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票日倒數 倒數
0
23
11
50

前往選舉專區

《咒術迴戰》236話感想:「因為你是五條悟所以最強?還是因為最強所以是五條悟?」

《咒術迴戰》236話感想:「因為你是五條悟所以最強?還是因為最強所以是五條悟?」
圖片來源:《咒術迴戰》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五條悟這種強到離譜的半人半神存在,本應喪失一切共情能力亦不足為奇,但他仍留存對摯友的一份執著,甚至發展出相對正常的善惡觀,願意庇蔭他人,這是他獨特的微妙魅力。所以在我看來、也寧願相信,後來的五條悟,是先作為人生存,再作為最強存在。

文:黛絲影視手札 My Love Letter to the Fantasy World

《咒術迴戰》236話〈南へ〉感想

(以下暴雷,動畫黨勿入,連載黨也請確認自己已知曉236話內容再往下拉)

看這話時我相當崩潰,幾乎每一頁都是紅著眼眶往下翻,相信很多人都與我一樣……可越是難受,我越是需要用文字把心情整頓出來,要不然千絲萬緒糾纏,苦悶實在難解。

事實上,我對於五條之死並沒有很吃驚(理智上)。本來之前就已經分析過,按故事脈絡來看,五條不能贏、宿儺不能輸,因此由獄門疆解封開始我就已經不斷進行心理建設,告訴自己「即使下一話老師就敗了也不是什麼古怪的事」……當然,這無阻我昨天的激動。

這份心碎大概混雜了很多情緒,最強不再是最強的唏噓,一直以為會嬉皮笑臉永遠待在身邊的存在突然離去的悲慟。現在的我或者就像虎杖和乙骨,失去總是立於前方的燈塔的指引,卻還是只得迫著自己堅強走下去。

睡了一覺,又再反反覆覆看了236話很多遍。現在(稍微)冷靜下來了,雖然心疼不改,惟也覺得自己能說一句:236話寫得很美,甚至有點沁人肺腑的詩意。

1. 非人

五條悟臨終之際,我們總算能深入觸碰他內心那些無人能侵犯的領域。

「孤高的寂寥,我應該是最能共鳴的人。
我很喜歡大家,所以並不寂寞。
但是作為生物而非作為人類的內心某處,或許劃出界線了吧。
我做得到讓花朵綻放,也能呵護愛惜他們,卻不曾想讓花朵『理解自己』。」

孤高の寂しさは誰よりも共感できるつもりだ。
みんな大好きさ、寂しくなかった。
でもどこかで人としてというより生き物としての線引きがあったのかな。
花を咲かせることも愛でることもできる、でも花に「自分を分かってほしい」なんて思わないだろ。

芥見下下終於把我心目中五條悟的核心人設,用文字完美表達出來了。

五條悟是知道的——他與眾不同的事實,並非抽象比喻上,而是實際意義上。如果說界定物種同種與否的定義在於身體構造,那他早已超越凡人肉身,昇格為半神;如果說定義在於兩者能否相互理解,那能夠感受捕捉世間一花一葉、他人一呼一吸流向的他,便更已經不能說屬於人類這個物種。

所以他愛護他的學生、後輩、同伴,願意保護、指導他們,卻終究下意識不把他們視作平起平坐的對象……劃下無形的界線。

2. 線

他也不是從一開始就是這樣的。至少高專時期(準確來說是懷玉玉折事件前),他沒有對夏油劃過線。那時他不是不知道自己比大部分人都要強、認真起來世間少有人能匹敵,但其時的他,仍會將夏油劃入與他並肩的「最強」之中。

反殺甚爾後,他的心態出現了第一層變化,他認知到自己確實變成了「最強」——至少是當代無人能企及的高度。可是還不要緊。夏油還在線內。只要有那麼一個讓他認可為平等同伴、也認可他為平等同伴的人,只要有那麼一朵能理解他的花,他就還能勉強維持「人類」的身份。

後來,夏油叛逃。

線內終於還是變得空蕩蕩。

你可能會說,還有硝子呢,還有歌姬七海這些前後輩呢,還有虎惠釘那麼多學生呢——他的線內怎麼就只剩他一個人了?

