的語言、種族就能溫柔地包容;對於生活美感的堅持,讓瑞典的設計簡單卻令人激賞,也創造出聞名全球的家居產業。

最重要的,很多人錯以為長工時低待遇就是一種競爭力的表現,相比瑞典的基本工時8小時(前陣子哥德堡甚至嘗試將法定工時減少為每日6小時)、鮮少有人會留下來加班,但瑞典卻是全世界最有創造力跟競爭力的國家之一。

「你小時候放學都在幹嘛?」我坐在窗邊兩隻腳晃啊晃,問在旁邊除草跟做木工的瑞典朋友們。「跟同學踢足球出去玩、跟奶奶一起做菜烤派,冬天到了就要跟爸爸一起剷雪,春天有時需要修復籬笆或是重新上油漆。」我的瑞典友人頭也不抬地說著。

「那你怎麼會有時間唸書?」我很納悶他們的爸媽都不管孩子的課業成績嗎?「不會啊,我們還是有作業,但在高中以前比較少,通常是很靈活的練習,一下子就可以做完了。我的父母幾乎不會過問我的學業,包括我大學想念什麼,他們也只是提供意見,從不左右我的決定。」

Photo Credit: Corbis/達志影像

Photo Credit: Corbis/達志影像

另外一個朋友補充「為什麼父母需要擔心這些呢?生活中還有太多美好的事物我想去嘗試了,一直坐在房子裡唸書多沈悶,我爸媽絕對不想要我這麼做!」這下換我啞口無語,我所習慣的成長背景、唸書與補習,充其量不過是一種生活樣貌的選擇;然而在我們小時候,這個選擇卻是由父母跟師長幫我們決定,讓我們以為這是常態是唯一的選項,卻顯示出台灣社會同質性高、追求眾人眼中的常規模式,而忽略了個體性的不同需求。

沒有體認到自身的需求,我們就無法擁有同理心去照顧別人的需求,而很多時候社會少了這樣的體諒及活力,造成創新能力停滯不前。我並不是說教導小朋友會烹飪木工就能帶領社會進步,然而,生活中不同的嘗試能夠帶給我們不同的啟發,很多創新的點子就是由此而來。

「創新來自於需求,科技來自於人性」,例如像SoundCloud的兩位瑞典籍創辦人,憑著自己對音樂的專業跟喜愛,有感當時缺少可以分享音樂創作的平台,進而創造出簡單操作、讓創作者能跟聽眾直接互動的SoundCloud。不止這些閃閃發亮的創業,包括普及的性別友善廁所、公車上方便輪椅族跟嬰兒車的設計,甚至是能夠偵測車流以變換燈號的紅綠燈,都是來自瑞典人對生活的細膩觀察。

包容力、創造力及對於生活的堅持,一個文化的溫度就是這些細節堆積而成,有時候慢下腳步試著用溫和批判的眼神,去審視生活中的細節,良者加以維持,不良者思索改變,但那一顆撲通撲通熱情的心,可千萬不要被主流的刻板印象給磨去稜角了!

責任編輯:孫珞軒
核稿編輯:楊士範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