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重要大事回顧:九月政爭事件總整理

2013重要大事回顧:九月政爭事件總整理
Photo Credit : 中華民國總統府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Photo Credit : 中華民國總統府

九月政爭,亦稱馬王政爭,發生在2013年9月至今的政治鬥爭事件。在本次政治風暴當中,中華民國總統、行政院院長遭到同步傳喚到案,同時異地偵訊作證,在中華民國政壇創下歷史首例。立法院長、立委與檢查長涉入「關說案」、特偵組檢察總長及總統涉入的「洩密案」、特偵組涉入的「濫權監聽案」,多項重大疑案都在九月政爭當中浮現。

事件回顧

事件起於2013年9月6日特偵組檢查總長黃世銘大動作召開記者會,公布立法院長王金平為柯建銘立委之全民電通背信案,關說法務部長曾勇夫以及高檢署檢察長陳守煌。特偵組懷疑民進黨黨鞭柯建銘涉及陳榮和收賄案,向臺北地方法院取得監聽票,卻意外錄到柯就全民電通案,請王代為關說曾勇夫和陳守煌,希望要求高檢署檢察官林秀濤不要再上訴。黃世銘同時公布監聽譯文。

當日下午,馬英九以國民黨黨主席身分,在副總統吳敦義和行政院院長江宜樺的陪同下召開記者會,表示這是「大是大非的問題」,嚴厲譴責王金平的司法關說「如果這不是關說,那什麼才是關說」,並且表示「這是台灣民主法治最恥辱的一天」。

相關文章:王金平關說案 年度政治鬥爭戲碼剛開演

這是我國憲政史上總統罕見公開嚴辭批評立法院長,國內隨即爆發極大爭議。

當事人柯建銘馬上於記者會反擊,說明調閱通聯記錄是偵查行為,偵辦關說案應另起一案,否則是「違法監聽」,他認為這是政治鬥爭下的「司法追殺」。民進黨主席蘇貞昌晚上召開記者會,表示特偵組濫權監聽侵害人權,這才是「台灣人權最黑暗的一天」。

當事人陳守煌則火力全開,表示特偵組「以刑事調查之名,行行政查之實」紊亂體制,且公布違法監聽的通聯譯文,已觸犯《通訊監察法》,地檢署應主動分案調查特偵組的刑責。曾勇夫則解釋未再傳話,為避免檢查系統分裂,當日下台。事後經曾證實是被江揆逼退

而輿論普遍認為馬英九壓案不發,直到王金平出國嫁女兒的時機,王不具備對等的發言機會,也沒有自辯的機會,直接定調王金平關說,擺明是政治鬥爭;另一方面,府方強調的「成功的關說」,尚找不到完整的犯意連結就大刀出手,反應不成比例。

相關評論:為何多數台灣人覺得馬英九做錯了?

11日上午馬英九先以黨主席身分召開記者會,表示對於王金平昨夜返國在機場的發言感到失望,並下重話說王「已不適任立法院長」。一小時後,國民黨考紀會迅速達成「撤銷王金平黨籍」的結論,送交中選會。中選會再發函致立法院,註銷王的不分區立委身分。根據《選罷法》第73條,喪失黨籍之全國不分區立委,喪失其立委資格。而立法院長王金平喪失立委資格,則喪失其首長身分。

相關文章:

王金平當日也表聲明,陳述並無關說,打電話給曾勇夫及陳守煌檢察長,是根據立法院的通案決議「避免濫權上訴」,而提醒法務部及高檢署不要有此行為。且特偵組對此案無調查權、無行政監督權,又公布譯文,違反違反《憲法》保障之人民秘密通訊自由、《刑事訴訟法》之「偵查不公開原則」與《通訊保障及監察法》之規定,洩漏及交付違法監聽所得資料。特偵組在未待王說明的情形下片面認定事實,等同未審先判,違反程序正義,實屬濫權。

當日,王即向法院提起「確認國民黨員資格存在」的民事訴訟,並於9月13日獲法院裁准保留黨籍的之假處分,暫時保有國會議長的資格。

相關文章:王金平遞交考紀會陳述書全文 堅稱無關說

「馬王政爭」事件讓全國人民一同見證了台灣三權分立之權限衝突,也顯露出檢察機關濫用監聽權的危機,整起事件可以整理為以下四大議題。

一、國會自律為憲政原則

台大法律系教授顏厥安指出,現行制度「以黨紀決定國會議長去留」相當荒謬。國會議長的中立地位,是《憲法》所要求的,當然受《憲法》位階的保障。《憲法》給出的答案非常簡單清楚:國會議長的身分特殊,不能僅僅因為黨紀處分(開除黨籍或停止黨權),就失去了議長地位,否則黨紀就控制了國會。

