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山之石可攻錯:抗議課綱微調時你也該知道法國中學歷史課綱怎麼訂的

他山之石可攻錯:抗議課綱微調時你也該知道法國中學歷史課綱怎麼訂的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與國家一起承擔歷史記憶義務是法國公民養成內容之一,融入法國與歐洲為界之想像共同體以及內化共和價值是法國公民養成內容之一,培養世界觀是法國公民養成內容之一,訓練對歷史文件進行詮譯甚至評論的能力,也是法國公民養成內容之一。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作者:馬赫起南(歷史學博士候選人,現居法國,本文原於台教會極光希望《歐羅巴 vs. 歐羅肥》專欄發表)

法國義務教育的歷史教學有三次循環:小學、國中、高中各別從頭到尾教一次,小學是在台灣的四、五年級,國中是台灣的小學六年級加上國中三年,高中則與台灣相同,三次循環各有其偏重的使命。這篇文章前半部是談此三循環的課綱,後半段則借由上週高中會考(Bac)歷史試題的解析,說明其國民教育的歷史課程最終可訓練出什麼能力。

歷史教學不同於其他傳授中性知識的科目,它是一個有關歸屬感建立的活動,學子通過此課程的學習,取得一種自我調整於其所處社會的能力,其中自然包括如何將自我定位融入於國族這個想像共同體裡;如果說將個體與國族連結起來最重要的機構稱之為學校,那歷史教學則是其中最關鍵的學科,此使命在法國小學階段的歷史教學裏相當突顯。

教學如何安排?

法國小學階段的歷史課程始自法蘭克王國奠基人克洛維一世(466-511),終止於現行的第五共和;就筆者分析,其特色有三:

1. 一是有帝王史色彩,羅列不少著名的法國君主作為主題,如亨利四世及拿破崙。

2. 其次是以呈現法國朝代遞嬗的連續性,建立起歷史意識的主軸線。

以上兩點因為不符編史學的新潮流,受到不少史學家的批評:英雄主義之崇拜威權、單軸線之狹隘等,但辯護者認為重點人物與朝代順序記憶等老派方法,針對學童,反而是建構歷史意識較為有效的策略。

3. 最後的特色:此階段的歷史學習並不自限於法國史,但所旁及的其他文明的歷史,都可扣回國族活動空間之內,比如伊斯蘭世界的擴張曾在八世紀抵達至法國中部、非洲世界必然出現在法國的殖民史裡;但就算不自限於本國史,也不會如台灣出現外國通史,以外國史建立學童單軸線的歷史意識。

小學四年級的課本出現路易十四的專頁。Photo Credit: 作者提供

世界史之繽紛是遠遠溢出於國族活動空間之外,國中的歷史教學轉向世界觀的經營:

  • 第一年:在各個古文明裡巡禮:古東方(指中東與近東)、希臘文明、羅馬、猶太教與基督教的誕生、遠方中印的文明;
  • 之後的三年:從中世紀講到當代,中世紀有充份一年的學習時間,但只有一半花費在歐洲上,另一半獻給與今日法國人口組成有密切關係的伊斯蘭世界與非洲;
  • 最後兩年:教學內容分別始自啟蒙時代與一戰-先是歐洲的啟蒙運動、工業革命、法國大革命、帝國主義等等,後是兩次大戰、全體主義體制、二戰後的地緣政治、法國的政治生活。很明顯地,這是一種「貴今賤古」的教學原則,離今日愈近的歷史得到愈多教學時間的分配。
國中歷史課本特別介紹中世紀非洲一位重要的馬利皇帝。Photo Credit: 作者提供

在高中歷史教學部份,就筆者的分析,其特色有二:

  • 一是從敘述史(histoire-récit)往問題史(histoire-problème)靠攏,學習解決一項歷史問題而不是敘述一段歷史;
  • 其次是歐洲史的比例大增,或可說是從世界觀的經營位移至歐洲人身份的打造。

小學的朝代史觀不復見:比如不從加洛林、卡佩、瓦魯瓦…的本土朝代遞嬗建立單線時間軸線,國中的世界巡禮亦不復見;比如不提及歐洲以外的古文明、也沒獨立一章給非洲或伊斯蘭世界。2006年,法國與德國兩國的出版社之所以能發展出一個法德共用的高中歷史教科書版本,正是因為高中階段的歷史教學本來就有跨出國界、培養歐洲認同的用意在內,但類似的合編是不可能出現在小學階段的。

