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史上兩顆巨星的交會:24年前賈伯斯和蓋茲的第一次世紀對談

科技史上兩顆巨星的交會:24年前賈伯斯和蓋茲的第一次世紀對談
Photo Credit: 天下文化提供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1991年,這兩個同年出生的年輕人,因為他們之間的差異而走向相反的軌道。簡單來說,賈伯斯的生涯每況愈下,而比爾‧蓋茲已登峰造極,聲名如日中天。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史蘭德 / 特茲利

1991年7月21日,中午過後,五個人在賈伯斯帕羅奧圖的家會合,賈伯斯不久前才買下這棟在帕羅奧圖的房子。

兩顆巨星的交會

這是我第一次到賈伯斯的家。往後十年,我還常來。賈伯斯要我、攝影師藍吉(George Lange)和他的助理三人直接來到廚房門口。

這是賈伯斯與比爾‧蓋茲的第一次聯合訪談(另一次則是在十六年後的高科技產業會議)。這次訪談是為《財星》封面故事安排的,以紀念IBM PC問世十週年,同時省思這個年輕產業的未來。比爾‧蓋茲很快就同意參加。

反之,賈伯斯這邊就比較難纏,不像比爾‧蓋茲那麼隨和,堅持一定要在他家進行訪談,所以比爾‧蓋茲得來帕羅奧圖,而且非這個星期天不可。

一場對談,兩樣際遇

比爾‧蓋茲與賈伯斯這兩顆巨星交會,放出的光芒照亮了整個個人電腦產業史。兩人的映照不但可看出為何賈伯斯在NeXT那麼不得志,也可洞見他為何可以光榮回歸蘋果。《財星》的訪談本來是要回顧近十年來個人電腦的發展,但比爾‧蓋茲與賈伯斯不約而同地把話鋒轉向未來的電腦世界。這兩人個性南轅北轍,對電腦的看法完全不同。儘管《財星》將他們喻為電腦革命的共同發起人,但在1991年,你很難斷定在未來二十年,這兩人是否依然在電腦產業呼風喚雨。

1991年,這兩個同年出生的年輕人(兩人都是三十六歲,只是賈伯斯大比爾‧蓋茲八個月),因為他們之間的差異而走向相反的軌道。簡單來說,賈伯斯的生涯每況愈下,而比爾‧蓋茲已登峰造極,聲名如日中天。

比如說,《財星》策劃這次訪談是為了紀念IBM PC問世十週年,卻沒想到邀請IBM的人參加。這是因為比爾‧蓋茲在IBM製造第一批個人電腦時,授權IBM使用微軟的MS-DOS作業系統,而IBM卻沒有要求任何獨家或買斷條款,其他電腦廠商只要向微軟取得MS-DOS的使用授權,就可製作「IBM相容電腦」。比爾‧蓋茲就是利用這個漏點坐大,成為軟體霸王。因此,在1991年握有未來電腦產業之鑰的是比爾‧蓋茲,而不是IBM。

針鋒相對

理論上來說,這次聯合訪談可能會因為舊恨新仇,致使場面變得難看。畢竟這兩人都逞強好鬥。

現在很多人或許都忘了比爾‧蓋茲是個多難纏的角色。自從他在2000年辭去微軟執行長的職務之後,即搖身一變成為慈善家,努力促進全球衛生和教育的平等。現今,在公眾的眼裡,他不但是世界首富,更是令人尊敬的長者。

但是在當年,比爾‧蓋茲的目標就是讓全世界每一部電腦都使用Windows,生怕自己苦心建立起來的軟體王國出現弱點,給對手入侵的機會。如果微軟部屬給他的營運分析低於他的標準,他就會發火,說道:「這真是我聽過最蠢的事。」他還會一邊搖頭,氣極敗壞地說:「這根本是胡說八道。」比爾‧蓋茲總以為自己是最聰明的人。如果你問他為什麼做出某個決定,他願意解釋一遍給你聽。要是你需要他再說一次,他不但會覺得你很可悲,還會出言諷刺或是忍不住發怒。

高手過招

然而,那個七月的星期天,兩人倒是相敬如賓,幾乎沒有磨擦。兩人的財富和權力既已相差懸殊,因此沒必要提到這點。賈伯斯的傲氣使他不願向比爾‧蓋茲恭賀,比爾‧蓋茲也很識相,沒有在此時幸災樂禍,出言不遜。他們了解彼此的長處,只是聊一聊也沒有什麼損失,加上有全國首屈一指的財經雜誌為他們歌功頌德,兩人也就沒有不快。

不過,這個星期天,兩人面對面,因為冤家聚頭,難免會流露對彼此的輕蔑之意。比爾‧蓋茲表示對史考利不滿,說他授權蘋果作業系統給其他電腦廠商,讓他們複製蘋果個人電腦。賈伯斯說:「我對PC一點都不感興趣。目前幾千萬人使用的電腦根本就是爛貨。」他這話是一刀雙刃,不但對史考利表示不屑,也批評比爾‧蓋茲利用作業系統的標準化來統治電腦王國。幸好,賈伯斯的攻擊到此為止,比爾‧蓋茲也不以為忤,只覺得他說的很好笑。接著,賈伯斯闡述何以微軟的霸業有礙電腦產業的創新。

