燒燙傷是長期抗戰,原本就已經負荷過重的醫療系統還能撐多久?

燒燙傷是長期抗戰,原本就已經負荷過重的醫療系統還能撐多久?
Photo Credit:west CC BY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這次八仙粉塵爆炸事件造成的大量燒燙傷病患,基本上已經屬於災難等級,原本就已經負荷過重的醫療系統,還能撐多久?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作者:林佳緯醫師

我想此時此刻,北部醫院的整外醫師、燒燙傷中心應該忙翻了。

今天大家的話題包括:和信醫院為何不收治這次八仙粉塵爆炸的傷患?明明醫院有兩位整外醫師啊?黃達夫院長回應:「時代不同了,如今台灣的大型醫院林立。既然已經有那麼多大型綜合醫院有更多的專家、更完整的急診設施,為什麼硬要規定相形之下規模較小,資源也不多的署立醫院去處理做不來又做不好的事呢?」不過塗鴉牆上一面被年輕醫師們酸爆,我就懶得講了。

我覺得,這樣應對公關危機,是不及格的。趁這個機會出來呼籲開放更多專科醫院,才有可能平息醫界的批評。是說我不覺得關渡雙聖(編按:醫界稱和信治癌中心醫院院長黃達夫和副院長謝炎堯為「關渡雙聖」)會在乎,業績應該完全不受影響;反正他們失去的,只有年輕一代醫師的認同。

醫療系統最嚴峻的挑戰

我原本以為,醫師人力不足、敷料不足,大概是最大的問題,結果被整型外科的學長施醫師點醒:

「以前也處理過不少燒燙傷的病人,印象最深刻的是有一次手頭上幾乎同時來了兩個大面積燒傷患者, 一個95%一個85%。95%燒傷的那個,跟他奮戰了兩個月後,還是宣告不治。

85%的那個, 3個多月後重建完成,四肢都獲得保留沒有截肢,只剩1-2%的小範圍未癒合傷口,因為重返社會困難,所以暫時沒有出院,繼續住在燒傷中心接受復健,他全身都是植皮及燒傷癒合後傷疤,硬梆梆的幾乎沒有一個關節可以活動。

有一天經過復健室,看到他正在復健,揮手跟他打招呼,他在復健師協助下,僵硬的碎步『走』到我身前, 木然對我說:『醫師,你把我救回來,以後我該怎麼辦?』

我看著他,完全說不出話來,治癒病患的自滿自得心情,霎時消失的無影無蹤,因為我忽然意識到,全身僵硬的他,這下子連自殺的能力都沒了。」

一直認為,燒燙湯病患的治療,除了前幾天的急性期以外,醫師的角色不過是出一張嘴而已,不足一提,清創植皮傷口照護,這也不過是整外醫師的基本功。真正的功臣,是治療期間辛苦換藥的護理人員,還有之後的復健師以及社工。

一個大面積燒傷病人的換藥,一次就需要3到5個燒傷中心護士,每次費時至少30分鐘到一個鐘頭以上, 天天如此,要好幾個禮拜!如果護士稍微沒有經驗,換一個病人的藥,花上兩個鐘頭也是有可能。大家自己算一下,如果同時來了5個這樣的病人,需要多少護理人力?

一個有經驗的燒傷護理團隊可以快速有效率的幫病人換好藥,大幅減低治療期間的痛苦,另一方面也是增加病患活下去的動力。有經驗的燒傷護理團隊養成不易,但是她們的技術經驗因為難以量化、難以考核,在醫院裡總是不被珍視珍惜。

正常情況下,大面積燒燙傷病患畢竟是很少數,因此,在一個凡事以績效為考量的制度, 「備而不用」的資材人員,常常就是因為沒有「績效」而被棄如敝屣,因為平常病人不多,燒傷中心的護士常常就是被醫院在各個單位間調來調去,不被重視自然士氣低落,久了就離職。

