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桌遊人的三個特質:他們求的不是勝利,而是一場建立在真摯互動上的「社會遊戲」

關於桌遊人的三個特質:他們求的不是勝利,而是一場建立在真摯互動上的「社會遊戲」
Photo Credit:Justin Hall CC BY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有時我們稱之為「達人」或「狂人」,甚至是「XX宅」。在桌遊界,也有專門用來稱呼這類朋友的說法,也就是「Geek」,一般譯為「極客」、「怪客」、「狂人」等。

我們都知道,桌上遊戲最有趣的地方就是和其他玩家的「互動」,所以即便我們對桌遊到達痴迷的境界,少了「咖」(或者說玩伴)是無法達到「玩桌遊」、享受互動樂趣的效果。因此,今天我們要討論的主題便是陪我們一起玩桌遊的「朋友」們。

首先,根據接觸的時間長短而言,他們大體上可分為三種:一種是剛接觸桌遊的新朋友,簡稱為「新手」。另一種則是接觸一段時間,並開始購買遊戲,可以稱為「一般玩家」。

最後一種朋友則比較特別,桌遊對他們而言彷彿生命一般,你可以自他們的言談中聽見無數跟桌遊有關的話題與字眼。簡言之,他們的生活幾乎就是桌遊。

此外,這群朋友不但有可觀的收藏,對桌遊也有獨特的喜好與見解。

通常,類似的朋友可以在各種嗜好領域中發現,就像有人特愛自行車、有人特愛紙膠帶,至於動漫就更不用贅述了。有時我們稱之為「達人」或「狂人」,甚至是「XX宅」。在桌遊界,也有專門用來稱呼這類朋友的說法,也就是「Geek」,一般譯為「極客」、「怪客」、「狂人」等。

今天我們討論的焦點,最後一種朋友,也是最特別的一種。為了大家閱讀方便,我們在此且稱之為「桌遊人」(board-gamer)好了。

Photo Credit:Augie Malson CC BY 2.0

Photo Credit:Augie Malson CC BY 2.0

喜「新」厭舊

一般而言,桌遊人對於新遊戲鮮少說「不」,這不是因為他們對於新遊戲來者不拒,而是他們很少為了特定遊戲放棄其他新遊戲。因而,桌遊人的眼光時常飄向新遊戲,並且關注新遊戲發售的消息。這麼說來,桌遊人不過是一群財力雄厚又喜新厭舊的收藏癖罷了,喜新厭舊人人有之,何足道哉?

實際上,桌遊人喜新厭舊是相當有「內涵」的,並不是無盡的慾望,以及揮霍不完的鈔票而已。我們得先弄清楚,桌遊人到底是單純地沉迷在「擁有」的滿足感呢?還是另有所好?

對於桌遊人而言,新遊戲最迷人的地方在於「新樂趣」。

相較於「滑」之而來、「滑」之而去的手機遊戲而言,桌遊的樂趣並不是花了錢、得到遊戲以後便能一蹴可幾。買到遊戲後,還須經過研究規則、試玩與修正規則理解等步驟才能享受到該遊戲的樂趣。

這過程不但需要投入許多時間,有時還要製作中文化,以免周遭的「玩伴」因為語言障礙望而卻步。因此,有時桌遊人在玩一款新遊戲前,前置準備時間很容易超過一場遊戲所需的時間(約1至2小時,甚至更久的準備時間,都所在多有)。

不過,並非所有人都喜歡嘗試新鮮、陌生的遊戲。除了曠日費時之外,並非所有人都願意跨越自己的舒適圈,去體驗陌生的事物或環境。因而,在推廣桌遊的過程中,常常會聽到「這太複雜了,我不會耶!」或是「我不知道怎麼玩耶……你們玩就好了!」等類似的回應。

也許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原因拒絕邀請,但不得不提的是,「拒絕」嘗試新遊戲,乃至於新事物的人們,所在多有。因此,桌遊人們就如探險家一般,在不同的新遊戲間,尋找不同的樂趣。而規則與理解的過程,正如探險路途中,充滿驚險與刺激的挑戰。

常言道,活到老,學到老。這句話是在強調一種勇於嘗試、挑戰新事物的精神。不論真實的年齡如何折騰我們,保有一顆好奇、進取的心才能青春永註。在桌遊的世界中,我們可以從桌遊人身上看見這種精神的實踐與發揚,我想這是桌遊最令人讚賞的一部分吧!

Photo Credit:Augie Malson CC BY 2.0

Photo Credit:Augie Malson CC BY 2.0

求勝不好勝

上一部分中,我們理解到桌遊人為何喜「新」厭舊。似乎可以推論,在桌遊人的眼中,收藏桌遊比較像是在收藏「樂趣」,而不僅是遊戲本身而已。

不過,回到遊戲的本質來看,幾乎所有遊戲都有勝負之分,而且,勝利果實的甜美滋味實在要人回味無窮,特別是那種「史詩級」的勝利,更是令人難以忘懷。因此不管是什麼樣的遊戲,求勝似乎是天經地義、理所當然的目標了。畢竟難道桌遊人在追求「樂趣」時,絲毫不在乎勝負嗎?

