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是得過且過抱著「我不會那麼倒楣」的心態,我們就永遠無法真正落實公共安全

總是得過且過抱著「我不會那麼倒楣」的心態,我們就永遠無法真正落實公共安全
Photo Credit::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政府抱持著少做少錯,事後再來補救而不是事先思考預防;永遠都不是事先教育正確的公安、食安觀念,而是發生重大事故事後才來『罰罰罰』。

「你有看到八仙爆炸瞬間的影片嗎?我看了覺得好難過...」窗邊坐著兩個女生,S女說著。

「有…很難以想像,真的只能用人間煉獄來形容….」T女回答,一邊皺了皺眉頭。

「最近FB有很多相關的討論文章都提到,台灣人普遍對於公共安全的觀念真的很薄弱,不要說別人,我覺得我自己就是。雖然我不常跑那些活動,可是我也從來沒有想過公共區域有那些安全問題。像我有一個朋友他是做活動軟硬體的,他就提到像這種活動舞台都是很短期的呈現,工期本身就不長,再加上很多主辦單位為了降低成本,都不願意多給幾天讓工班有時間去仔細檢查。」

「通常工作人員可以把很明顯的錯誤去除,但這做起來已經很勉強,更別說考慮安全問題,他自己就被臨時搭的鐵架跟燈光音響設備給電到過。所以他非常不建議大家離舞台太近,尤其是噱頭特別多的場子,一定要選擇可以迅速離開人群的路線,很多打包票說安全的活動,往往都是在賭運氣。」

「那他怎麼看這次八仙火燒的事情?現在關於起火的原因,各種說法都有,有的說是舞台有噴火,有的說是有人抽煙,也有人說是燈光過熱。」T女問。

「他說光看那個影片,因為噴粉機一直噴,粉霧瀰漫嚴重,事實上很難判斷起火原因是抽煙、漏電還是燈光高溫害的。但是以那個舞台高度來看,棚子很低,那樣的簡易舞台根本不可能有噴火機;對於有的媒體亂報,他也覺得很無奈。」

「可是就整個活動現場的處理狀態,這完全就是人禍。其實辦活動一定會有風險,從處理狀態其實大概猜的出來,不管是活動單位、或是場地提供單位,他們根本沒有認真思考過假如發生像這樣的災害的時候,該如何應變,比如像活動救災動線的安排、活動現場的人員安全訓練等等。」

「這些災害的應變,其實都應該要有很專業的考量跟評估。但是在台灣,很多廠商、很多業主都只在乎成本而不尊重專業,或認為專業不重要。如果今天活動單位跟場地提供單位,真的有認真思考過發生公安事故要如何處置的流程的話,那又怎麼會發生現場遊客幫忙送受傷人員,而幾乎沒看到活動現場有工作人員幫忙或指揮的狀況?」

「聽說當時園區也根本沒有任何廣播,也沒有人引導救護車進去園區,搞得遊客只能自力救濟。很顯然的,活動廠商跟場地提供商根本沒想過會發生這種事情,自然根本不知道要怎麼處理。」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S倒了杯花茶,喝了一口之後,又繼續說道。

「而且我真的沒有想到,五百多人受傷,在台灣醫療資源最豐富的北區,居然就已經在短時間內完全無法再負荷。我才知道原來政府從來就沒有誠實告知民眾這件事情,一直在粉飾太平。」

「先不管其他地區,光台北市一年就有多少場上千人的活動在進行啊?各種演唱會就一大堆了,更不要說平常假日台北百貨公司一棟都至少一千人以上,而雙北加桃園的人口有八百多萬人啊!那如果真的出了更嚴重的意外,以現在台灣的醫療資源來看,豈不根本死路一條?在此之前,我從來沒有去思考過醫療體系跟公共安全之間的關係。」

T女點點頭,臉色一沉,緩緩地說道。

「更不要說,這次第一時間投入救援的警消人員其實也有一樣的困境。警察一直有人力不足、業務過多的問題,消防隊也是,要救山難、要在危險水域駐點防溺水,很多就算法律沒有規定,只要上面長官交待下來就一定要執行,完全無視許多業務是需要更專業的分工。」

「以前看一些血汗醫院的新聞,我總覺得那離我自己很遠。當然我們也會看病,但感受其實沒有很深刻。而政府也總是用一切都沒有問題的態度在做宣導,完全沒有危機意識,現在卻突然驚覺,如果我們平常不去處理、不去注意血汗醫院的現況,那等到真的公安事故發生的時候,其實賠進去的是全國人的健康安全啊。」

「像現在這個狀況,當然是以搶救燙傷者為優先,但同時也因為醫療資源的不足,等於排擠到其他在這個時候也需要醫療的人。」

S女輕輕托著下巴,抿了抿嘴。又繼續說。

「我覺得我們這裡,不管是政府、廠商,或是我們自己,大多時候都抱持著『我不會那麼倒楣』的心態,因為我們的得過且過,因為我們對壓低成本的默認,因為我們對專業的不重視與不尊重,於是廠商不願意多花錢去檢查安全、對工作人員做基本的安全救護訓練。」

「因此醫院壓榨醫生護士,把醫院當成企業、服務業來開,只求獲利,默許某些不合理病人的要求,又用不當的工時標準要求醫護遵循。警消上層也要求警消什麼都要做,完全不去思考這樣的要求是否合理、或是否需要更細緻的分工。」

「政府抱持著少做少錯的心態,總是事後再來補救而不是事先思考預防;永遠都不是事先教育正確的公安、食安觀念,而是發生重大事故事後才來『罰罰罰』。罰了又怎麼樣?拿到了賠償又怎麼樣?我們更希望的是不要再發生同樣的事情啊!公共安全真的不能容許廠商討價還價,等到災難發生時,我們又能用什麼來討價還價?」

「我們能不能夠,不要再那麼得過且過了呢…?

相關文章:

責任編輯:孫珞軒
核稿編輯:鄭少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