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崩式斷交、「台獨威脅和平論」與課綱爭議:三則新聞看台灣社會問題的根源

雪崩式斷交、「台獨威脅和平論」與課綱爭議:三則新聞看台灣社會問題的根源
Photo Credit:臺左維新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當前在台灣討論獨立運動,不但要面對中國國民黨執政後的威權復辟,以及包括貧富差距、環境與人權等種種社會問題,還有中國與跨海峽政商資本聯盟的入侵。所以,我們不但要解決政治制度與社會文化的問題,還有經濟與階級問題要處理,同時更要堅持民主、自由與平等的價值,以走向凝聚政治共同體的建國道路。

因此長期以來,中國不但積極「防獨」,更加強各種「促統」作為;而整個統戰策略就在不放棄以武力解決「台灣問題」的前提下,企圖達到「以商逼政」與「以經促統」的目的,手段上有硬的一手,也有軟的一手。

統戰宣傳甚至可以做到「入島、入戶、入心」。最可怕的是,中華民國的憲政架構下,正好跟中華人民共和國一樣共同遵守著「一個中國」的原則,並在所謂兩岸的架構下展開一系列意在鞏固兩岸「內國化」的談判與協議,不但弱化台灣主體性,更為了日後讓台灣被中國「統一/併吞」鋪路。

上述的分析,隨著2000年於台灣國內選舉失利後的中國國民黨開始與中國共產黨進行密集接觸而實現且日益明顯。2008年馬英九代表國民黨取得總統大位之後,國共兩黨在所謂「九二共識」的「一中」下開啟了一連串的親中、甚至是傾中的政策。

同時,也由於中國崛起的經濟市場以及背後廣大的人力、資源與內需市場,在國共密切交流下產生了一批批遊走於中國與台灣的權貴資本家,這種受惠於國共兩黨恩庇的大型企業與大資本家與政客結合形成了跨海峽政商聯盟,不但可以利用資源影響台灣的政局,更在中國與台灣兩地直接與間接地剝削與壓榨兩地的勞工。

當代的中國不但早就偏離了社會主義關心平等的思想初衷,更成為資本主義的代言人,並透過國民黨與權貴資本家對台灣在「民族」與「階級」兩層面形成類似帝國主義式的雙重壓迫。所以在2012年「反媒體壟斷(反旺中)」運動、以及去年的頂新集團所引發的食安風暴,這些財團背後都可以看到紅色中國的身影。

甚至在因「反服貿」而出現的「318運動」的與今年3月的「反亞投行」,都是台灣公民運動直接對國民黨親中政策的反對與抗拒,或者看成是對中國侵略的抵抗。也因此,這種「中國-國民黨-中華民國」的政治結構加上跨海峽權貴資本家,使台灣的種種社會不正義、包括任何議題的抗爭,背後幾乎都是指向這個龐大的利益結構。

所以,今天台灣的台獨運動與左翼運動無可避免地開始匯流,甚至近年成立的台獨團體也幾乎都站在「左獨」的意識型態上,正好反映了這個結構正壓迫台灣自主性的事實。

反亞投行抗議。Photo Credit:臺左維新

反亞投行抗議。Photo Credit:臺左維新

如何走向共同體的想像:從公民民族主義出發

去(2014)年年初,馬政府教育部設立檢核小組,以進行「錯字勘誤、內容補正及符合憲法之檢核」為由」名義「微調」高中社會科課綱,此舉不但引發外界質疑黑箱作業、不符合程序正義,還被認為是再度強化舊有以中國為中心的史觀。

雖然此次「微調」引起社會各界的輿論反彈,更被法院判決在程序上違法,但教育部吳思華表示仍會於今年8月開始使用,強行推動「微調」課綱的態度與作為不但遭到民間團體與學生的抗議,更有多達上百所高中職對此自主發起「反黑箱微調課綱」行動。

馬政府做事情會出現黑箱好像也不是新鮮事,不管是服貿還是亞投行,都被爆料出有黑箱及程序問題,結果高中「課綱微調」似乎也是如此。當然,我們本來就應該要堅持程序正義,當如果程序一切都合法、公開,那是否政府的一切作為或命令我們就應該要全盤接受呢?甚至,如果所謂合法的「法」指的是「中華民國憲法」,那我們是不是就沒有置喙的空間了呢?課綱爭議案暴露出的正是這個問題。

馬政府教育部的「微調」內容中更強調了中國史觀,其實相當符合中華民國憲法中的中國思維以及中華民國統治台灣的正當性,如果你站在中華民國的立場,其實這一切相當合理也合「法」。在這個爭議中,所謂課綱「微調」的字數多寡與比例根本不是重點,重點是身為一個台灣人,你要給孩子什麼樣的教育內容?

在分析課綱爭議問題前,可能要先討論民族主義這個概念。民族主義的推展最後常常無可避免就是國家的建立,在理論上又可以分為「原生論」與「建構論」兩個角度:前者強調民族在先天上所共享的本質,例如語言與文化;而後者認為民族與認同是透過建構的過程而在後天所形塑出來的,學者班納迪克.安德森的《想像的共同體》便是持此觀點。

教育正是建構共同體想像的一種方式,或許也是最有效的方式,課綱也是因為教育可以形塑政治共同體的記憶而被視為是較具爭議的議題。中華民國以往的教育,正是透過在「國文」科中獨尊中文,在社會科中則是以中國史地為主軸,以強化中華民國為中國法統與統治台灣的正當性,更藉此培養台灣人的「中國」認同。

Photo Credit:台灣人權促進會

Photo Credit:台灣人權促進會

但身為台灣人,如果我們將中國當成外國,那麼為什麼中國史不是在世界史中呢?如果台灣人將台灣視為是我們的國家,那我們的史地課綱不是應該以台灣為主體出發嗎?南非前大法官奧比‧薩克思曾說過:「一群沒有共同記憶的人不可能組成國家,也不可能孕育出獨特的公民精神。」

台灣是一個移民社會,我們有原住民以及不同時期來自中國與東南亞的移民,在歷史上分別受到西方、日本與中國的統治,那麼台灣的教育與課綱內容就應該忠實反映這段歷史,並且強化台灣人對於多元文化的認識與包容,而不是如同過去國民黨時期獨尊大一統或中國史觀。

台灣既是移民社會,自然族群與文化就相當多元,其民族主義的發展就不可能是如「原生論」中擁有共同血緣或單一文化,而應該要走向強調進步價值下包容不同族群的文化與過去的「公民民族主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