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從小立志嫁人的博士生,如今在美國開店賣雞排改讀「實境MBA」

一個從小立志嫁人的博士生,如今在美國開店賣雞排改讀「實境MBA」
Photo Credit: Kai Schreiber @Flickr CC BY SA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走到現在,我知道的是,我喜歡賣東西,我喜歡行銷,我喜歡發想一些創意活動。至於未來要做什麼,開一間店就是終點了嗎?雖然老娘已經三十又三,我還是沒有定論。

文:Euphie Chen(在台灣完成了所有可以完成的學歷。大學主修是國際企業,研究所、博士班的主修是能源。然後來到諾貝爾獎得主最多的芝加哥大學進行研究。最後卻不務正業的在華盛頓DC開起一家賣著台灣小吃與珍珠奶茶的CAFE 館。)

「開店,其實不是我最初的夢想。」我緩緩地說著。

「那你的夢想是什麼?」我的客人問我。

「阿~~~應該是嫁人吧,我很認真的,不是開玩笑。」我把Serious加重了音,深怕他聽不出來。

我一路辛苦追著前男友們的腳步,先是念了研究所、博士班,然後誤打誤撞申請了交換研究,來到出了最多諾貝爾獎得主的芝加哥大學。在美國晃了一趟,搞得全世界的人都以為我是個有想法、有抱負的新時代女性。其實我只是一路陪著每個階段不同的男友,就串起了這張經歷。絕對沒有驕傲的意思,畢竟出來跑久了,終究還是要還,草包還是會被搓破。

果然,最後為了「合法」留在美國陪伴當時的男友,才發現,這口破英文跟破成績當然是不可能找得到像樣的工作。拜託,優秀強國人的H1都排到天邊去了,我的芝加哥大學交換研究經歷,只能在夜深人靜的時候拿出來安慰自己。

一個瘋狂的決定油然而生,既然被名校MBA拒絕那麼多次,我自己辦「實境MBA」。

也就是留在美國,開起了一間賣著珍珠奶茶+台灣小吃,名字中有個CAFE的台灣茶館(美國所謂CAFE是指販賣各種小點的店面,並非只賣咖啡),拿著存了幾年的幾萬美金,沒有奧援,直接走進大華府的許多餐館跟老闆提案,要求合作(幾萬美金是無法撐起一間店的),打著沒有了就是睡地鐵站跟遊民搶地盤的心裡,勇往直前。

從一開始找店面就困難重重,理論上我在華府,應該就該開在離歐巴馬的白宮越近越好,人潮多、遊客多,如果歐巴馬不小心微服出巡踏進來,我整個就翻身了。可惜,預算不夠,信用不夠,選來選去,只能開到捷運紅線最後一站,還要再搭巴士20分鐘才會到的小鎮。

以台北市來比喻的話,DC的市中心大約等於信義計劃區。而我的店面呢,在紅線最後一站,相當於淡水還要再往裡面走,大概就是開在金山或貢寮吧。最後,我終於在臨近DC的一個小城鎮落腳,有了自己的小店,開幕在去年那個還在飄雪的耶誕夜。

Photo Credit: <a target="_blank" href="https://www.flickr.com/photos/schlosi/">Joachim Schlosser </a> @Flickr CC BY SA 2.0

Photo Credit: Joachim Schlosser @Flickr CC BY SA 2.0

從小到大,我就是一個沒有什麼夢想與興趣的人類,每次要寫我的志願,我都是寫我要當老師。因為老師這個行業是我最熟悉的,可以勉強擠出最多字數。

有一年寫了房子銷售員,只因那一年我跟爸媽去看新房子,那個銷售員拿著閃亮亮的指揮棒,指著樣品屋的所有擺設,在我面前晃來晃去,我實在太愛那隻筆了,以為只有房子業務員才能永遠這種如同仙女魔杖般的長棍,因此改變了志向。後來,為了升學,為了考試,寫出的志向越來越分數化,就跟30年前作文一定要扯到反攻大陸差不多的效果。如果要問我心裡真正的想法、興趣,那就是,想法從缺、興趣不明。

當年上大學,分數到哪就填哪,跟簽樂透是一樣的道理。

大學畢業那年,終於開始有了小小的夢想,就是喜歡的男生在準備研究所,所以管他三七二十一,我也要念研究所。後來,跟著念了博班,申請出國,就是因為男朋友也在博班、國外。

