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個角度看立委林岱樺被起訴―如果台灣成為世界文化史的反面教材,也是剛好而已

四個角度看立委林岱樺被起訴―如果台灣成為世界文化史的反面教材,也是剛好而已
Photo Credit: 林岱樺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這件案子並沒有引起媒體的重視,顯然台灣的媒體界沒有普遍意識到這個案子背後所蘊含的重大意義。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廖千瑤、威克勞

2015年6月10日,立委林岱樺出庭,罪名是妨礙公務。所謂的犯罪事實,不過就是林岱樺把某個日本媒體記者帶進議場,引起了某位駐警的緊張。該名駐警跑入議場中,想要把那名記者逐出議場,在慌亂之中林岱樺與該名駐警有了一些肢體接觸,據說還打了那名駐警的胸口。

我們看到林岱樺被這種案子起訴,不禁啞然失笑。而且可惜的是,這件案子並沒有引起媒體的重視,顯然台灣的媒體界沒有普遍意識到這個案子背後所蘊含的重大意義。

#維護國會自主 #捍衛新聞自由 #對抗不法濫權去年的3月26日,就在馬政府暴力毆打學生民眾後的第三天,岱樺在立法院按照黨團決議輪值護送新聞媒體及學生進入議場,議場是立法委員行使職權的場所,立法院的駐衛警依法並無任何執法權力,按照立法院警衛…

Posted by 林岱樺 on 2015年4月2日

要談這個案子,我們必須從四個角度切入:

1. 太陽花運動的正當性

首先我們先來談談太陽花運動的正當性。明理的人都知道,甲方的正當性不會因為對立面乙方的不正當而自動產生。也就是說,在整個太陽花運動中,不管警察執法再怎麼過當,也不會提升太陽花運動的正當性。要找尋太陽花運動的正當性,我們必須從普世價值的高度去俯視與思索。

太陽花運動,是一場台灣人民抵抗中國霸權的運動。有智慧的台灣人為了民主、為了自由、為了人權、為了獨立,絕對不可能答應跟獨裁中國合併,絕對不可能親手埋葬自己的文明生活。國民黨政府為了自己的不法利益與不義特權,與中國政府勾肩搭背,與中國一起聯手打造「滅台四箭」-服貿、貨貿、自經區與和平協議。這四箭只要有一箭射中台灣,台灣必定被中國吞併。

在這種情形下,台灣人沒有揭竿起義推翻國民黨政府,已經是對國民黨政府仁至義盡。國民黨政府面對太陽花運動,莫說沒有反省與懺悔,居然還敢派出警察阻撓,盡顯其反動的劣根性,顯見國民黨已經完全赤裸地展現其化獨漸統的陽謀。在這種情形下,對抗不義的國民黨,台灣人人人有責,因此太陽花運動就算有再多瑕疵,它都絕對立於正當的一方,這是無庸置疑的。

2. 警察如何面對爭民主爭人權的社會運動

既然太陽花運動絕對立於正當的一方,筆者在此就要來談談警察的角色。是的,警察是一份辛苦的工作。是的,警察大多數都是聽命行事。但筆者要提醒所有擔任警察的台灣人,你們不只是警察,你們還是台灣人。你們首先是以一個台灣人的身分活著,然後你們才去擔任警察。面對這場台灣人民抵抗中國霸權的運動,警察脫掉制服加入人民抵抗暴政都來不及了,可不是嗎?

