裸女抗議「血汗鴻海」:為患白血病的富士康勞工發聲,3人已有2位往生...

裸女抗議「血汗鴻海」:為患白血病的富士康勞工發聲,3人已有2位往生...
Photo Credit: 公庫影音 截圖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台商作為一個跨國資本企業在全球各地設廠,不過台商在海外的不良勞動人權與環境汙染紀錄,近年來屢屢出現。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台灣勞團為了替在富士康企業工作、最後患白血病慘遭公司離職的的中國勞工發聲,23日晚上前往三創園區快閃抗議,並請一位裸體者全身塗白、遮三點,身上寫下紅色的「血汗鴻海」,抗議台資鴻海企業在中國四處剝削勞工,甚至造成工殤慘況。

公庫報導,原本陳抗者要前往鴻海企業所生產的蘋果經銷商店面前集結,並朗誦三罹病工人家屬:楊丹的爸爸,易龍的媽媽,馮宏剛的爸爸的信件,結果裸體陳抗者一出現在商場內,馬上被商場保全團團圍住,四人將裸體陳抗者驅離至商場外。

由於中國工人的家屬無力跨海來台抗議,香港勞團「中國勞動透視」將三工人家屬的心聲帶來台灣,台灣勞團仍在三創園區一入口處前朗誦信件。由於三位工人有兩位已經往生,聲援者搖鈴、灑冥紙抗議,哀悼勞工被企業壓榨致死。

根據楊丹哥哥寫的信件表示,楊丹是一位18歲進入富士康工作的女工,在工作四年後因身體不舒服,確診為T免疫母細胞性淋巴瘤。楊丹工作的部門是跟塑膠相關,要擦拭、擦洗塑料,第二個部門,主要加工的都是些成品手機,主要是測試、組裝。

根據蕭函青整理楊丹勞動狀況紀錄片的內容,楊丹表示:「基本上,每天在每個車間,都要經過幾十萬台成品手機的輻射,而且手機都是處於開機狀態的。車間裏面都有上千台電腦同時在開著機,同時也暴露在很多掃描器、射線底下。」

「在接觸那些東西那段期間,經常臉部會發紅發燙。剛開始也沒有在意,但沒多久後就出現咳嗽了,每天上班時,過馬路過天橋,走路喘得特別厲害。夜裏睡覺的話,咳得好厲害。後來去住院,醫生說要化療。打化療的時候,第一個療程有點不適應,併發急性胰腺炎。」

蘋果報導,鴻海(2317)則發表聲明強調,非常重視作為消費電子產品製造商的責任,為了確保所有員工的健康和安全,在全球業務範圍內採取最高等級的措施。

為了保護員工的隱私,包括他們的健康記錄是鴻海的一貫政策,鴻海不可以提供現任或前任員工的個人具體醫療資訊。不過,經過工會與外部機構獨立調查,被診斷出患有白血病的員工,他們在工作中並沒有與化學物質苯有直接接觸的經歷。

罹病員工楊丹卻說,患病之後三個月就被強行提出要終止勞動關係,在楊丹再三的請求下,延長一個月,就是四個月的醫療期,而化療幾乎都是自費。楊丹家人表示,楊丹患病後富士康就降低了楊丹的工資,發她的最低工資標準,按照深圳市最低工資標準給她發放,這樣違反了國家的相關法律,富士康做得非常的不人道。

ETtoday報導,該名抗議女子就被保全跟樓管帶離開,被1名女警以及5名男警強制架上警車,以違反社維法與公然猥褻罪,送往中正一分局忠孝東路派出所接受偵訊。

對此,女子朋友表示,抗議者並不是富士康員工,是近日富士康在大陸、香港等地盛傳「血汗工廠」的稱號,但那邊員工卻無法自由發聲,後來抗議者得知消息後,決定替家屬發聲在台灣三創園區對鴻海進行控訴,之所以選擇裸身也是為了要引起注意,但她沒想到會被抓進警局,目前友人已經請律師協助處理。

根據「流水線上 – 血汗企業監督平台Monitoring On Sweatshop Supply chain」在臉書上面布,在6月22日至26日之間,台灣與香港的勞工團體共同發起「2015國際反科技血汗行動週」,透過座談會、記者會與實際抗議行動等活動,讓社會大眾更了解台資的科技大廠,在海外所進行的血汗勞動實況,進而反省全球化之下的資本掠奪性。

該平台表示,台商作為一個跨國資本企業在全球各地設廠,不過台商在海外的不良勞動人權與環境汙染紀錄,近年來屢屢出現。

最近不管是永豐金控在韓國的Hydis關廠爭議,還是過去幾年鴻海在中國的富士康員工跳樓事件,都必須讓台灣社會大眾嚴肅檢視台商的海外人權紀錄。

抗議血汗鴻海 富士康工人患白血病 勞團裸體快閃抗議(公庫)
裸女抗議富士康血汗工廠 該女非鴻海員工(蘋果)
鴻海聲明:白血病員工工作未接觸苯(蘋果)
即/裸女身寫「血汗」現三創 控鴻海「讓我得白血病」(ETtoday)

如果您認同TNL的選文標準,歡迎在這裡推薦您認為「應該」要報導的新聞給我們。

Photo Credit: 公庫影音 截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