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還地不賠償 大埔案拆遷戶是勝訴還敗訴?

不還地不賠償 大埔案拆遷戶是勝訴還敗訴?
Photo Credit:中岑 范姜 CC BY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地球公民基金會董事長廖本全對此結果表示「勝訴卻拿不回土地,何來勝訴?而敗訴者不需返還土地,何敗之有?」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苗栗大埔農地違法徵收案,5日是最後上訴期限,但截至下班前,苗栗縣政府都沒提出上訴,由於之前內政部已表明不上訴,因此全案已確定內政部和苗栗縣政府敗訴,不過張藥房等要求原地重建部份將繼續上訴最高行政法院。地球公民基金會董事長廖本全對此結果表示「勝訴卻拿不回土地,何來勝訴?而敗訴者不需返還土地,何敗之有?」。台灣農村陣線研究員林樂昕強調,今年立法院休會前提案重修土地徵收條例,建立土地正義機制。

(延伸報導:大埔四戶拆遷始末教授嗆總統 大埔案「徵」什麼?

苗栗大埔徵收案,被拆遷戶28人提起行政訴訟,控告內政部區段徵收違法,台中高等行政法院原本在民國100年6月判決,被拆遷戶敗訴,當時被拆遷戶繼續上訴。

而最高行政法院在101年11月間將全案發回重新審理,台中高等行政法院1月3日更一審宣判,判決張藥房、朱樹、黃福記及柯成福4戶被拆遷戶9人勝訴,其餘駁回。拆遷戶委任律師李明芝表示,4拆遷戶勝訴部分,土地徵收撤銷,政府的拆除建物作業違法,政府須撤銷對4戶的徵收作業,而4戶因建物已遭違法拆除,可能將聲請國賠。

但是,張藥房遺孀彭秀春認為既然勝訴又無法還地,非常不合理,「把我家拆掉、鋪上柏油說是道路,這是大大的搶劫啊」她強調,丈夫遺願堅持要回6坪地。

1月28日,內政部先行宣佈大埔案不上訴,但重建可能採異地重建或金錢補償。內政部次長蕭家淇強調「法院判決原地無須返還」,內政部必須尊重法院判決,並說「協議價購」與「徵地補償」是根據土地徵收條例,前者是由政府以買方身分,向大埔4戶議價買地;徵地補償則是徵收土地後,政府對大埔4戶提出土地與重建建物補償。

台灣農村陣線也對此發表聲明,除了呼籲行政院長應代表政府致歉,並立即推動土徵條例再次修法之外,嚴詞拒絕內政部以異地重建或金錢補償的方式,來敷衍原地重建的訴求。

台灣農村陣線在聲明中指出「一直以來『金錢補償』與『配地』(等同今日之異地重建),正是政府威脅利誘被徵收戶的毒藥,我們因堅持反對不當開發與徵收,才拒絕接受賠償、配地至今,若內政部又端出同樣的毒藥逼我們喝下,將會是鬧劇一場。」

2月5日,苗栗縣政府在上訴期限後仍未提出上訴,苗栗縣政府行政處長何文德指出,此案「被告」是內政部,而苗栗縣政府是「參加人」,雖可獨立提出上訴,但基於尊重內政部長官決議,直到期限截止前都未提出。

苗栗縣長劉政鴻回應,「我們是依法行政、奉命行事,有錯的話也錯不在我」,還強調「如果要用苗栗縣56萬鄉親繳的稅來付賠償費,我是不會接受的」。

決定繼續上訴的4勝訴戶律師詹順貴表示,除主張張藥房等4戶的土地應返還,其餘19戶敗訴部分,也一併上訴,要求政府原地返還。
他指出,法律訴訟上可就個別土地進行切割,但整個徵收案的程序審查是一體的,既然政府對大埔4戶徵收建物是違法,就應當把土地還給人民。

不過雖然內政部和苗栗縣政府在區段徵收違法被判敗訴(新聞稿);但是住戶另提告要求撤銷都市計畫,台中高等行政法院卻於6日判住戶敗訴(新聞稿)。

台中高等行政法院庭長王茂修表示,縣政府在辦理大埔案第二次都市計畫變更時,行政程序並未違法因此勝訴,但進行土地徵收時,卻出現程序違法以致敗訴,二者之間互不影響。不過也因苗栗縣政府的都市計畫變更合法,張藥房等住戶的土地已做為道路用地或另行分配,因此法官才會在區段徵收案時,認定土地無法返還,判拒拆遷戶此部分敗訴。

台北大學不動產與城鄉環境系副教授、地球公民基金會董事長廖本全批評,台中高等行政法院的判決,只是虛晃一招,他認為這樣的判決,甚至還有鼓勵政府違法之嫌,因為只要造成事實,就能以客觀上無法返還為由,維持其違法濫權的行為,並且以納稅錢埋單補償受害者,等於是懲罰全民;而對浮濫的圈地徵收與炒作行為來說,簡直就是大勝利。

(補充資料:台灣五大土地徵收爭議事件簿大埔事件懶人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