其實桌遊人就跟一般人差不多,當然也會想要嚐嚐勝利果實的滋味囉!然而,勝利只是遊戲的目標,是由參與其中的玩家們共同追求的目標。但勝利卻不是所有玩家的必然結果,因為勝利總是和失敗形影相隨。

雖然有時有許多贏家,但贏家卻常常只是那唯一一位,其餘接為輸家。因此,對於玩遊戲無數的桌遊人而言,勝敗乃兵家常事。因為勝利,是享受遊戲樂趣的目標,玩家在遊戲中透過追求目標的過程來體驗樂趣之所在。

經歷過無數場遊戲之後,這個過程將逐漸昇華,開始體認到人各有所長,我們往往難以在特定遊戲中有很棒的表現。此外,有時命運女神轉頭離去,追求有骨氣的失敗反而比困獸之鬥來的體面多了。到了最後,玩遊戲的目的就變成超脫勝敗的純然愉悅了。就像陶淵明「好讀書,不求甚解」一般,桌遊人可說是「好遊戲,不求必勝」了。

這麼說來,桌遊人對遊戲的態度似乎有點消極?不求必勝也許是消極了些,但是別忘了,雖然桌遊人重視樂趣而非勝敗,「求勝」仍是遊戲的主要目標。桌遊人並不會為了追求其他目標,而放棄這個目標。

因為樂趣的來源在於玩家們願意追求遊戲的「主要目標」,也就是求勝。換言之,桌遊人在遊戲中仍會想盡辦法獲勝,但不執著,也不會刻意針對某位玩家,或為了追求其他目標而破壞他人享受樂趣的機會。

建立在真摯互動上的樂趣

正因為「求勝不好勝」這種特質,再加上新遊戲輩出的誘惑。桌遊人不會輕易地為了一棵樹,放棄了一整片樹林。換言之,桌遊人寧願將精力放在各式各樣的遊戲上,鮮少為特定遊戲投入大量精力。

因此,雖然圍棋、西洋棋、象棋等諸多抽象棋類遊戲,不但有國際賽事,也有以這些遊戲維生的職業選手。我們卻很難找出特定幾款桌遊,讓桌遊人投入畢生心血,鑽研終生。原因在於,抽象棋類與現代桌遊之間,除了在機制的設計上有先天的差異外,玩家的特性也是天壤之別。職業棋士志在精深,桌遊人則在廣博。

雖然,我們在前面已經談過桌遊人志在追求「樂趣」,卻不能完全解釋「樂趣」對於桌遊人的意義。

原因在於,一款遊戲之所以能為玩家帶來「樂趣」,除了遊戲本身之外,也要有好的「玩伴」才行。「樂趣」之形成,此點至關重要。因為大部分的桌遊都需要足夠的玩家才有辦法進行,不類多數電子遊戲,對著螢幕便可以自得其樂。

Photo Credit:Justin Hall CC BY 2.0

Photo Credit:Justin Hall CC BY 2.0

雖然,時下電子遊戲世界裡的玩家不再孤單了,因為玩家可以透過網路來與其他朋友互動,這也使得線上遊戲(多數時需要網路才能運作的遊戲)得以成為時下最流行的遊戲。明顯地,即便在虛擬的世界中,玩遊戲的人們也傾向有好的「玩伴」。

相較於虛擬世界的「玩伴」,桌遊世界的「玩伴」更為真實了。在玩遊戲的過程中,玩家不但要面遊戲,還要面對「玩伴」們所形塑的「社群」。

螢幕之後,我們也許可以將自己隱藏起來,但遊戲桌上,玩家們可是面臨著真槍實彈人際關係的考驗。所有的互動都變得更加直接,而不同玩家的個性也展露無遺。因此,在桌上遊戲的世界中,玩家玩的不僅是桌遊,也是一場在「玩伴」們組成的「社群」裡,真實的「社會遊戲」。

正因為「玩伴」、「社群」與「直接互動」這些要素,玩家受制於「社群」壓力的機會更多也更大。換言之,在一場桌上遊戲中,你的對手可能是你的死黨、另一半、家人、長輩、子女、上司、同事等。這些「社會關係」都將影響我們在遊戲中的一舉一動,於是我們時常會因為「社會關係」的壓力做出一些妥協。而這些現象,在桌遊世界中是相當直接且鮮明的。

所以,對桌遊人而言,很多時候過分在意輸贏不但會毀「玩伴」的「奇蒙子」,甚至會令自己陷入再也找不到「玩伴」的窘境。因此,多數時候,桌遊人寧願來一場「互動愉快」的遊戲,也不會特意大殺四方,讓所有的對手難堪。換言之,「樂趣」對於桌遊人而言,「社交」的樂趣往往大於「獲勝」的樂趣。

小結

桌遊人真的只是財力雄厚的收藏癖嗎?還是有更多看不見得內涵呢?相信透過以上的解釋,各位朋友們對於桌遊人已經有更多的認識了。

桌遊對桌遊人的意義是什麼呢?我們不妨這麼說吧,桌遊人是群「深」愛桌遊的人,其原因在於那得之不易的「新樂趣」。而這個「新樂趣」的基礎,乃是桌遊人與「玩伴」間有趣互動。

相關評論:寫給老師們的桌遊指南:期望透過遊戲啟發學習動機,請先從「正視遊戲」做起

本文獲作者授權刊登,原文請見:【遊弈思】桌遊人的三個特質

責任編輯:吳象元
核稿編輯:羊正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