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念七腳川事件,阿美族11部落聯合祭祖:「我們有責任讓每個族群,還原歷史正義」

紀念七腳川事件,阿美族11部落聯合祭祖:「我們有責任讓每個族群,還原歷史正義」
TITV 原視截圖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七腳川事件發生在台灣日治時期,是原住民阿美族七腳川社(今花蓮縣吉安鄉)與日本警察的衝突事件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為紀念阿美族「七腳川事件」,近日花蓮縣吉安鄉舉辦阿美族聯合祭祀活動,由七腳川系的11個部落共同參與。

七腳川事件發生在台灣日治時期,是原住民阿美族七腳川社(今花蓮縣吉安鄉)與日本警察的衝突事件:

七腳川社人當時替日本政府長期看守隘勇線,若不服規勸或被認定工作怠惰,薪水便會遭扣押。明治41年(1908年)12月,18位執勤於七腳川社的隘勇伍長芝魯霧甸等人,被調派至遠方海岸,但因離家過遠、薪資過少,影響家計大,而認為日方勞役方配不均,加上隘勇們有時向頭目索取薪資,頭目表示警察未發,再向警察索取,警察又說已交頭目,這18人因此認為頭目與警方刻意苛刻而逃至山區。

隨後又有4名七腳川社的隘勇逃走,並在維李隘勇及巴托蘭隘勇兩線一帶襲擊,造成一日本巡察死亡,12月15日,七腳川派出所共有42人受到七腳川社人包圍,本來只是少部份人的薪資問題,被日方認定為全社暴動,衝突中有日方一軍官及士兵戰死。日方於15日當晚發動軍事行動,隔日七腳川人紛紛撤退至木瓜山一帶,破壞電信設備,而日方為確保其餘南勢五社順服,17日命薄薄、飽幹、里漏、尾子、荳蘭等五社奪取七腳川社糧食,燒毀家具,原住民因逐漸糧食缺乏,於是請求歸順。

至1909年3月,共有1,322人歸順,部分歸順者被移到大埔尾(今臺東鹿野一帶)安居,也有部分被分在其餘南勢五社,而歸順後逃走及不肯投降者,於月眉部落藉掠奪維生,這些人於日本人1914年討伐太魯閣群時,趁當時餘威向他們提出槍支收繳及歸順,七腳川事件亦在此結束。

而根據林素珍和陳耀芳所撰〈七腳川(Cikasuan)人歷史意識之探討─以日治時期七腳川事件為例〉一文,採訪多位部落八十歲以上長者,口述如下:

「當日本佔據臺灣,管原住民,徵召七腳川人去做道路工程,15 天一輪為 他們工作,日本政府未善待我們七腳川的人,又給的不夠,部落年輕人被 叫去工作,為日本人站哨,可能積怨太久而殺了日本大人。日本人很壞, 126 台灣原住民研究論叢 15 歲的年輕人就被徵召去工作,不給吃的,也不給工資,全部要自己負 責,所以那些人才會殺了日本警察。」(蔡阿英女士口述)

「大家認為頭目侵吞了那些在山上工作的青年人的工資,是頭目不好,因為沒有薪資無法養活部落的妻小,遠離家園到那麼遠的地方工作,無法照 顧他們,又拿不到薪水,當然那些青年人會憤怒,是頭目不好,造成青年 殺害日本人,引起這樣的事件發生,大家對頭目都相當埋怨和氣憤。因為是頭目造成大家離散,離開自己的部落故居。」(吳清水先生口述)

「馬耀殺了日本監督,日本人就把馬耀全家族都帶走,殺了馬耀。七腳川人於是和日本人起衝突,我們就用弓箭,刺刀等武器對抗日本人,七腳川人得勝。」(蔡清發先生口述)

「對於七腳川社人四散各處最深切的感受,是我們因為七腳川事件之後而 分散,看到別的部落很安定生活耕作,所以大家很自卑,很在意別人對於 我們的看法,也很羨慕別人那時的狀況。」(蔡阿英女士口述)

「在鹿野和關山的七腳川後裔,因為害怕與羞愧於我們是被驅趕的人,所 以不願表明自己是七腳川的後代。」(吳羅好先生口述)

聯合報導,為喚起世人對七腳川事件的了解,還原歷史真相,11個七腳川系部落後裔:吉安鄉太昌七腳川、南華、干城、歌柳灣,和壽豐鄉池南、光榮、平和、壽豐、溪口、月眉及台東縣鹿野鄉的瑞興部落,6月27日由頭目帶領族人透過傳統儀式聯合祭祖。

原民會主委林江義表示,七腳川事件後,所有住民被迫遷移流散各地,民國93年8月,太昌部落在族人共識下,正名為「七腳川部落」。

原視每日新聞報導林江義表示:「原住民族委員會是我們大家的委員會,我們有責任讓每個族群,還原歷史正義,七腳川事件帶給我們七腳川族人無比傷痛。」七腳川社區發展協會會長向頡華則說到:「阿美族我們今天辦這個活動,不是要來了解這個歷史背後的仇恨,而是透過這個事件要來瞭解,我們所有鄉親近來好嗎。」

相關評論:

新聞來源: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新聞』文章 更多『新聞』文章 更多『吳象元』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