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否該有「被遺忘權」?當「網上的我」與「現實的我」逐漸合而為一,我們該有權決定如何處置自己

是否該有「被遺忘權」?當「網上的我」與「現實的我」逐漸合而為一,我們該有權決定如何處置自己
Photo Credit:Leonardo Rizzi CC BY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當資訊成為這個世界運作的「基底」、當資訊內在而非外在於我們、當資訊與具體事物變得難以區分,我們迫切需要重新思考如何看待這個世界與自身。資訊哲學或許不是最終的答案,但卻可以是個開始的起點。

答案應該很清楚,從場景的開始到結束,我們都不是一個現代性裡頭的現代人,而是那個提交給世界許多資訊、然後再被那些資訊所塑造的資訊複合體。這個例子或許略嫌簡陋,但卻是一個很可能將在三年之內實現的生活場景,足以說明資訊哲學如何從「資訊是什麼」轉到「資訊與人和社會」的討論走向。

當資訊成為這個世界運作的「基底」、當資訊內在而非外在於我們、當資訊與具體事物變得難以區分,我們迫切需要重新思考如何看待這個世界與自身。資訊哲學或許不是最終的答案,但卻可以是個開始的起點。

全文獲作者授權刊登,原文:思考資訊(上):我們生活在世界,而世界就是資訊思考資訊(下):我們變成資訊了嗎?

Photo Credit:Leonardo Rizzi CC BY 2.0

責任編輯:鄭少凡
核稿編輯:孫珞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