這段期間也衍生出總統是否得以兼任黨主席的爭議。11 月初,國民黨在第19屆的全國黨代表大會中,竟以鼓掌方式通過「總統兼任黨主席」的黨章修正表決。這種表決方式完全忽略反對和不表態者的意見。對此表決方式表達異議的黨代表李柏融,則當場被請出場。黨務高層對外宣稱,馬此舉是為了強化「黨政密合」。黨內人士解讀,這是馬自保的免死金牌,斷絕往後選舉若失利的逼宮聲浪

相關文章:

二、特偵組濫權監督

接著我們來檢視特偵組的職權及其濫權行為。《法院組織法§63-1規定,最高法院檢察署設特別偵查組,主要偵辦總統、副總統、五院院長、部會首長或上將階級軍職人員之貪瀆案件,以及全國性的妨害選舉案件與重大經濟犯罪等等,偵辦標的均是重大的「刑事」犯罪。其行政監督權,限於該署之內。

然而此案中,黃世銘對立法院長提出「行政不法」的調查,超出該署的的行政監督權限。特偵組對於立法院並沒有行政監督權,因此偵辦實屬濫權。

三、特偵組濫權監聽

真理法律系吳景欽教授指出,偵查機關向法院於聲請對A案為監聽時,其目的乃在對B案的犯罪證據取得,在學理上稱為「他案監聽」。由於偵查者一開始即脫法取得證據,不管是A案,還是B案,皆不得採為證據。

監聽時可能意外獲得他案的犯罪事實,學理上稱為「偶然監聽」。依據美、德等國的司法實務,此時須以監聽之證據能力與重罪範疇,來判斷此情況所得監聽內容的合法性,以防止偵查機關「一票通吃」的情事。吳教授表示,這次特偵組從他人通訊的內容中,得知立法院院長、法務部長與檢察長有關說之情事,這種證據只能說是一種傳聞,連提出於法庭的機會都沒有,更遑論有任何證明力可言。

9月28日,民進黨立委管碧玲取得特偵組監聽票更發現,特偵組於5月16日至6月14日掛線監聽立法院總機,被指稱監聽國會,情事嚴重,堪稱「台灣版的水門案」。

這樣的爭議促成《通保法》推動修正案。今(2014)年1月通過修正,未來檢方聲請監聽限「一人一罪一票」;檢警要調取通聯紀錄,也需法官同意才能進行。但民間司法改革基金會對此結果仍不滿意,發出新聞稿重轟「兩大黨和稀泥,全民又是最大的輸家」,目前的修法看似進步但只是增加文書作業時間,甚至還可視為變相協助檢警規避刑事訴訟法要求。

相關評論:

四、監察總長洩密案

監委洪德旋與吳豐山經調查後認定,黃世銘違法將監察通訊所得資料與偵查機密提供給總統馬英九與行政院長江宜樺,還指示特偵組檢察官公布通訊監察譯文與通聯紀錄,違反《憲法》,違失情節重大,因此提案彈劾。然而,兩次彈劾均告失敗。反方認為黃世銘按《憲法》第44條規定向總統報告,並無不可,否則是限縮總統職權;並引述中研院院士胡佛在中國時報發表的文章,內文提到總長向總統負責、檢察一體包括總統在內等,此文對黃有利。

對於監察院兩度以5:5、6:6的投票數彈劾失敗,民進黨立委譏「乾脆廢掉監察院算了」。

另一方面,台北地檢署對黃的起訴案仍然進行中。10月3日北檢傳喚總統馬英九、行政院長江宜樺、總統府前副秘書長羅智強出庭作證,另以被告身分傳喚黃世銘到庭。北檢由黃交給馬的專案報告中發現,其中詳載後續還有偵查行動,顯見刑事偵查還在進行,因此依觸犯最重可處三年徒刑的《刑法》洩密罪、《通訊保障及監察法》將黃世銘起訴。

黃世銘解釋,他只能信任承辦檢察官「已偵訊完畢」的說法,也確認全案屬行政不法,才聯繫總統府。對於洩密案,北檢將於2月7日(黃世銘卸任前)辯論終結。

相關文章:二度彈劾黃世銘失敗 朝野同批廢除監察院

九月政爭把關說、違憲、洩密、監聽立法院等令人瞠目節舌的重大問題赤裸裸地攤在陽光下;總統、行政院長、檢查總長等高官同時進出台北地檢署,使台灣再添一筆另類「奇蹟」;民進黨主席蘇貞昌三管齊下發動倒閣、罷免與彈劾案,欲把民意支持僅剩9%的國民黨趕下執政寶座,結果一案都沒成。

相關評論:「選賢與能」只要憑印象跟感覺投票就好嗎?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政治』文章 更多『TNL 編輯』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