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拉蕊晚了20年的同婚表態,頂多是選戰前的政治收編,難以稱為「進步」

希拉蕊晚了20年的同婚表態,頂多是選戰前的政治收編,難以稱為「進步」
Photo Credit::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希拉蕊的政治路線和歷史,不該是一個典範,而是候選人們需要借鏡反思自己政治操作上的道德。身為台灣的公民,我們已經沒有時間再等待另外一個二十年,對於漠視同志權利的政策再度集體失憶,盲目地信仰一支只是擺著好看的彩虹旗。

文:劉文(紐約市立大學研究所批判心理學博士候選人。筆名「柴」,小說家,性別專欄作家、社會評論者。)

美國民主黨總統大選候選人希拉蕊.柯林頓24日在臉書公佈了她最新的競選短片,以數個同志婚禮場景的影像,並以自己的聲音做旁白,表明自己對同志權益,特別是對同志婚姻的支持。諷刺的是,希拉蕊在2013年之前都曾數次表達自己反同婚的立場,例如她在2008年角逐民主黨總統候選人時的理念,認為婚姻是屬於「一個男人和一個女人間的結合」。

當去年民主黨黨內總統候選人初選正如火如荼進行中時,在一則National Public Radio的訪問裡,希拉蕊表明他支持「同志權利即是人權」的立場,但這些權利必須讓各州政府去決定,換句話說,她並不支持同志婚姻在國家聯邦層級受到認可。

主持人Terry Gross不斷直搗核心地追問希拉蕊:「究竟是什麼讓妳改變了對同志婚姻的立場?妳認為是因為美國大眾對於同婚的態度有所轉變嗎?」希拉蕊防衛心增高且不耐地回應主持人,她說:「我知道妳想要說的是我曾經反對同婚,現在又支持同婚,都是為了政治算計,但這是完全是錯誤的解讀。⋯對於這個議題,我有非常厚實的政治紀錄,堅定的承諾,並且對於自己所有的政績、和我們達到的改變感到驕傲。」(筆者自譯)

但是希拉蕊真的能夠坦承面對自己的同志政治歷史嗎?1996年,在他的丈夫比爾.柯林頓的總統任內,簽署了捍衛婚姻法案(Defense of Marriage Act ),讓聯邦政府不得承認州政府的同婚權益,加上1994年軍中性傾向歧視的不平等對待法條,使得同志平權立法運動在90後走入一波黑暗期。

柯林頓夫婦在同志選票勢弱之時,接受了宗教右翼對於同志攻擊的言論,站在恐同的一方,卻又在事隔多年之後,當同志選票不會傷害到民主黨鐵票,而只會傷及越加右派走向的共和黨時,宣布他們支持同婚的立場。

Photo Credit::AP/達志影像

Photo Credit::AP/達志影像

客觀看來,這樣的價值轉變絕對和選票考量有相當密切的關係,政治人物所做的政治算計,本如預期,希拉蕊是否「真心誠意地」支持同婚,比起她是否願意落實同志權益的政策,相對來說是個無意義的辯論。

在希拉蕊的同志政策態度爭議中,最令人驚訝的是,多數人對於民主黨「本該支持同志權利」如此堅定的集體精神解離和歷史失憶。宗教右派聯合共和黨對於同志的長期打壓,使得部分美國民眾相信民主黨終會站在同志這一方,為同志發聲。

民主黨也利用這樣的二元機制和「進步價值」的招牌,在歐巴馬打選戰時,也用模糊的語言取得自由派的核心選票,即使當時他也一度表明不支持同婚。美國的同志運動走到這個階段,支持同婚者和反同婚者(包括恐同的反同婚者和激進酷兒的反同婚者)之意識形態,已經達到相當程度的定型。

根據蓋洛普民調(Gallup)所統計的全國數據中,支持同婚者從2012年開始一直維持在超過全過50%的支持率,在今年5月已達到60%之高。此次希拉蕊晚了20年的支持同婚表態,實在難以被稱作為任何形式的進步舉動,頂多是選戰前的政治收編。

無論真誠與否,26日上午,美國最高法院以5:4的表決裁定同志婚姻全國合法。此次希拉蕊以同志權利為總統競選的重要政策走向,以及歐巴馬總統25日上午在白宮針對同志驕傲月所發表的演說,都顯現了同志議題此後在美國主流政治情勢中無法否定的地位。

