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社民黨的一封信:真正的左派政黨,不是與民進黨曖昧合作...

給社民黨的一封信:真正的左派政黨,不是與民進黨曖昧合作...
Photo Credit: 社會民主黨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社民黨理想很崇高,但是如何真正成為一個在台灣社會存活並茁壯的左派政黨,社民黨這幾個月的表現似乎走錯方向了。更具體地說,社民黨並未突顯自己與民進黨的差異,在政策上,不攻擊民進黨和蔡英文,幾乎主打的議題、論述的方式和內容都沒有突顯出社民黨和民進黨之間有何顯著差異。

文:黃士豪(密西根州立大學政治學博士)

隨著民眾對分配議題的重視,以及在房價、物價、食安、教改等議題上對執政黨的不滿,在統獨認同的光譜之外,左─右這個新的政治光譜似乎逐漸在台灣社會形成,社會民主黨(以下簡稱社民黨)也因此成立,他們在官方網站說:

「我們不是夾在藍綠之間沒有特定價值與信念的所謂中間路線,而是清楚界定自己是實踐社會民主及多元民主理想的左派政黨」。

我認為,社民黨理想很崇高,但是如何真正成為一個在台灣社會存活並茁壯的左派政黨,社民黨這幾個月的表現似乎走錯方向了。更具體地說,社民黨並未突顯自己與民進黨的差異;在政策上,不攻擊民進黨和蔡英文,幾乎主打的議題、論述的方式和內容都沒有突顯出社民黨和民進黨之間有何顯著差異。

在參選策略上,他們在民進黨禮讓與不禮讓的問題上糾纏不清,不去民進黨的優勢選區挑戰民進黨,而是到民進黨的弱勢選區宣示要拉下國民黨的立法委員;在洪秀柱獲國民黨提名時,社民黨臉書上洋洋灑灑地質疑洪秀柱在社會公平議題上的努力不足,卻未同時質疑民進黨提名人蔡英文在相同議題上的努力或貢獻。

這種種表現都讓人感覺社民黨只是另一個幫民進黨打擊國民黨的小黨而已。

然而在台灣單一選區制的選舉中,選民如果覺得某個小黨與大黨之間並無顯著差異,那麼投給大黨的效用更高,較不會浪費選票,較有可能投給大黨。於是,和大黨緊密合作的小黨幾乎沒有生存的空間,更別說要茁壯成為一個左派政黨了。

民進黨雖然因為長期是最大的反對勢力,被認為比國民黨更重視分配公平,但台灣長久以來並未有具備政治實力的左派政黨。

在台灣社會因為房價、物價、食安和教改等議題而唾棄國民黨,使民進黨在去年九合一選舉獲得勝利後,民進黨傾全黨之力做的第一件事竟然是「釋放阿扁」,後來的所有表現都在這些民眾關心的議題上模稜兩可,沒有清晰具體的政策主張。

蔡英文更是積極拜訪大企業,在工時議題上說要兼顧雙方利益。民進黨似乎放棄社會分配議題,而回到兩岸、認同等傳統議題上與國民黨較量誰比較「維持現狀」。從政治光譜上來看,兩大黨的位置大概可以模擬如下圖,國民黨(K)較著重經濟發展和企業利益,民進黨(D)比起國民黨比較左傾,但差距並不大,都在光譜上的右端。

123

九合一選舉的結果也許說明了國民黨這些年的政策更加靠右,使得民進黨可以獲勝。

但現在,國民黨利用稅制和企業加薪等法案修正自己的立場,民進黨則向企業財團示好,兩黨立場靠攏,卻都站在光譜右邊。對於社民黨而言,此時若僅攻擊國民黨無益於自己的成長。

贊成國民黨的人不會改變,甚至更加堅定,反對國民黨的選民還是可以投民進黨,因為投給大黨更不會浪費選票,那社民黨得到什麼呢?若模擬光譜貼近事實,社民黨非常有機會成長茁壯成為一個左派大黨,甚至使得民進黨萎縮。

他們要做的除了攻擊國民黨之外,還要站在中間偏左的位置,具體的作法是到民進黨強勢選區挑戰民進黨,才能突顯民進黨與國民黨的相似之處,並使選民注意到社民黨與民進黨的差異,爭取站在民進黨左邊的選民支持。

如果只是與民進黨曖昧地合作,打民進黨的議題,幫民進黨拉下國民黨立委,那投給社民黨和民進黨有何差異呢?一旦這種民進黨側翼的印象在選民心中形成,很可能下屆選舉社民黨就消失了。

筆者最後建議社民黨可以思考不久前英國選舉小黨的選票大幅成長,而工黨大敗的例子,也可以思考為什麼親民黨主席宋楚瑜近年來要頻頻攻擊國民黨政府。

政治上,立場相近的不一定要當朋友,有時候會是你必須擊敗的敵人。

相關文章:

Photo Credit: 社會民主黨

責任編輯:孫珞軒
核稿編輯:羊正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