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日本首相參拜靖國神社 我們該討論的事情

關於日本首相參拜靖國神社 我們該討論的事情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洞見國際事務評論網專欄作者:理查德

我來得匆忙,不同於其他的旅客,引起了旁人的目光。

“You’ve got the whole day, man. No need to be hurry.” 店員慵懶而慢條斯理地跟我說。但我仍然放不下心中的焦慮,隨口點了杯摩卡,便走到靠窗的最角落,那張面著海的桌子。

You’ve got the whole day, man. No need to be hurry.

這是我在週末處理洞見稿件、完成報告、閱讀資料的地方。因為只有在這裡,我才能稍微緩和一點需要持續向前,維持競爭力的焦慮。我坐了下來,打開筆電,開始把那天那堂課寫成這篇文章。

靖國神社爭議與文化差異

教授不改講課的快節奏,描述著東亞在二戰後,中國、日本、韓國之間的歷史瓜葛。同學們繃緊神經,或者直接放棄試圖躲避,因為這位教授雖滿頭白髮,但是條理分明、眼神俐落,隨時講到一半就會點人起來問指定讀物內的問題。

但讓我充滿期待的是,我想知道他要如何介紹這個對美國、西方學生來說,較難理解的歷史爭議:日本首相赴靖國神社參拜,引發周邊國家嚴重抗議反彈,甚至造成政治糾紛。

(推薦閱讀:不要只看靖國神社,真正好戲在後頭!

要讓我理解為什麼西方學生無法了解此事的敏感度,就跟他們要了解為什麼這件事情如此重要一樣,是很難想像的。我雖然可以講出一大堆參拜靖國神社為什麼引起中國、韓國反彈的原因,但如何讓他們能夠體會?這是一種文化差異。

投影片上跳出了一個我陌生的旗幟:美國喬治亞州州旗。喬治亞州的旗幟曾在美國反種族隔離運動期間,被保守人士放入了南北戰爭時,象徵南方邦聯(開放奴隸州)的旗幟圖騰。這個作法引發強烈反彈,因為那個圖騰讓人們想起過去的奴隸制度,以及對種族的歧視。後來這個旗幟雖然經過修改,卻仍然隱約留著南方邦聯的旗幟元素。

目前的喬治亞州州旗/Photo Credit: Wikipedia

「各位可以想像,美國國內的一州,在旗幟上象徵性的調整,都引起了如此巨大的爭議,更何況如果這類爭議出現在國家之間。」二戰距離現在,比起美國內戰又更近,國家之間戰亂的責任歸屬,雖大致有了主流看法,但卻仍無法在國家之間獲得政治解決。也就不難想見為什麼,日本首相參拜靖國神社與否的問題,年年成為焦點。

這個類比讓我打心裡佩服這位講者。雖然沒有任何跨文化的類比是能完全貼切的,但這的確能讓人理解不同文化下,為什麼人們對同一個議題,有不同重要性的認知。

過去的傷痕、現在的爭端

這堂課的精采還未在這裡結束。理解問題的重要性,還有對於當今國際局勢的影響,至關重要。我們會因為過去的歷史經驗,而形成對現在情況的判斷。例如一個朋友常常承諾的跟做出來的是兩回事,之後他找你合作時,你也會懷疑他別有居心、動機不單純。

靖國神社在二戰之後的初期,並沒有入祀二戰期間的A級戰犯,而且被刻意排除入祀。「所謂A級戰犯,就是引發戰爭的直接禍首。」為了避免有人不了解嚴重性,教授特別說明了這點。後來靖國神社換了一個立場偏向右派的人主持廟務,搭配日本透過國內法,認定這些日本在二戰期間的A級戰犯,並沒有違反國內法律,在日本國內並不被視為罪犯,使得這批戰犯名正言順地入祀靖國神社。

這個舉動在一開始並沒有被其他國家知道,而期間日本首相也幾乎年年參拜靖國神社。在事情曝光後,這些A級戰犯的後代,有幾個人在日本政壇還十分活躍,他們也討論過要把父親們移出靖國神社,卻因為一人反對而作罷。

依照慣例,過去日本首相多在春祭的時候參拜靖國神社,但後來竟然被移到了靠近許多二戰紀念日的夏季。於是每年到了這個時候,凡是日本首相參拜靖國神社的那年,從民間到官方,東亞的國際緊張就會升高。

看在曾受侵略的中國、韓國眼裡,不論是民眾或者官方,都不可能對這個舉動沒有反應。特別是當現在還有許多存活著的慰安婦、受害者,還必須到日本的法院打官司,想爭取一點公道。

這樣的摩擦,在國際政治、民間反應上是很劇烈的。在一項民意調查當中,日本被韓國民眾認為是僅次於中國的第二大威脅。「日本就像是一隻需要被拴著的動物,如果沒有美國拴著,日本軍國主義隨時會復發。」

這種強烈的反感,或許也是在台灣的我們難以體會的。如果回顧剛剛簡介的歷史,不但誰入祀靖國神社,是人為因素決定,移祀也曾被討論,那麼這些A級戰犯被留在靖國神社中,就是一個政治決定,無關什麼文化價值。而首相是否參拜靖國神社,更是一個政治決定。

那麼對於中國與韓國來說,每一次的參拜,都是在彰顯日本右派民族主義者對戰爭罪行的否認。而目前日本也沒有將否認二戰罪行、否認屠殺等行為入罪,更容易讓受害國、受害者、受害者遺族認為,日本政府每年只是照本宣科念念道歉反省文稿,但仍然對否認侵略歷史的行為視若無睹、甚至默認。也就不奇怪為什麼韓國會認為日本軍國主義隨時可能復發,而中國與日本的摩擦更是週而復始。

如何處理問題?一個務實的角度

「從日本首相在1980年以後的作為來看,我們可以發現,參拜靖國神社完全是為了國內政治的目的,對日本的對外關係沒有任何好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