此外,高中歷史教學的「貴今賤古」色彩更加鮮明,高一內容是從古希臘到1848年歐洲人民的群起革命,之後花費了兩年來處理1850到今日世界此一個半世紀,高二主題為十九世紀的經貿交流、二十世紀的兩次戰爭、法國第三至第五共和,高三的四個大主題則特別說明如下:

一、首先是探討歷史、記憶與社會的關係,特別以二戰與阿爾及利亞戰爭這兩個「最容易撕裂法國社會/族群」的題目為例;分屬不同群體之集體記憶觀點彼此是可能會有衝突的,如提及阿爾及利亞戰爭,至少就有四個立場彼此針鋒相對著-本土法國人、回歸法國的北非歐裔人(Pied-Noir)、阿裔法國傭兵及其家人(Harki)、阿裔的阿爾及利亞民族解放陣線(FLN)同情者。這裡不僅要讓學生了解各自觀點為何,也要他們理解這些集體記憶是經由什麼樣的學術工作與社會討論所形成。

以二戰為例,戰火雖止於1945年,但其集體記憶在停火後開始不停地演化。記憶本身是有歷史的,課本將之分為「1945-1958」、 「1958-1980」、「1981以後」三個階段來討論。想像一下,也許有一天台灣的歷史課本裡,二二八的介紹不是終止於1947年,而是可以一直討論到二十一世紀,畢竟二二八記憶本身的社會史也是這個島上一段重要的血淚史。

二、介紹十九世紀晚期至今法國與德國的意識型態、社會運動、公共意見與媒體角色,並旁及美國。政治上的各式主義以及德雷弗事件在此部份處理。

三、以地緣政治的角度來看一戰結束至今的這段歷史,主要介紹美中兩大世界強權(作為歐盟競爭對手)的崛起之道以及近東、中東(作為歐盟的重要鄰居)的劍拔弩張,今年高中會考的歷史考題即出自這一部份。

四、二戰結束至今各式尺度的治理:在國家的尺度上,談1946年至今的法國,即第四與第五共和的政治;在歐洲的尺度上,談1948年以後歐洲各式跨國機構乃至於歐盟的形成;在世界的尺度上,則談聯合國、世界衛生組織、G8、G20…的歷史角色。

申請大學需有高中學位,有意取得高中學位的法國高中生,需在高二與高三結束的六月時參加會考,這兩年要考的科目不同,合併二年的成績作為申請大學之用。另一點和台灣不同的是,高三史地會考的出題範圍只有高三那一年的課程(德國的同級考試也是只限近現代史範圍),這是為什麼筆者要特別要把高三歷史課綱詳列如上。

戰後的法國社會長期存在著關於二戰的歷史記憶衝突,高三的歷史課本在此討論此衝突是如何在1980年代開始舒緩。Photo Credit: 作者提供
如何考試與評分?

高三史地會考的考試時期為三小時,就歷史這一部份只需應答一題:在一個半小時內完成一篇申論文。文組今年的題目是《強權之路:1960年代末的美國與世界》,幾乎是直接呼應了課綱的某主題,只是限定在某個時期,算是易答題。

2015即今年六月文組的歷史考題。Photo Credit: 作者提供

不過,因今年的考題型態,應答並不能直接回應上述題目,而是必需從所附文件的分析作為起步。此次文件有二(見上圖),考卷上先放了一張登陸月球的相片,其下文字有人名、日期,也說明當時收看與收聽登月直播的全球觀眾高達五億;另一份文件是「鄉村喬與魚」樂團《我覺得自己會不明地死去》這首歌的部份歌詞,說明文字寫著:這首歌首度發表於1969年第一屆胡士托(Woodstock)音樂與藝術節,在美國被查禁,卻獲得全球迴響。

作答需分有四段:介紹、第一段、第二段、結論。

介紹需簡要地破題,比如指出登陸月球乃是一種強權國家的展演,當然,也存在其他破題方式的可能,但應該會小眾許多。

第一段要進行兩份文件的分析與詮釋,這裏可以說明上述展演得以成功,不僅是立基於一種科技技術上的硬實力,也來自軟實力之效:能有五億觀眾同時放聽與收視,除了得有可觀的外交實力,也表示此時世界已某程度地美國化了;但在同時,我們也看到登月一個月後,「鄉村喬和魚」以音樂進行著反越戰(從歌詞判斷其政治目的)。如果前者是強權展演,那後者則是對該強權的批判,這裡可說明人們對於為時已久在越南的軍事行動已然反感,越戰並使得美國背負沉重負債。

