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不要放棄!酒癮戒治是長期抗戰,再喝不代表努力全都白費

請不要放棄!酒癮戒治是長期抗戰,再喝不代表努力全都白費
Photo Credit: Imagens Evangélicas @ Flickr CC By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其實酒癮戒治本來就是長期抗戰,總須戒戒喝喝、退一步進兩步,逐漸拉長清醒時間,才能往完全戒除的目標走去。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台中大坑山區道路旁發現兩具中老年屍體,本來以為是離奇命案,警方調查後發現,原來是憂鬱老父親長期對酗酒的中年兒子不滿與失望,於是將其帶往山區殺死後自殺。新聞說,中年兒子有酒癮,經常酒後鬧事、隨地大小便或者酒駕,曾經送往醫院戒治,但回來後依舊醉茫茫度日,有憂鬱症的老父越來越看不下去,老早暗藏尖刀,要找機會下手。

台灣的酒癮問題非常嚴重,但酒癮戒治並未獲得等量重視。幾個月前,南部也有一位大學男生,因為看不慣酒癮父親長期酒後對母親施暴,趁著父親酒醉將其砍死。子弒父,父殺子,兇手都是江洋大盜嗎?當然不是,他們都是為了親人的酗酒問題心力交瘁、不知如何是好的一般人。

酒癮問題更表現在酒駕肇事上頭,台灣這兩年將酒駕刑罰提高,有效降低了酒駕傷亡,但很快地,這樣的下降曲線就會停駐,為什麼?因為酒駕累犯當中,至少有三成是酒癮患者,他們一想到、聞到杯中物,就會把嚴刑峻罰拋諸腦後。

新聞中的中年酒癮兒子有到醫院戒酒,但回來後又再酗酒,讓老父失望,其實酒癮戒治本來就是長期抗戰,總須戒戒喝喝、退一步進兩步,逐漸拉長清醒時間,才能往完全戒除的目標走去。

酒癮者經由門診或住院停掉喝酒習慣以後,九成都會再喝,但再喝不代表先前所做的努力全都白費,只要維持清醒的時間,一次比一次長久,就算有了成效。然而臨床上經常可見家屬一見酒癮者再次飲酒,便認定當事人自暴自棄,而跟著心灰意冷。

Photo Credit:  Imagens Evangélicas @ Flickr CC By 2.0

Photo Credit: Imagens Evangélicas @ Flickr CC By 2.0

酒癮是一種行為疾病,要戒除酒癮,意志力當然很重要,但持續接受專業協助也不可或缺。酒癮跟毒癮,家屬的期待不一樣,毒癮者的社交職業表現通常一蹋糊塗,但酒癮者不喝酒時,看起來與一般人無異,好像還有自制力,如果一再酗酒,家屬總認定當事人刻意不戒酒。

酒癮戒治分成兩個階段,一個是急性戒酒期,大約一到兩周,度過戒斷症狀以後,再來就是長遠的復健期。急性戒酒不難,住進醫院沒酒喝自然停掉,但困難的是回到家裡以後,怎麼保持不碰酒。

要維持清醒不喝酒,方法很多,但幾乎沒有一套放諸四海皆準的治療模式,這是酒癮戒治最困難的地方。個別心理治療、團體治療、認知行為治療、社交技巧訓練,或者家族治療等,都有幫助,但也都有侷限。於是戒酒匿名會等自助團體因運而生,靠著同樣有酒癮問題的同儕相互打氣支持,一起朝向戒酒之路邁進。

目前國內也有一些治療式社區或戒酒村,可以住進裡頭,與酒精隔絕,問題是出來以後呢?酒跟毒不一樣,酒隨處可拿,這是戒酒的重大挑戰。

台灣的酒癮防治這些年已有長足進步,但目前對於酒癮的心理社會治療著力還不夠,值得公衛與醫療單位繼續努力。

本文經作者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沈政男臉書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楊士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