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票日倒數 倒數
0
23
11
50

前往選舉專區

宛如「中國式殖民地」的柬埔寨七星海特區:項目已近乎停滯,但對當地環境的影響難以逆轉

宛如「中國式殖民地」的柬埔寨七星海特區:項目已近乎停滯,但對當地環境的影響難以逆轉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位於柬埔寨南部的七星海(Dara Sakor)濱海旅遊度假特區已簽約15年,仍然進展甚微。這是一家中國公司的宏偉規劃,旨在建造自成一體的旅遊城市。有人稱之為「中國式殖民地」,開發企業稱之為「盛宴和狂歡」的場所,配有國際機場、深海港口、發電站、醫院、賭場和豪華別墅。

A drone shot of the Dara Sakor development project

Photo Credit: BBC News/ Benjamin Begley

柬埔寨七星海特區還是大片荒地

柬埔寨七星海特區是「一帶一路」的重點項目之一,被一些人稱為「中國式殖民地」,反映了洪森政權與中國政府及企業千絲萬縷的利益交織。BBC記者深入當地,發現隨著中國經濟出現危機和資金鏈斷裂,該項目已經近乎停滯,但對當地居民和環境的影響難以逆轉。

高速公路穿過森林,延伸到海邊,通往全球最大的旅遊項目之一。

位於柬埔寨南部的七星海(Dara Sakor)濱海旅遊度假特區已簽約15年,仍然進展甚微。

這是一家中國公司的宏偉規劃,旨在建造自成一體的旅遊城市。有人稱之為「中國式殖民地」,開發企業稱之為「盛宴和狂歡」的場所,配有國際機場、深海港口、發電站、醫院、賭場和豪華別墅。

機場還在興建,一座結合五星級酒店和公寓的賭場孤零零地坐落在海邊,旁邊是尚未完工的道路,周圍是建築工地。

作為旅遊項目,這裏才剛剛起步,但它已經破壞了自然環境,並影響成千上萬的本地居民。

中國在柬埔寨的經濟足跡令其他國家相形見絀,當地一半的直接投資和大部分的對外援助來自中國。

柬埔寨積極響應中國的「一帶一路」倡議,該政策由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提出,旨在把中國建設和投資的基礎設施擴展到世界各地。這當中很多是有效益的,也有很多投資顯得投機、倉促和規劃不當。

與七星海隔海相望的西哈努克(Sihanoukville,又稱西港)以前是寧靜的海邊小鎮,在短短幾年轉型成規模龐大的建築工地,以滿足中國人對賭場的需求。

這助長了犯罪浪潮,博彩業在新冠疫情期間經濟崩潰,鎮上到處都是建了一半的空塔樓。七星海項目有充分理由會重蹈覆轍。

「這就像是沒有麵粉的烘焙。」亞利桑那州立大學的柬埔寨學者索法爾·亞爾(Sophal Ear)說。

「你不能依靠不可持續的做法去實現可持續發展。中國的房地產泡沫怎麼辦?中國打噴嚏,柬埔寨就會感冒。」

洪森式發展

The UDG construction site

Photo Credit: BBC News/ Jonathan Head

七星海項目進度非常緩慢

七星海是柬埔寨前首相洪森首肯的開發項目。

該項目規模龐大,但項目初期幾乎完全保密。BBC發現,項目對居民或環境的影響評估極少。

參與項目的中國公司也幾乎沒有提供任何關於自己的信息,部分公司的記錄令人生疑。該項目還讓國際社會質疑中國在柬埔寨這個地區可能另有企圖。

中國在援助和投資方面「無需解釋」的態度吸引了洪森,洪森以強人自居,在上世紀90年代結束了柬埔寨長達30年的內戰和革命後,他推動柬埔寨飛速發展,領導其趕上鄰國。

但實現這種程度的經濟增長很大程度是通過給予親信和外國公司慷慨的優惠政策,特別是大片租地。

「柬埔寨沒有制度規章,」《洪森領導下的柬埔寨》作者塞巴斯蒂安·斯特蘭吉奧(Sebastian Strangio)說。「這個體制依靠的是保持讓有權勢的人滿意。」

柬埔寨地圖

Photo Credit: BBC News

七星海項目可追溯到2008年初,當時位於天津的民營企業優聯集團(UDG)以100萬美元押金獲得99年租約,那是柬埔寨法律允許的最長租期。該公司取得最初36000公頃的開發權後,又追加了9000公頃。

UDG在十年內無需再支付任何費用,此後每年只需支付區區100萬美元——對於佔據柬埔寨整個海岸線五分之一的控制權而言,如此慷慨的安排讓人訝異。

由於這塊土地位於波東沙哥國家公園(Botum Sakor National Park)內,且大大超出了任何單個項目都不得超過一萬公頃的法定限制,如果外界知悉此事肯定會引起很大爭議。

但由於當時沒有公布該筆交易的資料,柬埔寨媒體也沒有對此進行討論。

Som Thy

Photo Credit: BBC News/ Jonathan Head

有12個村莊的居民因為七星海項目流離失所,包括索姆·緹的一家。

當地漁民索姆·緹(Som Thy)騎著摩托車帶BBC記者穿過森林中的沙路,來到UDG佔地內他以前居住的地方。大部分樹木已砍伐殆盡,剩下幾棵孤零零的巨樹依然矗立,周圍是荒蕪的廢墟。

非政府組織全球森林觀察(Global Forest Watch)指出,自2008年以來,該國家公園已流失近兩成的原始森林。千餘個家庭被迫離開家園,索姆·緹的家庭就是其中之一。

「看到這裏雜草叢生,我就很想哭。」他眺望著曾經的家園和稻田說。果園裏還剩下幾棵腰果樹,那是他家過去用來幫補耕種和捕魚收入的。

有12個村莊的居民因為七星海項目流離失所,和他們一樣,索姆·緹也在2009年搬到了該公司在離海岸幾公里處建造的一座小木屋。

最初幾年曾發生多次抗議活動,如今,索姆·緹仍是拒絕接受企業賠償方案的少數人之一。

他說,他們無法靠分到的小塊土地謀生,該公司賠償的金額只是他們原有土地實際價值的一小部分。

他有時會偷偷回到七星海區域開船出海捕魚,他還曾赴泰國尋找工作機會。他抗議者的身份,讓他無法像他弟弟那樣在賭場周邊的建築工地找到工作。

UDG為投資者製作了華麗的宣傳冊,上面充滿美好的畫面,包括修剪整齊的高爾夫球場、整齊劃一的別墅和享受海濱休閒的幸福家庭等。還有一些複雜的地圖,將這個度假模範城的各個部分繪製在一起,包括科技教育新城片區、世貿城市中心和山林雅居片區。

Botum Sakor National Park

Photo Credit: BBC News/ Lulu Luo

波東沙哥國家公園自2008年開始流失了五分之一原始樹林

這一切都與今天的景象相去甚遠,我們看到的是荒蕪的樹林、流離失所的居民,以及還沒建好的道路和建築。

中國環保組織永續全球環境研究所(Global Environmental Institute,簡稱GEI)曾在2016年發表關於七星海的報告,報告指出該公司未發佈按照柬埔寨法律要求進行的環境影響評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