第二段要從文件本身的意義往外延伸,若登月無疑是美蘇在冷戰架構下太空競賽的產物,那類似的競賽在之前就已經存在了:核武競賽,於是我們可對冷戰、核武、太空競賽進行連結;至於反越戰的歌詞,則可以拉至前一年襲捲歐美與日本的年輕人六八社會運動,對於當時會出現一個對國家權力高度質疑的世代,這裡應該可以好好著墨。

結論處要拉回強權這個主題:儘管當時美國是世界唯二的強權之一,但這樣的強權地位卻必需不停地靠著干預主義(如越戰)來維持,但干預主義無可避免地會引發公共意見的討伐(該反戰歌曲獲得全球迴響),而這項討伐又將會弱化了該國的強權地位,此乃強權的內部限制。於是我們不僅從兩份文件敘述了一段美國史,也從中發展出對這段歷史的評論。

歷史考試並不是個沒有客觀評分標準的作文比賽 ,答題會依以下八個項目進行分數累加:

  1. 從個別文件抽離出資訊的能力
  2. 讓文件之間對話的能力
  3. 從對話組織出主題的能力
  4. 主題相關歷史知識程度(台灣只考這一項)
  5. 上述資訊與歷史知識的連結能力
  6. 主題發揮
  7. 對主題進行評論的能力
  8. 寫作表達能力

以本題而論,強權、軟實力、太空競賽、冷戰、公共意見、反戰…這些概念(notion)的字眼如果用上了並用對了,就會有基本的分數,但要拿到高分,必須發展出足夠精彩的評論。

歷史學界一般認為二戰的起因部份可歸罪於德日教科書裏填鴨式的極端國族主義(ultranationalisme),於是這裡就有必要去思考如何用考試來引導教學,讓教學能提供給學子思考工具、而不是去框架思考,這是法國高中升學考試歷史科之所以會如此出題、如此評分的由來。

小學五年級就要學習納粹所犯下的大屠殺,課本並使用受害孩子的相片。Photo Credit: 作者提供
他山之石

法國2005年國家教育法第二條明定:「在傳授知識之餘,(法蘭西)國族指示於學校的首要使命,是要把共和價值分享於學子之間。」«Outre la transmission des connaissances, la Nation fixe comme mission première à l’école de faire partager aux élèves les valeurs de la République» (Art.  2,  Loi  2005-380/2005)

國族的鞏固不是建立在歷史仇恨、排外、英雄傳說或三皇五帝之類的神話之上,也不是奠基於持相對主義立場的國族史知識,而是有其價值取向的;不榮耀獨裁者、不歌頌征服與擴張、不特定種族中心化(反例:「五胡『亂』華」、「漢武西『征』」之用字),不論是小學必須認識猶太與吉普賽大屠殺的殘酷,國中必需知曉殖民導致的種族迫害,或是高中要學習理解二戰以及阿爾及利亞戰爭所造就的集體傷痕,乃至於史地考試也要我們去反思強權擴張的內部限制,歷史教學一再地將國家罪行中最不堪者給揭露出來,並納入於歷史記憶義務(devoir de mémoire)此國家責任清單內。透過納入這個動作,讓我們確定歷史審判的存在,讓我們確定現下的政權願意跟我們一起警戒、一起防範類似的錯誤再度發生。

與國家一起承擔歷史記憶義務是法國公民養成內容之一,融入法國與歐洲為界之想像共同體以及內化共和價值是法國公民養成內容之一,培養世界觀是法國公民養成內容之一,訓練對歷史文件進行詮譯甚至評論的能力,也是法國公民養成內容之一;從上述他山之石可知,歷史教學與考試可以為我們國家與社會創造出來的可能性,其實是遠大於台灣社會對這個學科的認識。

附註:

  1. 以上所介紹的課綱是今年年中法國社會黨政府改革之前的舊版。
  2. 所示課本內容均出自Nathan出版社。
  3. 今年考題裏,登月相片其實是攝於1972年那一次登月,《我覺得自己會不明地死去》其實在1965年就發表了,也沒被查禁過,這些錯誤引發不少嘲笑。

本文原於台教會極光希望《歐羅巴 vs. 歐羅肥》專欄發表,原文於作者臉書

責任編輯:鄭少凡
核稿編輯:孫珞軒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國際』文章 更多『精選轉載』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