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矽谷背包客的獨白:再不去感受世界的脈動,就要被世界遺忘了

一位矽谷背包客的獨白:再不去感受世界的脈動,就要被世界遺忘了
Facebook總部斗大的Hacker可以說是矽谷精神的寫照。Photo Credit:Ofa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我有幸在2013年當完兵的時候,把自己當時平生的積蓄,全部投注到了一趟三個月的背包客矽谷冒險之旅,成為了我這輩子最重要的養分。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這兩年來,台灣創業風潮迭起,也掀起了一股往創業聖地──矽谷朝聖的潮流,從政府官員、學校老師、青年創業家乃至於在學的學生,都有許多人乘著這股風潮,到世界脈動的中心巡禮一遭,到Facebook裡面的Instagram Room拍照打卡也成了許多人共同的回憶。而我有幸在2013年當完兵的時候,把自己當時平生的積蓄,全部投注到了一趟三個月的背包客矽谷冒險之旅,成為了我這輩子最重要的養分。

Facebook總部斗大的Hacker可以說是矽谷精神的寫照。Photo Credit:Ofa
令人震撼的起點:YC Startup School

我開始接觸創業,始自參與資訊種子培訓計畫,也因為這一年的課程,認識許多台灣早期創業的長輩,漸漸對創業這件事情開始有了比較具體的想像,後來創辦台大創業週,漸漸發現世代之間存在一道相當巨大的鴻溝,這種鴻溝並非因階級造成,而是思維的差異。

在我們父母的年代,台灣剛從戰後的環境當中復甦不久,處處是「從無到有」的機會,例如公共建設、基礎工業,加上戰後嬰兒潮的人口紅利,在市場擴張前提之下做到公司擴張也相對容易,相較之下,我們是生在一個「從有到無」的時代,擁有多到難以選擇的便利超商貨架、年薪百萬的工作,或海外打工旅遊等機會,然而,這些選擇帶給我們的效用(utility),卻沒有隨時代前進而有大幅度成長。

在沒有選擇的年代,選擇「創造」是普遍的思維,而在選擇太多的年代,選擇「逃避」卻是普遍的現象,由於擁有了太多令人舒服的選項,擁抱風險跟承擔失敗變成了困難的選擇。

2013 年秋天,結束兵役之後,我便不斷深思下一步該如何走,方能創造改變歷史的契機,於是,矽谷便成了我唯一的選項。

出發之前,一如我考上雄中之前,對於矽谷/雄中是全然的陌生,只能憑靠網路及身邊的人脈打探各種消息,也漸漸得知過去硬體時代,在矽谷的台灣人是如何叱吒風雲,但我們似乎全然與這段歷史斷裂,以致於當我獲選進入當年的YC Startup School時,我完全不知道我即將踏入的,是當今世界上最頂尖的育成中心。

Y Combinator(YC)是由Viaweb創辦人(後來的Yahoo!Store)Paul Graham所創設,而這個名詞本身其實是電腦科學的科幻小說裡面所描述的一種函數,意涵是可透過Y-combinator這種機制,讓程式語言中的lamda function在不具備名字的情況之下可以被重複呼叫(recursion),而從YC最著名的運作模式:不提供辦公室、每週一次的聚會及複合式成長10%的要求,或許可與這個名稱相互呼應。

在短短一天的活動之中,從Facebok的創辦人Mark Zuckerberg,Twitter的創辦人Jack Dorsey,乃至於矽谷知名的天使投資人Ron Conway都在這個免費的活動之中齊聚一堂。在一千多名參加者當中,總共只有不到十位來自臺灣的參加者,而我是唯一一位從台灣遠道而來的參與者,其他都是已在矽谷工作一段時間對創業有興趣或是正在創業的人。

YC Startup School跟Paul Graham的網站一樣都非常簡單,但內容紮實無比。Photo Credit:Ofa

後來我研讀了許多Paul Graham的著作及YC所提供的課程與資訊,才發現矽谷之所以成為一個如此獨特的地方,在於具備重複性的知識系統與社群力量,可說是整個「矽谷生態系」的根本基礎,也是其他地方難以複製矽谷的關鍵,如同Steve Blank在其A Visitor’s Guide to Silicon Valley一文裡所述:"The Valley is about the interactions Not the buildings"

過去十幾年來,從Google,Facebook,以及Apple所發展出的許多心法與技術,在台灣較少聽到,例如PretotypeUser experience design流量成長駭客(Growth hacking)、軟體工程的Scrum,在學校或產業裡也少被提及,而來參與YC startup school的人卻可在短短一天之中吸收許多精華,還可以跟現場許多mentor交流,這種機會在台灣可說是非常罕見。

好在,現在我們已可透過Youtube收看每年的YC startup school課程及YC在Standford大學所開設的How to start a starup這門課,而近幾年台灣新創與科技媒體也陸續引入許多相關資源,例如ALPHA camp的部落格,專注於使用者經驗設計的Conversion Lab等,另外我也相當推薦有心人去閱讀Paul Graham的論文,對於創業的核心議題有相當深入的見解,例如How to make wealth一文,對財富與金錢論點都非常值得有志創業者一讀,可在募資前對資金與價值的關係建立有較完整的觀念。

充滿挑戰的間奏:500 Startups

在矽谷的第二個月,剛好那時碰到入選500 Startups獎金獵人團隊,為了節省一些生活上的開支,我便加入他們協助在美國的行銷與社群經營。

當時我住在南邊的森尼韋爾(Sunnyvale)的Hacker House裡,為了一起工作跟省錢,每天都騎單程40分鐘的腳踏車到500 Startups的辦公室,白天除了工作外,辦公室也常會有自發性舉辦的交流、研討會,由受培訓的團隊提供實務經驗與其他團隊交流,也有500 startups或外部的Mentor,會不定期來提供最新資訊。

