達賴哥哥回憶錄:最大錯誤是錯信中情局 爭取自由之路永不止

達賴哥哥回憶錄:最大錯誤是錯信中情局 爭取自由之路永不止
Photo Credit: archer10CC By SA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嘉樂頓珠看來,這許多年的周旋,西藏流亡政府不斷被出賣,由華盛頓、台北到新德里,而最大的錯是信任中情局,為西藏流亡政府和北京之間,製造了不必要的敵意和衝突。

達賴喇嘛的哥哥嘉樂頓珠在4月出版回憶錄The Noodle Maker of Kalimpong——The Untold Story of My Struggle for Tibet。這位87歲老人在書中敍述了西藏流亡政府周旋於中共、美國、印度、台灣等多個政府的歷程。那是一份痛苦的回憶,因為當中看到西藏流亡政府不斷被出賣,而他認為,最大的錯誤是跟美國中情局合作,因為此舉無助解決西藏問題,反而激怒了中共。

Photo Credit: amazon

Photo Credit: amazon

這書有另一個作者——《毛澤東私人醫生回憶錄》英文版的助理編輯石文安(Anne F. Thurston),多維新聞指,這令「外界對內容的矛盾性與可靠性評價不一」,英國老牌雜誌The Spectator則引述石文安說,這本書有如電影《羅生門》;為同一件事提供了不同人的角度和敍述。

華爾街日報形容,這部回憶錄是一個「西藏流亡政府如何一次又一次失卻同中共對話機會的目錄冊」;不是遭美國中情局破壞,就是被印度情報人員或英國軍情六處打亂,以至達賴喇嘛始終未能返回西藏。

嘉樂頓珠於1950年中共解放軍進入西藏時,得到美國中情局的幫助,逃到印度,及後中情局又組織營救計劃,把達賴喇嘛送出西藏。嘉樂頓珠指出,他從未主動要求中情局幫手,而是對方不斷向他招手。

流亡印度的藏人。Photo Credit:AP/達志影像

流亡印度的藏人。Photo Credit:AP/達志影像

而除了美國之外,當年的蘇聯亦想插手。借印度外交官的引見,向嘉樂頓珠透露,美國並不是真心幫助,而且在波蘭與中共秘密會談,中共更提出要美國切斷同台灣的關係,以及停止援助達賴。蘇聯的目的是游說西藏流亡政府靠攏,又說會為流亡的西藏人提供軍事戰鬥訓練。不過,蘇聯的建議遭到拒絕,原因是蘇聯不願意在聯合國就西藏問題表決的議案上,與北京站在對立面。

毛澤東逝世及文化大革命結束後,嘉樂頓珠已與一位漢族女子結婚,並住在香港,當時在鄧小平領導下,西藏似乎迎來寬鬆期,也有中間人為北京與西藏流亡政府拉線,嘉樂頓珠在得到達賴的同意下,前往北京與領導人見面。他在回憶錄中寫下了4度訪問北京,見鄧小平、習仲勳等領導人的情形,也記錄了與蔣介石和第一任印度總理尼赫魯打交道。

然而,多年的走訪、跟多個政府打交道,並沒有為西藏問題帶來實質改善,由鄧小平一開始提出「除了(西藏)獨立,一切都可以商量」,到胡耀邦提出的5個條件(包括要達賴喇嘛長居北京),見證了雙方分歧之大,及後中共政局緊張,談判之門逐漸關上。

1983年,嘉樂頓珠厭倦了作為信使的生涯,辭去西藏流亡政府的所有職務。他走後的3年間,流亡政府斷斷續續也有派代表跟中共接觸,但都是徒勞,嘉樂頓珠被認為是談判的最合適人選,於是他於1987年又再度出訪北京。不過,他「出山」的時機不利,當時西藏爆發大規模抗議,北京政府認定西藏流亡政府搞煽動。

1989年六四事件爆發,達賴喇嘛譴責中共,及後更獲頒諾貝爾和平獎,雙方也愈走愈遠。1994年發生班禪轉世事件,達賴認定的6歲班禪轉世靈童失蹤,北京宣布另一人為轉世班禪,並持續攻擊達賴,雙方關係破裂。

在嘉樂頓珠看來,這許多年的周旋,西藏流亡政府不斷被出賣,由華盛頓、台北到新德里,而最大的錯是信任中情局,他認為由始至終,美國都不是真心為西藏前途打算,其唯一目的是搞跨中共,但結果卻是犧牲了流亡政府同北京真誠談判的機會。

「我認為西藏人民應多花功夫去認識中國,否則我們只會一直惹麻煩,以往我們就犯了這個錯誤,製造了不必要的衝突和敵意。⋯⋯然而,無論如何,西藏人已展開了爭取自由獨立之路,這掙扎將持續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