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廠工人臥軌事件一週年,今「抗爭團拜」要求勞委會撤銷告訴

關廠工人臥軌事件一週年,今「抗爭團拜」要求勞委會撤銷告訴
Photo Credit: Edd Jhong CC BY SA 2.0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Photo Credit: Edd Jhong CC BY SA 2.0

Photo Credit: Edd Jhong CC BY SA 2.0

今(5)日為關廠工人臥軌事件一週年,全國關廠工人連線前往台北車站舉行「開工大吉 抗爭勝利」活動。關廠工人連線維持一貫的訴求,要求勞委會撤銷告訴,並認定所有關廠工人案件皆為「公法案件」(註一),冀藉此使政府正視所有台灣勞工的權利。

全國關廠工人連線表示,勞委會編列預算向受害勞工求償,並派就業服務員向不和解的勞工施壓;他們希望勞委會推動修改《勞動基準法》第28條(註二),使勞工退休金與資遣費得獲優先清償權,由政府「代位求償」以保障勞工權益。

台灣90年代爆發製造業外移潮,引發國內工廠惡性倒閉風波,使勞工頓失生計;1996年,「全國關廠工人連線」因此應運而生,由聯福製衣、東菱電子、福昌紡織、耀元電子等企業勞工自救會所組成。

當時關廠工人向政府申請名為「關廠歇業失業勞工促進就業貸款」之退休金與資遣費,卻在事隔16年後的2012年6月,陸續收到勞委會通知追繳償還本金、利息及罰款;也因此引發去年關廠工人連線於台北車站臥軌抗爭事件。

台北車站臥軌事件 關廠工人要求政府「代位求償」

去年2月5日,勞委會就業安定基金管理委員會召開會議,針對關廠工人事件祭出新的解決方案,然該方案《紓困補貼實施計劃》不符關廠工人連線訴求,該組織隨後前往台北車站,進行臥軌抗爭活動,要求政府「代位求償」(註三)。

當日晚間,近百名關廠工人以臥躺方式佔據台鐵第3月台鐵軌,列車也因此被迫停駛,警方也隨即開始勸離抗議者,該組織的8名幹部,也遭警察以違反公共危險罪為由逮捕。這次的臥軌事件影響台鐵近6千名旅客,然也因此使關廠工人事件受到大眾的關注。

整起事件的重要爭議點在於,關廠工人們簽署的「關廠歇業失業勞工促進就業貸款」,實質上究竟屬於「代償」還是「貸款」。勞委會官員陳伸賢當時曾表示,該契約為具有「代位求償」精神的貸款;然於16年後,勞委會卻主張那筆錢是政府「貸款」給人民,並向工人追求償還本金、利息。

經過去年的臥軌事件,勞委會職訓局局長林三貴表示,如今關廠工人案件共有548件,其中254件已申請完成和解;仍在訴訟程序的199個案件已轉移至行政法院,此舉意味著這些案件今後屬於「公法事件」,公法時效請求權僅有5年,關廠工人之貸款也能因此一筆勾銷。

台灣國際勞工協會秘書長陳秀蓮認為,去年關廠工人的臥軌事件,代表的是底層人民的權益訴求,相反地也代表政府部門對於惡質資方的疏於監督。雖然已陸續有近兩百個案件被認定為「公法事件」,然卻還有許多年邁的關廠工人正面臨著看不見盡頭的司法煎熬。

註ㄧ:公法案件

關廠工人事件中的《關廠歇業失業勞工促進就業貸款》契約,若其為公法案件則由行政法院審理,而公法契約消滅時效為5年;反之,若被歸類為民事契約,則由民事法院審理,其消滅時效為15年之久。一開始,勞委會主張該契約屬民事案件,然臥軌事件後,陸續有許多訴訟案件轉移至行政法院審理,5年的消滅時效限制,可望使關廠工人無需返還資遣費。

註二:《勞動基準法》第28條

現行勞基法第28條中規定「僱主因歇業、清算或宣告破產,本於勞動契約所積欠之工資未滿六個月部分,有最優先受清償之權」,而若將勞方退休金與資遣費納入條文,賦予最優先清償權,則能避免企業資產遭銀行扣押後,使勞方無法獲得其應得的退休資遣費之窘境。

註三:代位求償

民法第242條規定:「債務人怠於行使其權利時,債權人因保全債權,得以自己的名義,行使其權利。但專屬於債務人本身者,不在此限。」關廠工人事件中,政府可透過債權移轉的方式,先行償還勞工薪資,再以國家公權力向資方求償。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