由於500 Startups鼓勵團隊使用Dashboard.io的服務傳遞訊息,每天在平台上流動的訊息量相當大,團隊間彼此協助改善使用者經驗,也是非常常見的事,每天都覺得有許多事在發生,而控管Email訊息流也變得相當重要,必須將重要信件維持在15封以下,才能避免漏掉重要的事項,而處理完就得立刻Archive起來。

雖然工作節奏緊湊,但其實辦公室的氣氛很輕鬆,下午常會有人在桌球桌PK,晚上也不時會有啤酒派對,或新產品的體驗活動,加上辦公室提供免費飲料與點心,雖然是在新創環境裡,但規模並不會輸給大公司呢!

至於生活,那時真的深感矽谷不是個適合背包客獨闖的地方,尤其到了晚上,在加州寬廣的馬路上,有時候必須要單獨穿越快速道路,那種精神上的壓力,可是遠比體力上的負擔要大得多,因為身邊的汽車都是以時速60哩以上的速度在呼嘯而過,如果一個不小心可能就會變成飛天腳踏車特技了。

但比起路況,真正困難的挑戰還是在面對美國市場時的不知所措,即使曾投稿過學術論文,但對美國市場行銷這塊其實可說是幾乎沒有基礎,因為我並不了解美國人生長的背景,自然也寫不出能夠引起共鳴的內容,而這就好比美國人來學中文也很難理解我們使用注音文的梗一樣。

後來我才理解,在商業或是生活上的英文好,或許不是托福考多高,而是自己用英文說的笑話對方能否理解或是有共鳴。

500 Startups內時常會有的討論會。Photo Credit:Ofa
最後的奮戰:田野調查

到了十一月底,矽谷的路面夜間已開始結冰,晨間跟夜晚的溫度也低到難以再靠著腳踏車通勤,於是我決定結束在獎金獵人的工作,把剩下的錢拿來租兩週的車,在最後的一個月深入了解在地社群,及調查與體驗各種當地的資源。

這段時間,我除了持續參與在Plug and Play的社群活動,也拜訪了許多在矽谷的長輩以及自行創業的優秀年輕人,將他們的經驗整理下來,成為我日後行動的策略基礎。

影響我最深的是天使投資人邱俊邦先生關於Dealer network的見解:由於過去20多年來,台灣廠商擅長的是B2B生意,對於掌控國外的銷售體系,相對並沒有足夠的跨文化管理能力,而韓國在過去這段時間,從現代汽車開始,建立一整套銷售網絡的體系,到現在如三星已擁有相當覆蓋率的Sales network可作為其他廠商跨境登陸的基礎建設,成為韓國新產品在攻佔市場上的一項優勢,此為目前台灣的品牌新創要走出國際最大的挑戰之一。

也是因著這個概念,今年我再訪矽谷便戮力於學習整合當地資源在各地舉辦活動並嘗試融合當地社群與台灣的創業者,除了累積自身經驗外,也獲得相當多元的情報,例如智利的Startup Chile內部資訊及巴西政府的創業輔助計畫等。

同時我也展開大範圍遊覽,開車獨闖了附近許多山水名勝以及farmer’s market等,了解當地物產與地理特色,還在朋友的協助下完成了一趟road trip,對於整個加州的概觀有了更清楚的認識。

而在去年的年底,結束《挺柯p,多一點》專案後,終於有時間把自己的經驗整理成了一份適合台灣人,涵蓋食衣住行育樂及創業家特輯的中文版矽谷背包攻略本,期能讓跟我一樣有心想要去了解世界科技脈動的年輕人能夠不用再受資訊鴻溝之苦,也期望能減少一些獨自摸索過程所需要承擔的花費與風險。

後記:未完的任務

今年年初,因去年在台大電機系的一場演講,得以讓我有機會在今年邀請Amazon的前首席科學家Andreas Weigend在Berkeley為台灣的青年創業者講一場Social Data Revolution,也藉此機會得以走入矽谷的高階人才圈。

在台灣的新創圈工作一年多以來,深深感受到幾個領域的知識斷層相當明顯,例如可擴展性的技術架構能力、跨境的行銷與商務發展能力、使用者經驗設計的能力,資料科學的問題洞察能力等,都是新世代產業需要的知識核心,而知識斷層的形成,除了教育系統本身的守舊之外,另一個核心命題是知識的來源以及流通性不足,我除了透過自身的力量建立知識架構之外,也期待能有更多的人能夠一起走出去感受世界,並且把這些體悟、經驗和觀察帶回來。

此外,今年開始,當初我到矽谷第一天落腳處的主人,Bruce,正式開始施行了矽谷Long Stay計畫,讓有志探索矽谷的年輕人可以不用擔心高額的住宿費用,用三個月的時間深入體驗矽谷文化,而我也會持續協助入選者的行前訓練。

與Bruce及第一屆矽谷Long Stay計畫得主丁筱晶學姊在我辦的Taiwan Style BBQ party留念。Photo Credit:Ofa

這兩次矽谷行下來,我深深感覺,我們已經錯過了好幾場歷史的盛宴,如果不能放下既有安逸的選擇,再不出去感受世界的脈動,我們將會被這個世界遺忘。

責任編輯:吳象元
核稿編輯:鄭少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