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慈湖到南京中山陵:一個香港人眼中的中華民國

從慈湖到南京中山陵:一個香港人眼中的中華民國
Photo Credit: Hungju Lu flickr CC BY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一九四九年以降的數十載,民國的國魂就這樣的在香港徘徊著,她既不如在臺灣那裡般活生生的存續,又不像在大陸那裡般成了無主弧魂,而卻是如此這般或有或無的在生和死之間遊走。

還清楚記得年少的時候,每逢十月只要探頭窗外便可欣賞一個奇景,先是十一國慶時中資機構紛紛升起五星紅旗,然後是雙十節的時候親台團體在街頭巷尾掛上青天白日滿地紅旗。有些時侯到了雙十的日子,好些五星紅旗還未除下,因而造成了兩片旗海相映成趣的畫面。

那時的港英政府才不管人們揮什麼旗唱什麼歌跳什麼舞,只要兩邊的人乖乖的,不要像一九五六年國共兩黨的支持者在港衝突而釀成騷亂就好。一九九七年回歸後,法例雖沒有禁止青天白日滿地紅旗,但親台團體也自覺的不在公開場合使用,於是這種奇景便成了絕響。

Photo Credit: James Joel flickr CC BY ND 2.0

Photo Credit: James Joel flickr CC BY ND 2.0

一九四九年以降的數十載,民國的國魂就這樣的在香港徘徊著,她既不如在台灣那裡般活生生的存續,又不像在大陸那裡般成了無主弧魂,而卻是如此這般或有或無的在生和死之間遊走。

今時今日跟年青一輩的香港人提起「中華民國」,他們大都會抓抓頭,問「什麼? 」。然後你跟他說「即是台灣啊!」接著他就會跟你談起台劇呀、台灣電腦遊戲、台灣小吃什麼的。在他們眼中台灣差不多已成了吃喝玩樂的代名詞。

如果跟中年的香港人談及「中華民國」,他們大概會說起跟台灣人打交道的逸事又或對台灣的選舉評頭品足一番。從前,尤其是在港英年代,香港人看台灣選舉時總會抱著一點隔岸觀火甚至看鬧劇的心態,畢竟當年那些抺黑呀,議會打架呀跟那兩顆「神奇子彈」呀,把愛惜安穩日子的香港人嚇怕了。然而台灣這幾年卻垂範了一次又一次高格的總統大選,而與此同時香港的普選則仍前途未卜,今天的香港人再看台灣的選舉時不知會有何感想。

Photo Credit: little*harry flickr CC BY SA 2.0

Photo Credit: little*harry flickr CC BY SA 2.0

只有跟老一輩的香港人說「中華民國」,他們才會想到國共內戰、抗日戰爭跟蔣宋兩家等的故事。他們或他們的父母親身承受了那大時代的衝擊,不少因而南下香港但求苟存性命於亂世,卻又輾轉的在這裡成就了香港夢。上一輩不願多談往事,下一輩則大多對史書望而生厭,就算有意涉獵歷史的亦大多把精神花在更切身的共和國史上。隨著年月的流逝,這一段段可歌可泣的往事不久將被埋沒在史書中的深處,永遠從大部份香港人的記憶中消失。

正是這撫今追昔的衝動驅使我走訪了好幾個民國古蹟,從香港的孫中山紀念館到桃園的慈湖陵寢,再到上海的四行倉庫與及南京的中山陵跟總統府。折戟沉沙中,我隱約看到無數上一代中國人為了回應時代的挑戰而投奔那洪洪歷史旋渦的身影。

其中慈湖陵寢的一景我迄今仍難以忘懷。雖說蔣先生一生功過是非,任憑後世評說,有譽有謗有褒有貶,這尤其不是我這個從未經歷白色恐怖的香港人能夠置評,然則一個曾經轉戰東西,馳騁南北,帶領千萬軍民北伐抗日,在中國最困難的時候挑起最困難的任務的人,離世四十年了,其靈柩卻還是孤獨的停放在一個平凡得難以再平凡的小房間內,縱然亦有後人為其於台北市中心蓋了個銅像,但這仍未免教人有點心酸無言吧。

Photo Credit: kanegen flickr CC BY 2.0

Photo Credit: kanegen flickr CC BY 2.0

物轉星移,今天的大陸亦已陸陸續續的為當年的民國還上一個公道,不久前北京一改以往中共為抗日主力的說法,公開承認國軍於正面戰場上的犧牲與貢獻,而各地的博物館,如上海的中共一中全會舊址或南京的總統府,也開始對上世紀中葉的那場內戰有比較中肯的記敘,不少好像《南京!南京!》般的賣座電影電視劇更以國軍抗日為背景。

無論那些背後是為了統戰也好或純粹是正視歷史也罷,這畢竟為數以百萬計被大時代所吞噬的亡魂奏上了一支安魂曲,也為兩岸和解踏出了一步。

台灣、香港與大陸百多年來在風雲際遇間分別踏上了不同的歷史軌跡,各奔前程。一個多世紀溜走了,驀然回首兩岸三地,一些理想達成了,一些卻落了空,而好一些則至今仍然在苦苦追逐,但若使今天台灣跟香港的民主法治能夠吹遍大陸的話,那豈不是實現了無數上一代人畢生所期盼的社會?至於如何做到,那則是這個時代所拋出的挑戰,有待我們這一代人回應了。

編輯推介影片:調景嶺2.3事

責任編輯:歐嘉俊
核稿編輯:楊士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