可是由始至終,他的線內確實都只有夏油一個人。這句陳述對那些關心五條的人來說無比傷人,卻也無比真實,甚至連似乎一直身處線內的硝子,心底也明確知道。

「我要培育強大又聰慧的傢伙。不會再讓誰孤身一人了。」(育てる、強く聡い奴らを。もう誰も独りにさせない。)

「說實話,愛上你們倆中的任何一個,這種事就算天翻地覆都不會發生……但不是還有我嗎?說什麼孤身一人呢,混蛋。」(実はオマエらどっちかのことを愛してたなんてことは天地がひっくり返ってもないけどさ。私がいたろ。何が独りだ、馬鹿野郎。)

獄門疆解封前,硝子想起五條曾說過的話:他要培育強大而聰慧的學生,而且不會「再」讓他們孤身一人。

會說「再」,言下之意正是,五條一直都認為自己是「孤身一人」。同伴環繞,他不「寂寞」,然而孤高的「寂寥」,卻從未曾消失過。他是最強,他是咒術界的頂端,他是凡人伸手而不可及的更高存在,在此之上,他唯一曾經認可為平等同伴的某人,已不在世上。

所以硝子才明白自己一直被排除在線外。所以她才惱怒而感傷地喊他混蛋。

再連結回「天堂」中五條與夏油的對話——

「只要你感到滿足,不也挺好。」(君が満足したなら、それで良かったよ。)

「滿足嗎……如果在拍我背的人之中有你,說不定就能滿足了吧。」(満足ね。背中を叩いた中にお前がいたら満足だったかもな。)

分明說是沒期望過讓花朵(人類)理解自己,卻又說人生唯一遺憾是出戰前沒能讓夏油拍拍他的背為他加油,聽起來自相矛盾,但只要一想到他始終將他劃在線內的那份執著,一切便又顯得合理了。

「你是我最好的朋友,也是唯一的一個。」(親友だよ、たった一人のね)

3. 無情

值得一提的,還有五條對宿儺的共鳴。聽他述說「最後一戰打得很開心」、「沒能讓宿儺使出全力感到有點對不起(遺憾)」,沒有讓我感到很意外。那是作為世間絕對強者,終於碰上一個能與自己打得平分秋色、甚至把自己拉下王座的對手……所產生的遙相共鳴,在我看來是合乎情理的感嘆。

我相信不少人耿耿於懷的,是五條對與宿儺的戰鬥滔滔不絕,卻始終沒提過高專學生們半句。然而即便是這顯得略為無情的一面,也符合芥見下下一直以來書寫的人設脈絡。

五條愛護他的學生,這點無庸置疑,但在我看來——也一如他自己所述,那終究是一種近似神俯瞰世人、佛祖偏寵蓮花的憐愛,與能動搖他理智判斷、使他摒棄六眼物理情報、看透靈魂本質的夏油羈絆,有著根本上的不同。所以五條對他人的愛護,總是有情中滲著點孤高的無情。

另一方面,我也認為五條在出戰的一刻,便已經做好了可能落敗的準備,所以對於完成自己的任務(削弱宿儺)後離去,沒有太大的心理負擔,也不會覺得對學生虧欠太多。雖然不知道虎杖方的對策是什麼,但根據至今為止的伏線來看(父親?惠靈魂的反抗?五條藏起的最後一根手指?訓練時與日下部交換身體的虎杖?虎杖肉體本身的特殊性?等等),可以肯定的是,留有後手的絕對不只宿儺一方。

而五條一直賦予自己的束縛——培育出強大而聰慧、足以獨當一面的下一代咒術師——我相信、也祈願會在接下來以某種形式實現。

1
圖片來源:《咒術迴戰》

4. 最強

五條敗北身死,從此他不再是最強。

「因為你是五條悟所以最強?還是因為最強所以是五條悟?」(君は五条悟だから最強なのか。最強だから五条悟なのか)

當初夏油與五條分道揚鑣,嘴裡唸叨著這個問題。

不是最強的五條悟還是五條悟嗎?那要看你認為他的本質是什麼。

五條悟是一個人(靈魂)。最強是一個身份(名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