才剛進入「青春期」的翠貝卡影展,如何躋身美國前三大影展?

才剛進入「青春期」的翠貝卡影展,如何躋身美國前三大影展?
Photo CreditTribeca Film Festival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翠貝卡的特別,讓這個影展圈的後起之秀在短短十四年間躋身美國前三大重要影展。她到底做了什麼?

全世界的影展何其多,就在六月,海峽那一邊的上海也熱鬧的舉行第十八屆上海電影節。相較於坎城的盛大、威尼斯的歷史悠久,正處在青春期的影展如何能在前輩間殺出一條血路?比起上海電影節因為坐擁神秘(且充滿票房)的中國市場,今年四月在紐約舉辦的翠貝卡影展(Tribeca Film Festival,註)有著許多從根本上的變革,或許更值得我們思考影展對於觀眾和電影工作者的意義。

從紐約觀眾角度出發的策展模式

大多數的影展都是由各式不同的競賽項目組成:敘事長片、紀錄片、短片、動畫、新導演等等,例如坎城影展除了正式競賽長片、非競賽正式觀摩長片、還有特別針對不同視野、風格類型影片的觀摩單元「一種注目」(Un Certain Regard,侯孝賢導演2007年的作品《紅氣球之旅》,便曾是此單元的開幕片,以東方人際關係的角度來勾勒法國家庭生活的樣貌。)

翠貝卡當然也是以類似的分類篩選競賽與影展中的放映作品,趙德胤導演的作品《冰毒》去年就入圍了Viewpoint單元(類似一種注目的選片標準)。但對於一般的觀影大眾,這樣的分類未免有些隱晦而難以理解,於是翠貝卡影展的策展群,使用了兩種交叉的策展方式。除了片種(長片、短片、紀錄片等)、單元(競賽、非競賽)外,也使用了更平鋪直敘的分類方式——「類型分類」,來幫助觀眾找到自己有興趣的影片。

如果你是美式喜劇的愛好者,翠貝卡有專門設計給你的喜劇專區(Comedy);如果看完《玩命關頭7》(Fast and Furious 7)還不夠過癮,翠貝卡也有適合你的動作片專區(Action);如果你是紐約百老匯的舞者,翠貝卡有適合你看的舞蹈專題(Dance);你是五歲孩子的媽,請左轉到闔家觀賞區(Family Friendly);情侶約會?請右轉浪漫喜劇區(Romance Comedy);只是想更當個更道地的紐約客?最受歡迎的New York Session每年都帶領紐約觀眾透過電影,看到這個偉大城市不同的面相,發掘這個城市中不為人知的每一個轉角:紐約的美食、紐約的音樂、紐約的春夏秋冬,以及更重要的,生活在這個城市中的每一個人。

這種從觀眾選擇角度出發的策展方式,讓翠貝卡更容易針對特定的觀眾族群宣傳,成效也相對較佳。

網路時代的市場

影展的使命,特別是對於獨立電影工作者而言,在於提供一個協助其作品展示在觀眾面前的機會。參加影展常是許多獨立電影獲得關注的良機,也因此,影展的運作模式對於電影工作者意味著生死攸關的關鍵。相較於其他歷史悠久的影展,翠貝卡在成立之初便希望能將電影藝術推廣到年輕的觀眾族群中,建立更長遠、永續的群眾關係。

由於這個族群對於網路以及新媒體的關注度,翠貝卡也發展出獨特的「影展發行模式」。不同於日舞西南在影展中擁有影片交易的市場機制,翠貝卡將入選的影片以影展的品牌包裝,和贊助廠商洽談影片的放映合作。除了傳統的電影院線、電視頻道及DVD之外,作為首先張開雙臂擁抱新媒體的影展,翠貝卡也大量幫助參展的獨立電影在各大視頻點播平台(如Netflix、Amazon和iTunes)與有線電視頻道中播放。

這個獨特的機制,除了幫助許多獨立電影工作者有更多發行作品的機會,同時也是翠貝卡認為能夠善用新生代觀眾對於網路的重度依賴,持續引發其對於獨立電影的關注與重視的方式。也透過觀眾的反映,協助新生代的電影工作者更了解觀眾觀影習慣的改變以及對於不同議題的接受度。

拋棄傳統市場展機制、擁抱網路、善用新媒體特性選擇策展主題、以翠貝卡作為品牌包裝入選電影與各式放映平台洽談合作,都是翠貝卡不同於其他影展的獨特之處。正因為翠貝卡的特別,讓這個影展圈的後起之秀在短短十四年間躋身美國前三大重要影展,也是美國電影產業重要的交流平台之一,更成功的發掘並協助多位新秀導演與編劇在人才濟濟的電影圈中站穩腳跟(今年奧斯卡最佳改編劇本——《模仿遊戲》正是2014年Tribeca Sloan Filmmaker Fund的主要贊助項目之一)。

紐約也有文創園區:Spring Studio

除了擁抱新科技所帶來的便利,翠貝卡也使用傳統的方式進行跨界整合——共處一室。Spring Studio在今年正式成為翠貝卡影展的大本營,宗旨就是希望所有來參展的電影人、媒體、科技人都能在同一個環境下彼此交流。這個占地四千坪的空間,除了可以進行影片放映、舉行記者會、頒獎典禮、座談和展覽中心,更是讓許多電影人可以第一手體驗新科技的敘事方式影響力的地方。今年的影展,也特別在Spring Studio設立「虛擬實境」專區,只要美金25元,人人都可以帶上這副眼鏡,進入未知的世界。

影展結束之後,Spring Studio也將成為紐約下城的藝術集散之地,就像矽谷的駭客屋(Hacker House)一樣,Spring Studio 希望能成為下一代世界藝術家的育成之地,小型的演奏會、演唱會、舞蹈表演、藝術品展示都能在此出現,而有興趣的藝術家們,也可以申請Tribeca Film Institute的贊助經費、使用Spring Studio作為拍攝基地(不論靜態或動態作品)、在Spring Studio與觀眾進行互動。

誰知道呢?或許在好萊塢大片廠一面倒向英雄電影的此時,Spring Studio的出現能讓持有不同創作理念的電影人有一個築夢的地方,成為獨立電影的矽谷。

Photo CreditSpring Studios

Spring Studio/Photo CreditSpring Studios

註:九一一與翠貝卡

十五年前,紐約下城受到了九一一攻擊的重創,為了提振當地居民的士氣與找回社區原有的活力,美國知名影星勞勃迪尼洛(Robert De Niro)號召1300位的志工及電影圈內的導演、演員好友們,在極短的時間內完成了影展的前置規劃。十多年來,翠貝卡影展不僅只是每年春天紐約的重要活動,也逐漸成為美國電影圈的年度重點活動之一。

責任編輯:鄒琪
核稿編輯:楊士範

關鍵藝文週報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