好吧,筆者承認警察脫掉制服加入人民抵抗暴政,需要非凡的勇氣,但是在不脫掉制服的情形下,還是有不脫掉制服的作法。大家來看看發生在東德的案例吧。東德的法律規定東德人不可以翻過柏林圍牆,試圖翻過柏林圍牆的東德人是會被東德守衛射殺的。這樣子來看,東德守衛倘若真的開槍射殺了試圖翻過柏林圍牆的東德人,也不過只是在執行命令。

但是別忘了,在兩德統一以後,當初開槍射殺試圖翻過柏林圍牆的同胞的東德守衛,不僅被起訴並且被判有罪。法官認為,在當時的情形下,要求身為圍牆的守衛不開槍確實是強人所難,但是守衛可以選擇故意打不準。

換句話說,當人民為了作對的事情而跟政府產生衝突的時候,身為軍警有一定的為難之處,但絕對不是毫無選擇。畢竟警察在執行惡法的過程中對起義的人民下手留情,也是一種支持起義的行為,不是嗎?然而我們看到,在太陽花運動中,兇狠的台灣警察執法過當的情形隨時可見,可是有任何警察被起訴嗎?沒有。

反觀今天林岱樺這個案子,她只是甩開助理的手,稍微跟立法院的駐警有些肢體接觸,就被司法單位起訴,這難道不是胡鬧嗎?就算林岱樺真正動手打了立院駐警好了,她也是在抵抗暴政,有良心的台灣警察該站在哪一邊,答案難道不是很明顯嗎?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3. 國會自治權的不可侵犯性

憲法權力分立制度,是現代憲政國家必須遵守的基本原則,其中,國會權力在於監督行政權,避免行政權獨大,為了讓代表民意行使權力的國會議員能充分監督行政部門,也避免行政部門的干預,因而一般民主國家憲法都會保障國會自治,以及國會議員的言論免責(憲法§73)和不受逮捕特權(憲法增修條文§4)。

國會自治權主要是指國會內部運作及事務處理,原則上由國會自行循程序決議,其他部門不得干預,這是基本常識;黨團制度也已見諸立法院職權行使法及立法院議事規則中,成為國會自治重要的內涵。太陽花運動時,民進黨黨團決議,由民進黨立委編組輪值,三人一組負責協助及守護學生及記者進出議場。

立委執行黨團會議決議,這是國會議員行使職權的行為,立法院的駐衛警依法僅能協助及保護立委行使職權,並無單獨行使公權力的權限。當時的衝突,立法院的駐衛警竟然阻止立委行使職權(按照黨團決議護送學生及媒體進場),本身就是一個越權妨害公務的行為,如果此例一開,以後行政部門也可以透過立法院駐衛警以各種理由去限制立委行使職權,那台灣跟獨裁極權國家就距離不遠了。

太陽花運動是一場阻止中國霸權以經濟吞併台灣的社會運動,牽動的是整個東亞局勢,得到國際媒體大幅關注是再自然不過的事,國際關注越高,國民黨政府就越難掩蓋、打壓它,對台灣的民主發展就更有幫助。林岱樺今日帶領日本記者進入議場採訪,可說是職責所在。

台灣的國會議員是台灣人的代表,她幫助國際媒體來報導台灣面對中國的壓迫所產生的反擊,這是再自然不過的事情,怎麼可以發生立法院駐衛警到議場內阻擋立委行使職權,而要把那個日本記者趕出去的事情呢?這不僅是對新聞自由的干涉,更是對國會自治的干涉。

而且台灣的法律規定很清楚,在議場內,除非立法委員是現行犯才可以被逮捕;在立法院內,縱使立法委員言行失當,依法也是透過紀律委員會來處理,而非警察或司法單位來處理;在議場內,只有國會議長才有資格動用警察;這些都是最基本的常識。更何況在這個案子裡頭,這名警察是立法院的駐衛警。

我們必須要知道,立法院的駐衛警依法是協助國會議員行使職權。在這個案子裡頭,駐衛警不但沒有協助國會議員行使職權,甚至反過來妨礙國會議員行使職權,孰是孰非,其實一目了然。而檢察官竟然毫無基本憲法素養,顛倒是非,打擊盡心捍衛太陽花運動、維護新聞自由及國會自治的反對黨國會議員,對於那些毀憲毀國,掏空台灣,出賣公共利益(大巨蛋弊案、三創案、美河市弊案)的馬政府層峰卻毫無動作,這根本是對司法權最大的傷害及踐踏。

