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個角度看立委林岱樺被起訴―如果台灣成為世界文化史的反面教材,也是剛好而已

四個角度看立委林岱樺被起訴―如果台灣成為世界文化史的反面教材,也是剛好而已
Photo Credit: 林岱樺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這件案子並沒有引起媒體的重視,顯然台灣的媒體界沒有普遍意識到這個案子背後所蘊含的重大意義。

我們必須要知道,立法院的駐衛警依法是協助國會議員行使職權。在這個案子裡頭,駐衛警不但沒有協助國會議員行使職權,甚至反過來妨礙國會議員行使職權,孰是孰非,其實一目了然。而檢察官竟然毫無基本憲法素養,顛倒是非,打擊盡心捍衛太陽花運動、維護新聞自由及國會自治的反對黨國會議員,對於那些毀憲毀國,掏空台灣,出賣公共利益(大巨蛋弊案、三創案、美河市弊案)的馬政府層峰卻毫無動作,這根本是對司法權最大的傷害及踐踏。

4. 台灣司法長期被藍營人馬把持

其實林岱樺這個案子放在台灣來看,只是一個典型的「整綠不辦藍」的案例罷了。請注意筆者的用語,不是寫「辦綠不辦藍」,是寫「整綠不辦藍」。「整綠不辦藍」比「辦綠不辦藍」還要惡劣。

「辦綠不辦藍」是指綠營和藍營犯下了類似性質或類似程度的罪行,但是司法單位只辦綠營,這當然是一種司法不公;不過再怎麼講,綠營最起碼有落人口實之處。「整綠不辦藍」則是指司法單位把綠營的小瑕疵當成大案件來辦,卻對真正犯下大案件的藍營視而不見。司法單位這種行為根本就是故意要惡整綠營,讓綠營疲於奔命,消耗綠營實力。以這個角度來看,這顯然是更嚴重的司法不公。

想想看,多少國民黨的黨員犯下更可惡的案件卻還能逍遙法外吧。有的不只是到處拋拋走,甚至有些國民黨徒連被起訴都沒有呢!大家只要看看林益世和李述德就好了,這種「整綠不辦藍」的情形根本就是一望可知。然後我們再反觀林岱樺卻要因為這種情節極度輕微的肢體動作被起訴,你就知道台灣的司法系統留下多少藍色黨國的殘餘。

我們要知道,林岱樺當時不只保護了媒體的採訪自由,同時也在保護台灣的民主聲望。林岱樺讓日本人、讓國際知道,雖然台灣被國民黨政權把持,但還是有勇敢的台灣人願意站出來捍衛自己的民主生活。林岱樺更讓日本人、讓國際知道,面對中國的壓力,台灣的國會議員不完全都是懦弱的。

放大來看,「辦綠不辦藍」也好,「整綠不辦藍」也罷,這些都是因為台灣的司法系統仍被大量的藍色人馬把持所帶來的必然現象。台灣人一直有個錯覺,以為民進黨拿下了兩次總統,好像就完全掌握台灣了,其實這是錯誤的觀念。

大家想想,在陳水扁執政的時候,當時我們的國會是誰在把持?藍營把持的嘛。當時我們的公務員系統有通通換血嗎?沒有嘛。當時我們的司法系統是不是大多數都是藍營的人馬?是嘛。所以民進黨的改革事業一定會受挫,但是台灣人並沒有足夠的政治智慧去體諒民進黨的難處,所以筆者在這裡一定要把這一點提出來。

在我們的司法系統仍然被多數藍色人馬把持的情況下,台灣人如果要推動轉型正義,自然是進度緩慢,因為台灣的轉型正義最主要的打擊對象,就是這些在台灣吃香喝辣的藍營人物,這些心在藍營的法官和檢察官,本身就是既得利益者,怎麼可能會去認真地推動轉型正義?他們絕不可能拿石頭砸自己的腳。

這些心在藍營的法官和檢察官,不但要在法院裡保護彼此利益共生的藍營人物,他們還要在法院裡盡力打擊綠營人物,巴不得我方綠營的同志都被官司困擾,如此一來我們台獨派的同志輕則會空耗心力,重則折損下台。唉,說到這,聰明的台灣人一定看得出來,台灣所謂的司法單位哪有什麼超然的獨立性,充其量只是藍營的司法保鑣而已。

結論

在筆者詳盡的說明下,聰明的台灣人一定看得出來,林岱樺被這種案子起訴已經很離譜了,要是最後還被判有罪,絕對是國際笑話。

如果保護台灣的人不斷被判有罪,背叛台灣的人一直受到保護,那麼台灣最後成為世界文化史的反面教材,也是剛好而已。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羊正鈺