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志不當「模範學生」的小米老闆雷軍:他是「雜牌山寨機」創辦人,如今公司市值已達450億美元

立志不當「模範學生」的小米老闆雷軍:他是「雜牌山寨機」創辦人,如今公司市值已達450億美元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2011年首支小米手機上市前,雷軍的名聲在中國大陸以外的地區並不響亮;在小米創業初期,許多人甚至不看好這支「雜牌山寨機」。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Text:Julian Kan;Photo:達志影像

在朋友和熟人眼中,雷軍是個溫良恭儉讓、重情講義之人。他卻說,自己是個「眼裡揉不進沙子」的完美主義者,只是想做一件偉大的事情,享受驕傲自豪的感覺……

距離鄧小平的「改革開放」不過30多年,中國大陸經濟一飛沖天,以絕無僅有的速度向前奔馳,年均增長率近10%,2010年更一腳踢開日本,遙遙領先德國、英國、法國,成為全球第二大經濟體,對外貿易規模世界第二,外匯存底超過3兆美元,近200種製造業的產量高居世界第一。

而一群沒有背景奧援,卻懷有夢想與真材實料的中國新一代創業家,在滔滔洪流中找到方向,抓住機會扶搖直上,不僅書寫了精采人生,且累積非常驚人的巨額財富。時勢造就了他們,他們也造就了未來的時勢。

立志做與眾不同的事

「站在颱風口,豬也能飛起來。」這是小米科技創始人雷軍的名言。他想表達的意思是,只要順勢而上借力使力,平庸之輩亦可闖出一片天,話語中有幾分謙虛,更有幾分難掩的豪邁之氣。

事實上,直到2011年首支小米手機上市前,雷軍的名聲在中國大陸以外的地區並不響亮;在小米創業初期,許多人甚至不看好這支「雜牌山寨機」。

孰料,產品正式銷售以後,消費者的反應超級熱烈,5分鐘便在網上售出30萬支,日後更劇烈撼動中國手機市場,大挫韓國政府傾全力扶持的三星集團,連Apple也一度敗落,使得今年才45歲的雷軍已名列《富比士》(Forbes)全球百大富豪,個人淨資產額高達132億美元。

由於小米是一家「有限責任公司」,股票並未上市上櫃供大眾買賣,導致市值的估算頗複雜,因此《富比士》沒有正式調整雷軍的身家排名。不過,若以持有股份的比例粗估,雷軍極可能是「檯面下」的亞洲與中國首富,財產直追Facebook的祖克柏(Mark Zuckerberg),勝過長江實業集團主席李嘉誠和阿里巴巴創辦人馬雲。

籍貫湖北的雷軍出生於教師家庭,從小愛讀書、功課好,總是名列前茅。他的分數足以進入北大或清華,但他選擇了離家近的武漢大學電機系,只花了兩年就修完規定學分,還因成績優異拿了許多獎學金。

大學一年級,雷軍閱讀的一本書影響了他的一生─《矽谷之火》(Fire in theValley),內容描述賈伯斯(Steve Jobs)等人在矽谷發起的劃時代技術革命,也開啟了他對未來的無限想像。「看完這本書,我幾個晚上都沒睡好,在武漢大學的操場上走了一圈又一圈,立志成為一個偉大的人,走了好幾個晚上才平靜下來,」

他說,「我希望做一些與眾不同的事,能成就自我。」不過,那時的他夢想比較「樸素」─當一個出類拔萃的知名程式設計師。

他用兩年讀完別人四年才能讀完的課程,並與友人合著《深入DOS編程》、《深入Windows編程》等業界「必讀」的暢銷書,也累積到了人生的「第一桶金」。

失意卻不服輸

1992年,年輕的雷軍進入成立未久的金山軟件,六年後,還不滿30歲的他被拔擢為首席執行長,可謂年少有成。金山是一家頗有名氣的軟體公司,產品包括類似Office的文書處理系統、線上遊戲、防毒軟體等等。在這一階段的生命裡,他秉持「好學生」的思維,篤信「不怕苦,不怕累,人定勝天」的哲理,經常工作到三更半夜,一晃就是16年。

在雷軍的帶領下,金山的業務蒸蒸日上;可惜,無論他再怎麼努力,金山軟件依舊格局有限,遲遲無法躍升為首屈一指的企業體,連股票上市都波折重重。他的信念動搖了,他開始懷疑,莫非當個「模範學生」、「模範員工」、「模範主管」並不足夠?「循規蹈矩」反而是人生更上一層樓的絆腳石?

「我這個人很努力、很勤奮,帶著一幫和我一樣的人,打了這麼多年江山,整成這個樣子,我肯定不服氣。」他說,「要是我沒努力也認了,但是我非常努力。二十多年,這麼多的機會,一個都沒撈著,我問自己為什麼,問題肯定出在我身上了,那我的問題是什麼呢?就是不服輸。」

2007年12月,雷軍離開了金山,他青春歲月的投注。記者會上,他朝眾人深深一鞠躬,紀念自己任職的最後一天,同仁們因不捨而激動不已,「我終於把債還完。」他說。

不少媒體評論雷軍為人執著,但始終沒抓準時機─網路時代來臨的時候,他繼續做軟體,總以為憑一己之力,能夠改變整個中國大陸的軟體產業生態,所以錯過發展網路事業的黃金時間,更可歎的是,金山雖為老字號,且堪稱中國國內排名前幾的軟體開發公司,但股票上市後的市值,竟比不上網路公司的零頭。

