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秘密實驗室管理人才的秘訣:獎勵犯錯

Google秘密實驗室管理人才的秘訣:獎勵犯錯
Photo Credit:Denis CappellinCC BY ND 2.0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Photo Credit:Denis CappellinCC BY ND 2.0

在 Google 公司的山景總部,有一個比較少人知道的部門,叫做「Google X」。而這個部門又被該公司的人叫做「射月實驗室」,部門主管印在名片上的頭銜,還真的叫做「射月隊長」(Captain of Moonshots)。名片是玻璃的。嗯…會不會有點危險呢?

射月隊長,是亞斯卓.特勒(Astro Teller),知名的電腦科學與人工智慧科學家。而這位射月隊長的名字,若用原文意思看,其實正是「訴說星辰的人」。無論是他的名字,或是他的頭銜,都說明了他任職的是一個麼有前瞻性的工作。

亞斯卓.特勒(Astro Teller),Google X部門主管,正式頭銜是「射月隊長」。他在某些照片之中,留著大波浪長髮。 Photo Credit:Luc Van BraekelCC BY 2.0

Google X 這個部門在做的事情,是找出重要而有價值的問題,在十年的時間之內,運用科技讓它改善十倍。例如,每年有一百萬人死於車禍。Google X 的計畫之一正是創造「自控車」,讓車禍死亡成為歷史(或減少成十萬人)——這是他們改變世界的模式。

和其他的公司與職位不同的是,這個部門的努力,在一年、兩年之間可能看不到效果,可能在十年之內也沒有辦法明確地轉換成獲利。在這樣的部門任職,他怎麼看待領導、績效、人才、失敗這些概念?

在許多機構之中,我們見到的常態是:懲罰犯錯、員工討好主管、主管挫折和掌控員工、員工膽小怕事並「顧全大局 」。在 BBC 的2014年一月的專訪中,亞斯卓.特勒給了我們許多與常態相反的見解,十分發人深省:

1. 公司要獎勵犯錯

如果你的下屬犯錯得到懲罰,他們將避免犯錯,要避免犯錯最好的方法就是迴避風險,只做安全的事。而沒有風險的事,不可能造成突破,只會浪費時間與金錢,讓我們的靈魂乾涸。

2. 主管的功能在於讓員工快樂與勇敢

最有價值的事情,一定還在未知的領域,而探索未知的領域,時常會空手而回——無論付出多少努力。探索未知,最容易挫敗和膽怯。而身為主管(隊長),該做的事就是讓失敗不那麼可怕。

3. 要讓員工選主管

如果一個主管,管理方式不佳,沒有遠見,方向錯誤,為什麼要讓他浪費員工的時間與力氣?何不讓他們自由選擇,離開無法激勵他們、無法領導他們,或想法不對盤的主管?

4. 不只好一點點,就不用擔心賺錢

如果只好一點點,就得花很多力氣去行銷、推銷。如果比別人,好到天差地遠,根本不用宣傳,消息會一傳十、十傳百,你可以用公平、優雅的方式賺到錢。Google 信箱、地圖、翻譯,就都是依此模式成功的證明。

5. 失敗的意義不是發現錯誤,而是重複錯誤

亞斯卓.特勒說,失敗的意義,不是在嘗試未知的道路後,發現此路不通。但如果明明知道這樣做是不會有成效的,還一而再、再而三地重複,這就是失敗的員工,或失敗的組織。

6. 最好的公司能成就最好的員工

最好的公司是,讓員工成為一個「最佳版本」的自己,最徹底發揮創造力,最勇敢承擔風險。在這樣的公司之中,每個員工都忙著成就最大的可能性,組織就不用每天去評核、威脅員工努力一點。

7. 「不顧大局」是一種負責的表現

長官裝腔作勢,下屬見風轉舵,迴避真正的問題,害怕得罪人,有權力的人說的就算數,指鹿為馬或睜眼說瞎話。有時候這些事情被認為是「顧全大局」。但是,這些事其實是導致失敗的元兇,甚至這些事本身就是失敗。好的組織,會共同承認官僚和虛偽是醜惡的。

我不敢說這些是真理,也不敢說在所有國家、所有群體、所有產業,這些原則都適用。但亞斯卓.特勒的案例證明,一般認為的常態,並不是唯一的模式。當我們要選擇自己的東家、團隊的時候,我們是可以自問,是要進入一個被指揮和驅策的場域,還是要進入一個激發與自主的文化。哪一種方式適合自己,哪一種公司最終能勝出? 我們可以有自己的答案。

本文編輯及改寫自:Secret Google lab ‘rewards staff for failure’ By David Grossman Technology editor, BBC Newsnight, 24 January 2014

本文獲得作者授權刊登,作者的其他作品:學與業小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