4. 台灣司法長期被藍營人馬把持

其實林岱樺這個案子放在台灣來看,只是一個典型的「整綠不辦藍」的案例罷了。請注意筆者的用語,不是寫「辦綠不辦藍」,是寫「整綠不辦藍」。「整綠不辦藍」比「辦綠不辦藍」還要惡劣。

「辦綠不辦藍」是指綠營和藍營犯下了類似性質或類似程度的罪行,但是司法單位只辦綠營,這當然是一種司法不公;不過再怎麼講,綠營最起碼有落人口實之處。「整綠不辦藍」則是指司法單位把綠營的小瑕疵當成大案件來辦,卻對真正犯下大案件的藍營視而不見。司法單位這種行為根本就是故意要惡整綠營,讓綠營疲於奔命,消耗綠營實力。以這個角度來看,這顯然是更嚴重的司法不公。

想想看,多少國民黨的黨員犯下更可惡的案件卻還能逍遙法外吧。有的不只是到處拋拋走,甚至有些國民黨徒連被起訴都沒有呢!大家只要看看林益世和李述德就好了,這種「整綠不辦藍」的情形根本就是一望可知。然後我們再反觀林岱樺卻要因為這種情節極度輕微的肢體動作被起訴,你就知道台灣的司法系統留下多少藍色黨國的殘餘。

我們要知道,林岱樺當時不只保護了媒體的採訪自由,同時也在保護台灣的民主聲望。林岱樺讓日本人、讓國際知道,雖然台灣被國民黨政權把持,但還是有勇敢的台灣人願意站出來捍衛自己的民主生活。林岱樺更讓日本人、讓國際知道,面對中國的壓力,台灣的國會議員不完全都是懦弱的。

放大來看,「辦綠不辦藍」也好,「整綠不辦藍」也罷,這些都是因為台灣的司法系統仍被大量的藍色人馬把持所帶來的必然現象。台灣人一直有個錯覺,以為民進黨拿下了兩次總統,好像就完全掌握台灣了,其實這是錯誤的觀念。

大家想想,在陳水扁執政的時候,當時我們的國會是誰在把持?藍營把持的嘛。當時我們的公務員系統有通通換血嗎?沒有嘛。當時我們的司法系統是不是大多數都是藍營的人馬?是嘛。所以民進黨的改革事業一定會受挫,但是台灣人並沒有足夠的政治智慧去體諒民進黨的難處,所以筆者在這裡一定要把這一點提出來。

在我們的司法系統仍然被多數藍色人馬把持的情況下,台灣人如果要推動轉型正義,自然是進度緩慢,因為台灣的轉型正義最主要的打擊對象,就是這些在台灣吃香喝辣的藍營人物,這些心在藍營的法官和檢察官,本身就是既得利益者,怎麼可能會去認真地推動轉型正義?他們絕不可能拿石頭砸自己的腳。

這些心在藍營的法官和檢察官,不但要在法院裡保護彼此利益共生的藍營人物,他們還要在法院裡盡力打擊綠營人物,巴不得我方綠營的同志都被官司困擾,如此一來我們台獨派的同志輕則會空耗心力,重則折損下台。唉,說到這,聰明的台灣人一定看得出來,台灣所謂的司法單位哪有什麼超然的獨立性,充其量只是藍營的司法保鑣而已。

結論

在筆者詳盡的說明下,聰明的台灣人一定看得出來,林岱樺被這種案子起訴已經很離譜了,要是最後還被判有罪,絕對是國際笑話。

如果保護台灣的人不斷被判有罪,背叛台灣的人一直受到保護,那麼台灣最後成為世界文化史的反面教材,也是剛好而已。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羊正鈺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政治』文章 更多『廖千瑤』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