日後接受採訪時,雷軍解釋:「其實,在金山後期我就覺得不對了。堅信自己很強大,可以像坦克車一樣逢山開路、過河架橋、披荊斬棘,但當你殺下來以後,才發現遍體鱗傷累得要死。你在想,別人成功怎麼就那麼容易?」他還坦承:「離開金山對我是一次重創,心理上的創傷超過了大家的想像。」因此才語重心長地說出「站在颱風口,豬也能飛起來」這般感慨之語。

調整心態重新出發

忽然之間,中國最年輕的CEO失去了舞台,生活變得平靜卻寂寥。「那半年,沒有一家媒體想採訪我,沒有一個行業會議邀請我參加,」雷軍回憶道:「我有的是時間,可沒人記得我,我似乎被整個世界遺忘了,冷酷而現實,人情冷暖忽然間也明澈如鏡。

那個階段,除了錢,我變得一無所有。」沉潛期間,他一面思考下一步該怎麼走,一面繼續擔任「天使投資人」(Angel Investor)幫人實現夢想。「天使投資」這個字彙源於紐約百老匯,意指富人擔任股東,資助具正向意涵的戲劇表演。

後來,被引申為個人或機構直接投資有發展潛力的初創企業。雷軍首先投資孫陶然的網路金融公司拉卡拉,他倆相識於1996年的某次會議,雙方一見如故,所以當孫陶然需要創業資金時,雷軍二話不說立刻點頭。

此外,他還相繼投資了陳年的電子商務平台凡客誠品、俞永福的優視科技等,總共多達20多個企業體。雷軍曾多次申明他的投資立場:「如果你不是我的熟人,或者熟人的熟人,不用來找我看項目,我不會投的。」

過程中,雷軍逐漸想通了過去的糾結,心態亦重新調整。「其實沒什麼,人家原來是看著金山,不是看著你雷軍。沒關係,我會捲土重來的。」他說,「等我把天使投資做起來以後,我發現大家看我的眼光變了,因為在另外一個領域裡,我可以做得更好。」言下之意,從前的光環來自「金山CEO」這個職銜;如今,他自己頭上便金光閃爍。外界質疑他眼光不夠精準、沒抓住時機,他則用傲人的成果予以駁斥。

雷軍投資的20多個項目中,有17個幫他賺進大把鈔票,身家遠比金山時期高出許多,帳面上的資產起碼2至3億美元,頓時,他又成為中國大陸IT產業紅人,業界甚至將他列為「TABLE」五強之一,T代表騰訊馬化騰,A代表阿里巴巴馬雲,B代表百度李彥宏,L代表雷軍,E代表奇虎360的周鴻禕,他們分別憑藉即時通訊、電子商務、搜索、防毒,建立了雄據一方的網路帝國,惟獨雷軍的背後沒有企業體,純粹以個人之姿稱霸。

不忘初衷實現夢想

雷軍心中的「矽谷之火」即將再度熊熊燃燒。他發現,「TABLE」獨缺強而有力的行動平台,這似乎是他東山再起的最佳戰場。某一晚他突然驚醒,腦海裡有個念頭一直轉不停:「我還記不記得小時候的夢想?還願不願意為夢想去努力?」於是,2010年,小米手機順勢而生。「我們在80年代後期就想做世界一流的公司,只是當時沒有機會,」

雷軍解釋,「懷抱這樣的夢想,我們創辦了小米。四年前根本沒有人信,小米有八個聯合創始人,五個從美國工作回來,是海歸派,三個中關村的創業者,平均年齡40多歲,年輕力強,最大的壓力是萬一失敗了怎麼辦?當時激勵我自己的,真的是夢想,人生還是要實現自己的夢想,不管結果怎麼樣。追尋夢想永遠是最勵志的話題。不管你的夢想有多離譜,都應該堅持自己的目標、勇敢追尋,這就是夢想的力量。」

令人意外的是,2011年7月7日,金山發布了一項人事命令─董事長求伯君「因健康理由」將於半年後退休,接替人選為「回鍋」的雷軍。談到時間和精力如何分配,他回答:「實在沒有辦法拒絕張老闆和求老闆20年來的情誼。對於金山,只有義不容辭。」不過,這一次,為他搭建舞台的不再是金山,而是他自己。

2011年8月16日,北京798藝術中心,雷軍身穿黑色T-shirt和深藍色牛仔褲,首次以小米科技CEO的身分站上舞台中央,手中高舉一支「頂級智慧手機」,對台下800多名翹首盼望的群眾侃侃而談。現場有人覺得這和賈伯斯(大陸譯為喬布斯)介紹蘋果手機時的情狀非常相似,忍不住大喊「雷布斯」。

從此,小米手機迅速攻城掠地,每逢新機上市開放預約,總在10分鐘內完售,2014年第三季甚至擠進全世界前三強─該年度,小米共售出 6112萬支手機,增長227%,含稅收入約743億人民幣。根據統計,小米於去年完成融資後,市值已達450億美元,晉身全球身價最高的科技公司。

對雷軍個人而言,「這是我人生中最後一件事情,幹完拉倒!」

相關評論:

本文獲《東西名人》授權刊登,原文請見〈雷軍 乘夢想御風而上〉2015年6月號

責任編輯:吳象元
核稿編輯:孫珞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