我是一路很認真的把嫁人當夢想,才跟著他們的腳步啊。最後也是因為另一次的男友,開了這間店。只是很可惜,關於嫁人,尚未實現。

我想到幾年前很熱門的話題,博士賣雞排,沒想到我也成為了其中一員,喔,不,我還多賣了珍珠奶茶。如果你問我,套句郭董的話,「念到博士,還出國做研究,最後賣珍奶,你也太浪費國家資源了,既然要賣奶茶,乾脆不要念大學就出來賣。」

要我摸著良心說,那就是我根本沒料到我會賣奶茶和雞排啊。

只能說,生命總是蘊藏著很多驚喜。成大那幾年,我的夢想就是念完博士,可以找份穩定的助理研究工作,然後結婚。雖然主修不是我的專長,也不算是很有興趣,但我很認真的研究關於的主修的相關知識,並能說得頭頭是道。也因為長期的一直生活在學生圈,我覺得我很清楚了解年輕人最喜歡的風格、信仰與執著。

到芝加哥的一年,我的夢想就是芝加哥結束後,飛奔到丹佛,跟他一起生活並養一隻狗。但是我依然很享受在芝加哥的一切,在那裏,我遇到了全世界最聰明的人類,我看盡了諾貝爾獎得主的風範。我看著他們對於研究的堅持,與對於學術的執著。

這些,都跟後來的開店沒有直接關係,卻深深的隱藏在我的血液裡。

每一個階段,雖然我都是立志嫁人,可是我也非常用力地過著我的日常,沒有浪費。最後,我走出了學術圈,有了一間店,也或許因為這些,讓我的店有一點點的不一樣,我的店很學院派、很不商業,也吸引著很不一樣的客人,很快的在華府附近存活下來。

誰說夢想不能轉彎,誰說立志一定要從小,誰說興趣只能夠專一,人生很適合逗留一下,看看路邊的風景。夢想的過程,就是一連串的探索。沒有浪費、沒有不值。每一個過去,都讓我變成現在不一樣的自己。

走到現在,我知道的是,我喜歡賣東西,我喜歡行銷,我喜歡發想一些創意活動。至於未來要做什麼,開一間店就是終點了嗎?雖然老娘已經三十又三,我還是沒有定論。

就是慢慢的走,慢慢的發覺,沿途風景很美,我沒有打算一下子跑到終點。總會找到的,我這麼告訴自己。只要不失去找尋的勇氣,不失去好奇的欲望,對未來仍然抱有想像,也許偶爾失望,但永不放棄,永不妥協,就算永遠都沒有一個說得出嘴的夢想,仍然很精彩不是。

曾經有媽媽在店裡對著我跟他的小孩說,「要認真唸書,才不會以後只能端盤子。」

當時一把火燒起來,差點脫口而出「媽的,你知不知道老娘我都念到博士後了,以前諾貝爾獎得主可是在我旁邊的廁所尿尿的,你他媽的懂不懂啊。」我不禁翻了翻白眼。

後來,我深深覺得如果沒有很大的興趣,沒有特別的想法,那就好好唸書、好好過現在的生活、好好做目前的工作, 慢慢的發覺自己。總有一天,你會發現的,那個媽媽說的其實也沒錯。

不需要在每個人都喊著我要尋找自己,我要有夢想的時候,就逼著自己一定要有一個超級偉大的不同。也不需要發現自己夢想很平凡或是改變想法的時候,感到挫折。

我的客人告訴我,「他的小孩去打威廉波特(Williamsport,世界少棒錦標賽),現在每天所有的生活就是繞著棒球打轉,這群孩子從小的夢想就是未來有一天可以站在大聯盟的主場上。」

「可是其實長大後,真正能上大聯盟的少之又少,他們一定很難過吧,會不會就再也不看棒球了。」我說。

「不會啊,我們很清楚的知道
,如果哪天你打的球再也無法飛過全壘打牆
,你就不再適合打棒球了。
但是你仍然可以繼續喜歡棒球,

然後,可以當總統(小布希打過威廉波特)、可以當廚師 、
可以當賽車手  、可以當太空人 
、可以當企業家
、更可以買下一個球隊

。」

人生,其實無限可能。

Photo Credit: Kai Schreiber @Flickr CC BY SA 2.0

責任編輯:羊正鈺
核稿編輯:吳象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