問題是,怎麼可以一切都以績效來衡量價值?你開車1年沒用到安全氣囊,會因為「氣囊沒有績效」而把氣囊拆了嗎?你會用績效來衡量消防隊的價值嗎? 偏偏我們的政府/公司/醫院,整天在做這種事。

關於八仙傷患的處理,現在的討論多半還是集中在醫院/急診/醫師,很少觸及早就已經超額負載的護理人員,如何一個人當五個人用,來處理這額外增加的負擔?很多醫院急診室因為病患過多,發出訊息要求別再送病人過來。其實我是期待我們的護理人員,有一天可以發出聲音說 「我們早就超載,別再叫我們加班了。」

超載了,然後呢?

你可以看到醫院召回休假護理人員上班的消息,還待在大醫院的整外醫師人力不足、連一般外科醫師也幫忙手術,可是這些人平常已經唉唉叫說超時過勞了耶?

家屬又怎麼想?

「『拜託各位幫幫忙,我已經失去一個女兒了,幫我兒子找到病房!』八仙塵暴意外第一個不幸傷重死亡的李珮筠(20歲),12歲的弟弟90%重度灼傷仍在新北市國泰醫院急救中,性命垂危,但該院沒有燒燙傷中心,家屬想轉院卻求助無門,李母下午出面聲淚俱下說,女兒因轉院延誤救醫送命,她帶弟弟去八仙玩發生不幸,清醒時仍一直掛念弟弟的安危,『請大家幫幫我,讓我的兒子度過危險!』」(蘋果日報報導

但是一發生燒傷的時候,你知道死亡率多高嗎?根據Modified Baux score( J Trauma. 2010 Mar;68(3):690-7)的公式估算:(出處

Modified Baux score  = TBSA %  +  age  +  17 x (0 or 1)

TBSA就是燒燙傷面積,0 or 1指的是有沒有插管,如果90%、20歲、有插管,算起來Baux score 127,對照下圖(出處),幾乎可以說,能活下來的機會很渺茫,不到20%。即使家屬絕對不這麼想。

你想,如果拿不到理賠(請參閱:管仁健 八仙樂園遭火吻者會得到該有的理賠嗎?)家屬會找誰討公道?就算八仙粉塵爆炸的家屬不告你,因為排擠效應、可能因此延遲手術的癌症病人,怎麼辦?可不可能告醫師?

洪水過後,就是嚴冬

不知道大家有沒有看過這部片:明天過後(The day after tomorrow)?全球氣候暖化後,第一波襲擊世界的是超級風暴與大洪水,接下來是氣溫驟降,將一切冰封。

這次八仙粉塵爆炸事件造成的大量燒燙傷病患,基本上已經屬於災難等級,原本就已經負荷過重的醫療系統,還能撐多久?(請參閱:當下一場災難來臨,傷患只能坐以待斃?

現在醫師們、護理師們死命撐著,但燒燙傷是長期抗戰,嚴重者的住院期間都是用「月」來計算,即使健保署承諾「塵爆傷患醫療自費項目 健保署專案墊付」,相信我,絕對是挖東牆補西牆,要不稀釋點值,要不事後核刪,健保署永遠不會賠到錢,這段時間大家雖然不到作白工,但也相去不遠。

如果你是整型外科醫師,忙了一個月發現要寫申覆核刪,還被法院通知被告,你會怎麼做?如果你是燒傷中心護理師,銷假上班一個月後,長官繼續告訴妳人力不足還要加班,等到加班時數多到爆告訴妳沒辦法放假,妳能撐幾個月?真的,離職容易多了。

人性遇上災難,你會看到可貴情操,也會看到醜陋的部份將一切推向寒冬。我希望我的擔心是錯的。

全文獲作者授權刊登,文章來源:作者部落格

Photo Credit:west CC BY 2.0

責任編輯:鄭少凡
核稿編輯:孫珞軒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社會』文章 更多『精選轉載』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