賈伯斯說:「比方說,在MS-DOS的世界裡,有好幾百人在製造PC。」

「是的。」比爾‧蓋茲說。

「除此之外,還有好幾百人在研發這些PC可以使用的應用程式。」

「沒錯。」

「但他們必須通過一個很小的孔洞才能相遇。這個小小的孔洞就是微軟。」

「這個洞很大好不好?」比爾‧蓋茲邊笑道,身體邊往後傾,靠在椅背上。「我不是一再地跟你說,這個洞變大了……大到不能說它是個『孔洞』。我反對再用這個詞。」

「可是以前就有人這麼說喔!」賈伯斯像孩子一樣露出淘氣的笑容。

「什麼人說的?」比爾‧蓋茲衝著賈伯斯笑著問道。但他不想再討論這點,於是身體前傾,說道:「算了、算了……」

尾聲與餘韻

過了兩個半小時,這日的訪談差不多告一個段落。多年來,我不斷追蹤報導這兩位的動向,然而讓這兩位強悍的對手共聚一堂,感覺實在夢幻。他們的互動使我對他們有更深入的了解和欣賞。也許因為他們並未宣傳自己的產品,我因此能觀察到一些細微之處。兩人都好勝,而且機智過人,在訪談中充分展現敏銳犀利的見解,也表現出在其他場合看不見的情誼。

這個下午,蘭吉一直拿著攝影機繞著兩人打轉。現在,他想為雜誌封面拍張照片。比爾‧蓋茲因為必須準時從舊金山機場搭機飛回西雅圖,所以我們沒有多少時間。蘭吉本來想在外面拍,後來覺得客廳中央的迴旋樓梯更適合取景,也解釋他想在這裡拍的原因。比爾‧蓋茲沒意見,他只想早點結束,因為他得趕搭飛機。賈伯斯對照片可挑剔得很,我就曾為了他在《財星》的照片費盡脣舌跟他商量。他是個自學而成的美學家,對照片和版面的編排都有很多看法,甚至得由他來決定誰來攝影,以及照片要怎麼放。幸好,這次他從善如流。說要拍了,他就爬上紅磚砌的樓梯,一屁股坐下來。蘭吉看著他,跟他說:「你沒穿鞋子!你要這麼打赤腳登上《財星》封面嗎?」他聳聳肩,答道:「好,我去穿鞋子。」他跑上樓,穿了雙運動鞋下來,但鞋帶沒繫好。

拍完後,我跟比爾‧蓋茲說,我可以開車送他去機場,但可否再給我幾分鐘,因為蘭吉要在後院幫我們三個人拍張合照,放在編後語那頁。匆匆拍好後,我就趕緊載比爾‧蓋茲去搭機。我們在車上沒說什麼,我看得出來,他正在想下一件事。我說:「你們處得挺好的。」他答道:「我們沒什麼合不來啊!」他總是滿腹心事,但還是彬彬有禮。下車時,他對我說:「謝啦!很高興這事終於大功告成了。」

蘭吉拍的兩人合照,是我報導這兩人以來最滿意的一張。這兩位年輕電腦大亨肩並肩坐在迴旋鑄鐵樓梯上,賈伯斯坐的地方比比爾‧蓋茲高一個台階。兩人表情都很自然:比爾‧蓋茲那心滿意足的模樣,像吞下一隻金絲雀的貓;喜歡淘氣的賈伯斯則露出一絲狡猾的微笑,看起來就像是個絕頂聰明的推銷員,連金門大橋都賣得掉(只要銷售的對象不是比爾‧蓋茲)。

延伸閱讀:

Photo Credit : Joi Ito@Flickr CC BY 2.0

作者介紹:

史蘭德:

資深科技記者,報導工作生涯幾乎等同於個人電腦革命的編年史作家,寫遍科技業每顆閃亮新星。他為《財星》和《華爾街日報》採訪、報導賈伯斯近二十五年之久。

特茲利:

《高速企業》執行總編輯,報導科技業已有二十年之久。曾任《財星》雜誌副總編輯,以及《娛樂周刊》總編輯。

書籍介紹:

關於賈伯斯,世人看到的是他的台上一分鐘, 本書作者卻看到了他的台下十年功。本書是《賈伯斯傳》裡缺少的一塊拼圖。

賈伯斯逝世之後,媒體多半把他描繪成一個天才與混蛋的結合體:追求完美,高傲自大,完全不把人放在眼裡。本書作者史蘭德與賈伯斯相熟二十五年,他認為這不但與他認識的賈伯斯不相符,也錯失了回看賈伯斯一生經歷時的重要焦點,因此興起寫作本書的念頭。

賈伯斯是蘋果公司的創辦人,卻也是蘋果公司主動開除的員工。但後來也是在賈伯斯重回蘋果之後,推出一系列可定義當代文化的高科技產品,讓蘋果起死回生,變成全世界最有價值的公司,也讓自己成為令人尊敬的執行長。

如此戲劇化的轉折背後,一定有個深刻的心路歷程,才能讓一個桀傲不遜的科技新貴,蛻變為胸懷遠見的領導者。關於賈伯斯的一生,這才是更值得探究的重要問題。

想要追尋這個問題的答案,請跟著本書作者,挖出私人多年累積的貼身採訪筆記和錄音,細膩重現這位理想與執行力兼備的領導者,剖析他如何從挫敗的淬鍊中重新站起,開創個人和蘋果的輝煌年代。

Photo Credit: 天下文化

Photo Credit: 天下文化

責任編輯:楊士範
核稿編輯:羊正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