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展技職淪為空談?國立科大招生「內含」高中生,高職生遭排擠...

發展技職淪為空談?國立科大招生「內含」高中生,高職生遭排擠...
Photo Credit: Ianbu CC BY SA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高職學校本來就是弱勢的一群,「即使知道這件事,也只能在個群的相關會議提,只是提也沒用,消息被擋掉了、沉默了。」

教育部開放技專校院名額給高中生,往年以「外加」形式,不影響高職生的權益,不過,104學年度起,土木、建築等科系招生名額改以「內含」方式釋放大量名額給高中生,包括指標學校國立台灣科大、國立台北科大以及其他國立科大在內,因壓迫到高職生的升學權益,引起家長強烈不滿。

自由報導,先前教育部僅容許技專校院招收高中生上限為10%,且名額須外加,以免影響高職生就學,但教育部今年卻核准技專校院把土木、建築、化工、護理及農業五個群類的高職招生名額也挪出部分招收高中生。

甚至招生率百分之百的台灣科大、台北科大建築、化工等類科,也都削減高職名額改招高中生,因而引發高職及家長強烈反彈。

以技職龍頭學校台科大、北科大為例,兩校104學年度起土木建築、化工群高中生招生名額將增加61人。另外,104學年十四所國立科大招收高中生名額將達2256名,比去年增加349名,增幅達18.3%,排擠到原本可上國立科大就讀的高職生。

北市大安高工一位老師表示,國家鼓勵技職教育,卻又不保障高職生的就學權益,根本自相矛盾;松山工農化工科主任傅芳馨說:「內含方式讓本來可以上台科大、北科大的高職優秀學生,被擠到雲科大、虎尾科大等校,而原本可進這些學校的學生再被往下擠,或只能到私立學校。」高職學校本來就是弱勢的一群,人數相對少,苦無發言舞台,「即使知道這件事,也只能在個群的相關會議提,只是提也沒用,消息被擋掉了、沉默了。」

苦勞網報導,104學年度較103學年度國立科大招收高職生名額,包含甄選入學及登記分發管道,共計減少405名,若加計一般國立大學減少42名,總計減少447名國立大學招生名額,減幅約3%。對於原本高職生升學國立大學之名額及比例就較低,實是一大衝擊。

尤其以今年統測共136,340人報考,國立科大招收高職生名額僅13,286名,應是歷史新低,跌破10%,即使加計一般國立大學1724名,總計15,010名,比例也僅11%,相較於高中生升學國立大學恐已近四成,實有天壤之別!以這樣大差異的升學管道,要讓人相信技職教育受重視,實難理解。

另外,今年四技二專統一入學測驗,英文科加考非選擇題,但因答案卷設計不當,造成有近萬名考生受影響而被不當扣分,相較於國中會考英聽提早收卷事件受影響人數僅百餘人,技專校院入學測驗中心(以下簡稱統測中心)卻遲不補救也不道歉。

加上國文科第26題題幹錯誤應送分、機械群專業科目二第1題CNS國家標準根本沒有這樣的規範…等試題多所爭議,統測中心更正答案後仍多爭議,卻未見其專業說明,多年來皆是如此,全中教透過管道向該中心反映,卻傲慢地回覆不要傷害技職教育,令人無法接受,到底誰在傷害技職教育?

相關影音報導:

自由報導,教育部技職司司長李彥儀則表示,受少子化影響,上述幾個科群的高職生生源不足,以土木、建築及化工為例,各技專校院招生總名額是七千個,但相對應的高職畢業生只有四千人,護理和農業的高職畢業生人數亦不足,因此教育部才會同意技專校院這幾個科群可以招高中生。

台北市高職學生家長聯合會榮譽總會長詹嘉宗表示,雖然政府要求國中端必須進行適性教育、職業初探,讓國中生找尋自己興趣,選擇高中或高職就讀,但都只是表面,「很多明星學校,特別是台北市的學校,還是要求學生考高中。」他坦言,通常學校會安排國八學生到高中、高職參訪,不過,台北市畢竟是講求升學的都會區,「很多學校以升學為主,都會要求孩子考高中。」

全國高級中等學校教育產業工會副理事長黃耀南表示,技職教育沒有受到太大重視,與整個社會價值觀也有關。

黃耀南分析,國中和高中職接軌這一塊,政府長期以來就做不夠,「技職教育輔導應從小三開始做起,國中才做太晚了」,他舉例,小時候,學校都有戶外教學,參觀一些觀光工廠。政府應可讓孩子參觀醬油工廠、玻璃工廠、糕餅工廠等,學習知識之餘也找尋自己興趣。

科大增招高中生 排擠高職生(自由)
國立科大招生名額被移至高中端招生 發展技職教育淪為空談(苦勞網)
不敵升學主義 家長怒轟政府發展技職做半套(自由)

如果您認同TNL的選文標準,歡迎在這裡推薦您認為「應該」要報導的新聞給我們。

Photo Credit: Ianbu CC BY SA 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