但這也逼迫這些當權者,在同志婚姻全面合法化後,必須更加清楚地表明他們對於「同志權利」在婚姻之外更廣義的理解,以及他們端上檯面的政策又會福利到哪類的「同志族群」?在此次歐巴馬的演講中,一名跨性女性刻意打斷了他的言語對他喊話:「歐巴馬總統,釋放所有被拘禁的LGBT移民者!我已經對於我們受到的暴力感到厭倦。」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同志權和移民權社運工作者Jennicet Gutiérrez表示,在美國這國家,法律縱容執法者無正當理由地拘禁同志和跨性別移民者,身為LGBT移民,並沒有什麼好感到驕傲的。就如同希拉蕊的競選影片所呈現的,這些政治人物所看見的同志權利,不過是在華麗教堂和美麗夕陽海灘結婚的同志權利,此種包藏著無數特權才能觸及的訴求,應該被不斷地挑戰和檢驗,而不該是包裝這些政治人物成為救世共主的糖衣。

Gutiérrez所觸及的議題,更是目前美國同志運動分歧的主要癥結點:同志婚姻在各州相繼合法化的當下,並未能解決多數弱勢同志的日常處境,尤其是在歐巴馬政權中,無證移民被無限期拘禁的問題越趨嚴重,受害的也包含許多的移民同志族群。希拉蕊及民主黨所不斷強調的「同志權利即是人權」的普世價值,終究無法解決美國長期的階級和種族不平等危機,而只能勉強地粉飾美國的紛亂內政。

那麼,究竟希拉蕊所強調的「同志人權」政治意義何在?即便同志權利經常被歸類為「國內政策議題」,但卻有深遠的國際政策影響。在2009年,歐巴馬剛上任的隔年,她就大力支持歐巴馬政權加強佈署於阿富汗的武力。時任國務卿的希拉蕊非常清楚,性別政策是合理化美軍對「第三世界國家」,特別是伊斯蘭教國家動用武力的最好形象操弄手段。

為了維持美國在政治、經濟、軍事面領導世界的角色,必須在法律上保有正式的自由人文主義價值,就像在冷戰時期,美國推動的一系列種族平等法律,以抵制蘇聯對美國的文化價值批判。而當今最好的外交形象武器,面對同婚已為常態的西歐,和在中東及亞太的軍事角力,看似有相當實力能夠連續執政的民主黨十分清楚,必須大力推動同志權益政策,維持美國包容多元文化的道德合理領導位置。

究竟希拉蕊是否真誠地支持同志權利?這個答案就如同NPR訪問希拉蕊時問她:「所以可以說,妳對於同志政策的態度在這幾年進化了嗎?」希拉蕊回答:「我會說,我是一個美國人,我們都不斷在進化中!」

同志權利對於希拉蕊,回歸到美國國家的價值,和美國在世界中必須維護的定位。人權的「普世價值」,在希拉蕊的應答中,幾乎明確地將會成為一條美國的愛國條款,如同跨性權學者Dean Spade所形容的,民主黨的同志政策為一種「多元文化帝國主義」(multicultural imperialism),以人權為裝飾,是加強外交軍武和內政司法暴力的手段。

回觀台灣,因為目前總統大選兩位最有可能的角逐者皆為女性,性別話題也成為媒體的焦點。在2012年公開表達支持多元成家法案的民進黨候選人蔡英文,此次的競選由聶永真操刀的總視覺也加入了彩虹的元素,明喻著和同志議題的密切關聯,渴望吸引具進步價值和年輕的票群。符號的力量若使用得當,效果將極度強大,但執政者的承諾也必須經得起檢驗。

Photo Credit::蔡英文

Photo Credit::蔡英文

筆者認為這次希拉蕊對於同婚態度的爭議,也算是給台灣支持同志權益選民的借鏡:同志權益議題是否只能一直維持在象徵面的表述,像是這20多年來的民主黨,操作兩黨政治的對立,偶爾和彩虹旗拍照,給予選民一個曖昧的表象?又或者同志權利能夠跳脫「人權」的空泛意識形態,走上選戰的舞台,扎扎實實地讓民眾去探討法律落實面的眉眉角角?

在國民黨面臨120年立黨以來路線和政權陷入重大危機的當下,目前該黨檯面上唯一的總統大選候選人洪秀柱在各個政策議題上都走極右派,似乎是各黨加強進步價值來與之對抗的大好時機,但在總統候選人層面,我們尚未聽到兩方陣營對於同志權利的正面表態。

希拉蕊的政治路線和歷史,不該是一個典範,而是候選人們需要借鏡反思自己政治操作上的道德。身為台灣的公民,我們已經沒有時間再等待另外一個20年,對於漠視同志權利的政策再度集體失憶,盲目地信仰一支只是擺著好看的彩虹旗。

本文獲破土(New Bloom)授權轉載,原文於此

相關文章:

責任編輯:孫珞軒
核稿編輯:闕士淵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