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廣東話 香港人為奴

沒有廣東話 香港人為奴
Photo Credit: Woody Lok CC BY ND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以上種種固然祇是較為功利的講法,殊不知更嚴重的是,「普教中」將會潛移默化地摧殘百七十年爾來藴育的鄉土文化。

筆者曾去過西安讀書。當地教育迎門直情禁止學生在學校說方言,學生埋頭為了應付考試,現在家家戶戶都在說普通話,所以西安已經越來越少人識講陝西話了,照這樣的趨勢下去,陝西話將可能和兵馬俑一並成為歷史。我因此十分擔憂:「不知正在被中共統治的香港,她的語言會否也將面臨同樣的厄運?」

後來我認識了些台灣的朋友。從他們的憶述中我得知台灣1950年代也曾推行過「國語運動」,查禁台語歌曲唱本,學校也禁止講台語。不過到了今天,他們已經後悔了,因為這樣的語言政策不但迫使那些母語族群淪為次等公民,更毀壞了台灣的鄉土民族文化,現今想再挽回,經已很難。

作為香港人的我不禁設想,倘若港共政府他日也倒行逆施,硬推普通話為官方語言的話,香港的學校教學和立法會發言將會要求使用普通話,而不準說其他語言。這樣將會致使香港的本土文化和集體回憶毀於一旦;還有那些土生土長的香港人,也將因此而被新來港的「普通話族群」所奴役。

最後,我回到了香港。那時適逢廣東省廣播被禁說粵語的事情發生,廣州亦因此爆發多次大規模的「集體性事件」。這一連串的事情大大觸發嶺南人的反思:「廣州、深圳……等廣東城市的普通話不斷泛濫,粵語卻正在逐漸衰落。我們不禁要問自己,這兒還是我們的家嗎?」其實現在北區的香港人又何嘗不是感同身受?

我後來去了廣州作聲援,不久又一個女校長竟很公然地聲稱「說廣東話的都是沒素質的人」,這旋即引起我身邊一個廣州阿叔的斥罵,他的說話可當場使我當頭棒喝:「這根本不是推廣普通話,這是在取締廣東話啊!在學校不讓說廣東話,做公務員也不讓說廣東話,連做廣播都不讓說廣東話,中共政府根本有部署地要消滅粵語!說普通話的都不是廣東人,他們都只是北邊的人,我說的!如今中國經濟強大了,文化政治不行,照樣被别的國家欺負;我們廣東經濟在全國是領先的,但卻因為不會說自己的話,我們今天才會不斷承受北佬的凌辱!」

香港人莫要隔岸觀火,若香港人不會說自己母語的時候,也將同樣屈受中共殖民的欺侮!廣東話可是香港人身份最重要的元素,只有憑她才能去瞭解,去觸摸香港的文化和歷史。沒有自己的語言,就不會擁有獨立的身份。沒有身份的人,注定成為別人的奴僕。

而香港以往之所以要反對國民教育,除了是為抗拒愚民洗腦之外,說到底根本就是我們不接受「中共國人」這個假的身份。如今港共硬推「普教中」,目的就是要透過矮化香港人的母語,扭曲香港族群的語言忠誠,從而淡化港人的本土身份意識,乘機強加「中共國人」的身份給香港人,藉以加強對香港的控制。到時候香港再想要維護現時的一國兩制,城邦自治?難矣。因為繼「大家都係中國人」之後,香港人又多一個精神桎梏了,那就是「咱们都说普通话」。

香港從來都是一個文化包容的城市,但包容不等於我們要被動地任由外族同化,甚至中共赤化。包容的前提是我們要守衛香港百年本土文化。我們從不排斥普通話,但也别喧賓奪主,用普通話來取代廣東話成為官方教學語言。如今我們的母語既遭受中共的政治追殺,通街的自由行也湮沒了香港人的生活。在這赤裸裸的文化入侵之下,我們就更應該主動地去使用、守護廣東話,不能讓她就這樣消亡。

「香港將成為一個普通話城市」是句多麼令人不寒而慄的說話啊。胡適的《割地》中這樣說道:「當了亡國奴的人,只要牢牢記住自己的語言,就好像掌握了打開監獄大門的鑰匙。」廣東話,正能為我們香港人擺脫中共殖民霧霾的颶風,無堅不摧,我們一定要好好利用她,傳承她。

母語是自己的根,若然香港人連廣東話也保不住,任由自己的母語變成了次等語言,這般沒有脊樑的族群,將注定一世被中共殖民奴役。

所以香港人不要再繼續自甘墮落,臨財苟得了。假如在自己的語言遭毀滅之際仍毫無知覺的話,那麼香港人任憑外夷凌辱、使喚的結局,只能是咎由自取。

本文獲熱血時報授權刊登,原文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