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高雄彩色路跑禁灑粉時,台灣媒體的副標題是「掃興擾民」

當年高雄彩色路跑禁灑粉時,台灣媒體的副標題是「掃興擾民」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諷刺的是,表面上媒體在警惕和實況轉播慘狀,看似據實以報,但其實是在利用台灣人的血、慘叫和眼淚來搶收視率。

還在看新聞,跟著媒體的立場罵人?你知道幾年前,高雄彩色路跑禁粉末時,台灣媒體的報導副標題是寫著「掃興擾民」嗎?

八仙塵爆後不久,台灣媒體便開始向來的運作模式,蓄勢待發的製造恐慌,播報此事件時播放驚悚的背景音樂,濫用驚死人不償命的標題,某新聞台的臉書粉絲頁上第一時間就上傳了女性傷者皮開肉顫痛到發抖的畫面,連馬賽克都懶得打,讓受害者痛苦流淚的樣子大喇喇的給SNG連線出去,即使家屬與護士連忙制止,但仍無敵不過記者如此嗜血的效率。

諷刺的是,表面上媒體在警惕和實況轉播慘狀,看似據實以報,但其實是在利用台灣人的血、慘叫和眼淚來搶收視率。

再來,台媒的第二招就是在警方偵查結案前,就自行先找人來定罪然後引導觀眾來審判,從事發到定罪不用一天的時間。第一時間被被嫁禍的往往都是主辦單位或政治人物,由此台媒才能藉由台灣觀眾亢奮的心態來綁定觀眾的收視率。千錯萬錯都是政府,商人的錯,難道都只有他們鼓舞年輕人來參加這場彩色粉末派對,又沒有提防安全措施的嗎?

有沒有想過,如果今天沒有發生塵爆,而政府為了避免災難的發生而取消了彩色粉末派對的話,會發生甚麼事?

就像是颱風來襲前夕在機場,飛機因為安全問題而停飛,人們便破口大罵的叫囂,要航空公司的長官說清楚講明白,甚至要告航空公司,媒體也很識相的站在「人民」的立場來抨擊航空公司。

但如果今天飛機飛了,結果掉了、砸了,發生了空難,千錯萬錯也都是航空公司的錯。而媒體更會利用此時機大肆報導空難的慘況,並「站在老百姓的立場」把航空公司的前科一一列出來,不斷的炒作,不斷的馬拉松式播放,好像要那些航空公司的長官在全民面前磕頭並當眾斬首才能取悅觀眾。

這一次的八仙塵爆案,何嘗也不是如此?

事發的第一時間,是在臉書上有朋友貼文詢問為何有那麼多救護車,後來才知道發生了大事。但在事發的之後不久,我就知道台灣媒體必定會再興起一陣腥風血雨。

現在媒體的手控制著觀眾的砲口,把它們對準主辦單位和政府,觀眾也只看的到眼前的目標,便大肆的撻伐,說這是中世紀獵女巫一點也不為過。中世紀的教廷主導和控制著人民的思想,而21紀的現在則是媒體。到底是誰該為這件事負起責任? 很遺憾的,我認為除了主辦單位和政府之外,就是媒體與熱愛收看台灣媒體的我們.

媒體所報的何嘗不是大眾想看的呢?中立又老老實實播報新聞,尊重受害者的媒體沒人看,反而是放送血腥照片,群眾淒厲哭喊的慘狀才得大眾所愛。媒體利用和玩弄著觀眾的好奇心與刺激感,而觀眾也很樂意買單。

我們都知道台灣媒體是台灣的最大毒瘤,但因為我們對八卦的好奇心與追求刺激畫面的心態,使我們成為台灣毒瘤的最大支持者。我們常會看到媒體站在「奧客」的角度來報導,使餐廳或店家的名聲變臭,卻不追求公正的事實。

台灣人這種客戶最大,不尊重專業的態度,也是媒體沒有堅持中立只求取悅民心的後果。

我們真的可以避免這一場爆炸和火災嗎?事前取消彩色粉末派對的話,真的就沒事了嗎?來看看幾年前,陳菊在高雄市彩色路跑禁粉末時,台灣媒體下的副標題的「掃興擾民」四個大字,就可以知道了。

現在事發過後,許多媒體的粉絲頁上在號召著萬人按讚來為傷者祈福,你還按得下去嗎?

相關文章: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羊正鈺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