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中走過的路都是有用的:誰知道做過演唱會和去法國交換,對去外商工作有幫助?

人生中走過的路都是有用的:誰知道做過演唱會和去法國交換,對去外商工作有幫助?
Photo Credit: Elsie Lin @ Flickr CC By SA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有時候一些看似不起眼、沒有任何相關性的經歷,或許在未來的路上,能讓人變得特別而突出,那些走過的步伐,總能印下一些痕跡。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最近一位朋友K,離開了音樂展演產業,轉換跑道進入快速消費品(FMCG)產業,很多人對於她順暢的轉換這兩個根本八竿子打不著的工作感到驚訝。

K從過去念MBA時,論文就已經專注在音樂展演產業的相關研究了,後來也順利的進入了相關產業。幾年之後希望能呼吸另一個領域的空氣,而開始面試其他工作,她最常被問到的題目,就是為何工作經驗都集中在音樂展演產業,幾次下來,K自己也擔心演唱會工作的背景,會讓她在轉換跑道時遇到困難,或難以證明自己在其他領域可以運用的能力。

不過這次的工作機會卻意外的在面試後快速收到回覆,對於這樣意想不到的結果,K細細推敲之後,發現面試她的主管是研究所的學姐,超喜歡看演唱會而且和K一樣,大學也曾到法國當交換學生。某種程度上或許這樣不經意的巧合就成了她們之間的連結,而K過去在音樂展演產業的工作經驗、以及能力,對於其他公司或主管而言可能比較難有想像與延展性,卻因為面試她的學姐熱愛演唱會,而可能有更多了解。

「誰知道做過演唱會和去法國交換,對去外商工作也會有用啊?我突然覺得,果然人生中走過的路都是有用的。」K這麼一說,讓我想起許多朋友在所謂名校光環下,總被設想了一條符合社會正軌的康莊大道,然而當他們決定偏離並走往另一條不被期待的路時,總會面臨這樣的問號:這在未來有用嗎?

學生時代總被視為最自由的一段時期,但之前一位朋友C,她就讀台大經濟系快要畢業時,周圍朋友都開始找各種金融財務的相關實習或當家教賺錢,當時的她卻選擇去當志工,陪伴弱勢家庭的小孩念書,但其他人的選擇也讓她有些懷疑自己,相同的時間是不是應該去找一些大公司的實習,為未來鋪路。

記得我當時告訴她,如果這件事情對她來說是有意義而且快樂的事情,那為什麼不去做?而且在當志工的過程中,除了幫助別人之外,同時也是讓自己從另一角度思考,甚至還會認識一些平常無法接觸到的人們,說不定會有出乎意料之外的火花。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考證照、實習、同領域的工作經驗與相關進修等等,這些具有直接性且連結性強的累積,在工作與職涯上,確實要比許多非直接性的經驗要來得有明確的想像與運用,甚至具有能力的即戰性。然而也是因為那些其他好像八竿子打不著的各種經驗,也讓一個人變得更加有趣,而增加了更多的可能性。

我從小就是一個喜歡參加各種活動也擁有很廣泛興趣的人,大學的時候我除了選了一些其他科系的課外,也在課餘時間參加了很多活動,玩管樂、參加劇場、當志工、主持廣播節目等等,連實習都選了電視節目製作,還得經過教授的同意,因為這和我主修的新聞並沒有直接性的連結。

當時就是單純的抱持著因為喜歡,所以不想輕易放棄,我從沒想過這些能對我的職業發展有什麼幫助,單純是因為有興趣,而且和這些不同特性的朋友在一起感覺快樂而一頭栽入。

然而來到印度並開始當了駐外記者之後,我才發現這些都是我不可或缺的資產,我因為劇場而知道更多燈光知識,因為主持廣播節目而了解一些錄音工程,也因為這些各式各樣的活動,讓我認識了好多不一樣的人,無論是什麼方面的問題我都能找到對的人幫忙,更可以在很多話題上延伸出去討論。我一直相信這些對我的思考、邏輯以及寫作上有非常大的幫助,可是這些「好處」或是「用途」都不是我在當時曾經思考過的。

K在演唱會的工作,無論是提案、創意、廠商與藝人的連繫溝通、危機處理以及現場掌控等等,在許多的產業都有應用的空間,也因為她過去所在的領域,讓她與應徵同一份工作的面試者相較起來,有非常不同的特質。某種程度可能成為她的劣勢,但也可能是她獨一無二的優勢,因為她所接觸到的人、經手過的案子、運用的能力方式乃至於思考模式,都能夠為她新的這份工作帶來其他的可能性。

有時候一些看似不起眼、沒有任何相關性的經歷,或許在未來的路上,能讓人變得特別而突出,那些走過的步伐,總能印下一些痕跡。我特別喜歡K說的那句話,「我突然覺得,果然人生中走過的路都是有用的。」而K的例子也讓我覺得,我們經常因為累積了太多同一個領域的經驗,而侷限了自己往其他方向前進的可能性,但其實這並不這麼絕對,是吧?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楊士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