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再說煽動了:強化民主風氣,我們應該讓高中生也能成為「學生公民」

別再說煽動了:強化民主風氣,我們應該讓高中生也能成為「學生公民」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自從318學運開始,高中生自發性參政愈來愈頻繁,除了近期的課綱微調外,還有校長遴選、蔣公銅像、學生自治等議題,都透過了一群有想法、有行動力、有熱情的同學成功推動起來,讓社運界出現了一股新的力量。

文:凌心耕

自從318學運開始,高中生自發性參政愈來愈頻繁,除了近期的課綱微調外,還有校長遴選、蔣公銅像、學生自治等議題,都透過了一群有想法、有行動力、有熱情的同學成功推動起來,讓社運界出現了一股新的力量。

而就像現實的台灣社會,這一群「認真」的同學在全國所有高中生中占的終究是少數,這些人之所以能在高中階段就有經營議題的能力與膽識,根據筆者所接觸到的「樣本」而言,都有下列的特徵:1.家庭開放;2.經濟壓力不會太高;3.家中有人有政治背景、學術背景、社運經驗,或因為某些原因有機會接觸到公民社會的概念或議題。

基於這些特徵再加上這些人對社會議題深刻的投入,姑且將他們稱之為「學生政客」(命名出自人渣文本:給「露出世代」的特急件,僅為搭配文中學生公民與順民的四字詞,並不含貶意),若把學生政客做為高中生參政的最高境界,就可以比較出其他不同種類的學生參政,筆者在這裡就簡單地分出兩種相對於學生政客的參政模式-學生公民與學生順民。

學生公民,顧名思義就是在學生參政中擔任運動參與者、資源提供者或少部分運動推動者的角色,與學生政客比較而言,學生公民對於公民社會的認知和社會議題的了解略為不專業,因此有些民主概念發展不完全的學生公民會因為看到推動運動的代價,而轉成學生順民。

學生公民的人脈、社運技術、投入時間、知名度等合理地比學生政客差,但學生公民仍有公民意識,粉專會按讚、討論議題會插個幾句、沒事會看看報紙,但不會有意識或有目的地去為一個運動著想,他們寧願把青春歲月獻給自己所愛的社團活動或課業。

學生順民,簡言之就是不關心社會議題、不參與任何運動的人,他們在某種程度上會厭惡參與社會運動的人,亦或他們覺得政治很複雜、很可怕,所以不想花時間與心思在了解社會議題甚至整個公民社會的概念,但也因此在接觸夠多的議題或運動後,學生順民是有可能轉變成學生公民的。

原作者提供

原作者提供

在台灣整體的社會中,公民力量已經充分發揮出來了,台灣公民與衝鋒陷陣的公民團體或政治人物已經形成了一種無形的協定:一有「不公不義」,大家就會「站出來」,可能是遊行、可能是連署、可能是喊喊口號舉舉標語,不管怎樣,衝鋒陷陣的人一定讓公民們有一個「集氣」的管道:讓一個一個人以個人名義表達理念後,可以用某種方式將這些聲音聚集,進而形成一股鴻大的氣勢。

但是學生政客與學生公民尚未達成這種共識,雖然許多組織(如北區反課綱高校聯盟)皆有意吸收學生公民的力量,但由於方法與形式往往給人一種會要跟議題結婚(註1)的感覺,因此學生公民很少會捧場,而學生政客又會覺得好像學生都沒有人關心議題,殊不知其實是方法用錯了。

以連署而言,竹中就做的很成功,把氣勢充分展現出來,如此一來學生公民也能感受到參與運動的真實感,進而穩定住其擔任公民角色的決心,同時促進學生順民去了解公民社會的概念,甚至讓學生順民能因此轉為初級學生公民,使校園的民主風能更加蓬勃發展。

看了台中場的教育部公聽會之後,除了有機會看到許多有名的學生政客砲轟部長,我更在意的是坐在他們旁邊的同學們,一個個都穿著制服,那時我心裡想著:「如果能叫他們全部穿件黑衣該有多好,不然簡單舉個標語也行,總該拍到那種反對的決心吧。」因此寫了這篇文章,希望全台各地積極推動議題的學生們能為那些沈默的多數鋪一條路,讓他們好參與。

註1:結婚是一種高程度投入於運動的比喻,好像為了運動奉獻大好的人生歲月似的(實質上也差不多)。

本文獲舉手發言授權刊登,原文於此

Photo Credit: 北區反課綱高校聯盟

責任編輯:孫珞軒
核稿編輯:楊士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